Posts Tagged ‘Digital Economy’

創業 CEO / 數位經濟時代,你該淘汰這些製造管理方法

May 3rd, 2016

Tesla Factory

在「創業 CEO」系列,我們探討創業者如何教會自己,成為偉大的 CEO,因為世界上最偉大的網路公司,往往是由這樣的人在領導

過去半世紀,製造業是台灣最重要的成長引擎,也因此,KPI、SOP、成本導向等從製造衍生出來的管理思維,深植在政府與民間組織,一路沿用到後來的服務、設計、文創,乃至今日的數位經濟行業。

製造的本質是重複,價值鏈上的每個工作人員大多在反覆執行已知的任務,因此能用越低的平均成本、越短的時間完成,便會有越高的生產力。但越到後面這些新行產,價值的主要產生方式越不依賴重複,用製造思維去管理,便會產生很大的結構性問題。

尤其是今日成長最快的數位、網路相關商業模式,重複的任務基本上都交由程式執行,因此同仁們每天的工作內容,多半是在創造更新、更好的方法。在這樣的價值體系中,製造業的管理邏輯幾乎完全不適用,必須改用新的管理思維,才能讓團隊有最大的價值產生。

在我看來,在數位新經濟時代,有以下幾個最該被淘汰的傳統製造管理方法。

1. 上班與打卡

在傳統工廠,員工必須坐在生產線前面,才能參與價值的產生,因此管理者透過出勤管理,來確保員工能確實參與生產。來到數位經濟,同仁可以坐在公司,但透過網路周遊列國;也可以坐在家中、餐館、捷運上,但腦筋卻不停在思考該如何把他的專案做得更好。換言之,在這新的價值體系裡,進不進公司與生產力的正相關極低。因此,花費成本管理同仁的上班時間、有沒有坐在位置上、打卡,基本上是損耗多於價值。為了同仁不常在位置上而不悅,也是新時代經理人不需要有的情緒。只要他們能把手上案子做好,何須煩心是在哪個時間、哪個地點創造的新知識。

2. 僅用金錢成本來決定電腦的購置與升級

在傳統製造業的工廠裡,昂貴的機器設備必須使用十年、二十年,才能把前期投資的成本攤平後賺回來,因此即使這些設備有些老舊、效率較差、偶爾故障,由於換置成本高昂,不到生命週期結束,就不會買新的設備來替換。來到今日知識經濟時代,最主要的生產工具是電腦。幾十年的日常化 (Commoditize) 下來,電腦的價格早以低於同仁們一個月的薪水。一旦電腦開始老舊、反應速度較慢,讓同仁們浪費超過 10% 的時間等候,一年下來,其實企業早已損失價值。更何況創意工作最害怕思緒斷軌,同仁如果經常因為等候而損失珍貴的好靈感,那就更得不償失。另外,像是為了省錢而購買儲存空間太小的電腦、沒有租用最大頻寬的上網服務,或是安裝家用的低容量 Wi-Fi 基地台,最後害同仁浪費時間整理爆滿的硬碟,或是苦等資料下載,都是常見的製造業思維窠臼,也是造成知識企業因小失大的錯誤選擇。

3. 工廠式辦公環境

傳統製造業靠擠壓成本獲利,因此工廠環境務求簡樸,往往不會太考慮員工上班的體驗。來到以產生新知識為主要目標的網路經濟,如果辦公環境簡陋、死板,讓人窒息,同仁們當然無法有好的創造力。去矽谷走一趟,你會發現現代網路公司不僅極注重辦公室氛圍,更早已把可以自由調整桌面高度、隨時選擇站著或坐著上班的活動辦公桌,以及舒適的人體工學座椅等新時代辦公家具,都列為標準配備,這麼做的目的並非要追求辦公室的氣派豪華,而是要最大化同仁們的創作品質。

4. 把同仁超時工作當做收穫

製造業員工的每小時產出相當穩定,在固定月薪下,上班時間越長,公司的薪資報酬率越高。來到創造新知識為主的數位世界,則完全不是這麼回事。不僅同仁們的專注與創造力會隨著工作時間拉長而快速疲乏,當他們缺乏與外界接觸,靈感的來源也會跟著減少,進而降低他們產出知識的品質。

5. 認為員工健康就是避免生病

工廠產線的作業員,只要不生病請假,生產力多半都可維持相當水準,因此久而久之,製造業思維的管理,便專注在員工疾病的預防。但來到知識經濟,身心健康都會影響同仁的創作品質。事實上,只要他們有任何心神不寧、不勝壓力,都會讓產出大幅降低。因此,新時代的網路公司,非常重視同仁身體及心理健康的維持。不僅有各種社團、活動,幫助同仁養成運動習慣,更會安排教練、業師 (Mentor),定期幫助同仁排解困惑、設定成長目標,讓他們的心理也維持在最佳狀態。

And more…

當然,除了以上五點,還有更多與今日知識經濟背道而馳的傳統製造式管理方法。雖然本文無法全部列舉,但希望你已經抓住我想表達的核心概念。在數位經濟漸成主流的今日,如果你的團隊、公司要打贏這場 21 世界最重要的戰爭,那就要徹底檢視自己的管理邏輯,方方面面以最大化同仁創造新知識的機率為依歸,才是上策。

___

創業 CEO,歡迎加入 AppWorks Accelerator,一起創造更多真正尊重人才的現代化企業

(本文編輯後刊登於《30》:Photo via jurvetson, CC License)

年輕人,台灣已淪為數位經濟殖民地,你為什麼還不起來反抗?

January 6th, 2016

Star Wars

如果你還沒有感覺,台灣事實上已淪為國際科技列強的數位殖民地。

被把持的殖民人生

每天早上醒來你打開手機,一路到晚上睡覺前你放下手機,絕大多數時間,你用的是 Facebook、LINE、Messenger、Instagram、B612、Google Maps、Dropbox、Evernote 等這些外來的網路服務,玩的是 Clash of Clans、刀塔傳奇、旅遊大亨這些外來的網路遊戲,看的是 Yahoo 新聞、叫的是 Uber 計程車、跑的是 Nike+、Strava,通通都是外來的 Apps。

打開 Google Play 與 App Store,你會發現你不是特例,因為排行榜上前百大 Apps,九成以上是外來的。

台灣的活躍智慧手機用戶達 1,700 萬人,佔總人口 73%,每天平均使用高達 3 個多小時手機,位居世界之冠。

把這兩個資訊串起來,你可以很快得到一個結論:台灣是一個高度數位化的國家,但台灣人的數位生活卻完全被列強把持、割據。換言之,在 21 世紀的網路時代中,台灣已經在兵不血刃、溫水青蛙的情況下,被列強數位殖民了。

悲慘的殖民經濟

當年殖民地的悲哀,就是必須向母國繳交各種稅收。這點來到數位時代,只有增無減。

舉例來說,台灣人手機遊戲的花費總金額高居全球第四,但通通必須向 Google Play、App Store 繳交 30% 的通路抽成,還要向外來的遊戲開發商繳交 20-40% 的權利金。另一方面,現在所有本土品牌、媒體、通路要接觸本土消費者,往往必須向 Facebook、LINE 等主流社群媒體購買廣告,這個媒體費用通常要佔總數位營收的 5-25%,換言之,另一種超貴的現代印花稅。

把這些數字加起來,殖民地台灣跟國際列強繳交的數位經濟稅,在 2015 年,恐怕已經遠遠超過百億。

而隨著台灣人的商品、服務、娛樂花費,從實體陸續轉移至數位,這個數字還會不斷升高,換言之,被殖民地的經濟負擔,會越來越嚴重,越來越無法翻身。

覺醒吧!台灣!

因此,我們必須儘快覺醒,儘快擺脫數位經濟被殖民國的困境,避免陷入永不超生的十八層地獄。

或許有些人會跟你說,Internet 時代大者恆大,小國被制霸是必然的結果,但我認為這是絕對錯誤的邏輯。首先,在當今的世界上,已經有許多小國,像是韓國、芬蘭、以色列、愛沙尼亞等可以作為反例。

但背後更深層的道理是,Internet 比的是知識經濟,而不是資本規模,一個小國只要優秀人才願意投入,就有機會成為數位經濟強國。事實上,偉大的矽谷所有公司市值加總破兆美元,但真正在 Internet 公司上班的人才數,恐怕連 50 萬都不到,比起來,台灣在電子業上班的人才數,恐怕還要更多。

另一方面,也會有人跟你說,韓國、芬蘭那是他們厲害,台灣做不到,我還是認為那是錯誤的邏輯。

1995-2000 年,當 Internet 第一次蓬勃發展時,我們這批年輕人投入了這個行業。雖然後來資本泡沫化,但數位經濟並沒有。因此時至今日,台灣的 Desktop 流量第一名,還是本土的 Pixnet。台灣的電商網站龍頭,還是本土的 PChome。台灣的新聞網站龍頭,還是本土的 Ettoday、udn。台灣的遊戲社群網站龍頭,還是本土的巴哈姆特。事實上,如果你去看 Alexa 台灣前百大網站排行榜,有 6 成以上,都是本土的服務。

換言之,台灣人有本事做出厲害的數位服務,而不要被列強苦苦殖民。在 Desktop 的時代,我們曾經做到過這件事情,只是在 Mobile 降臨時,我們沒有搭上新時代的列車。但只要更多台灣優秀的人才,願意加入 Internet 這個行業,我們還是有機會扭轉頹勢。

年輕人,站出來!

所謂的優秀人才,尤其指是現在 30 歲以下的年輕人們。你們是網路、行動的原生族群,對於數位世界,有著與生俱來的直覺性理解,那是 40 歲以上人所沒有的「原力」。

台灣如果要逃避永不翻身的數位箝制,擺脫悲慘的被殖民國命運,年輕人們,你們必須站出來,創辦優秀的 Internet 公司,加入優秀的 Internet 公司。只要你們能認知到台灣當前所處的困境,並且有意識的去抵抗它,我們就還有希望。

因此,站出來吧,年輕人,在這個歷史的轉捩點上,台灣需要你!

10 年後,台灣能夠躍升為數位強國一員,還是沈淪為第三世界國家,就看你們每一個人,今天的選擇了。

___

2016 冬季 AppWorks Ecosystem 聯合大徵才,104 家優質 Internet 公司,929 個職缺,優秀的年輕人,加入革命軍行列吧!

(Photo via justkillingti)

©2018 MR JAMIE.
網站由 Allen Hsu 設計 | Logo 動畫由 Wen Chen 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