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MMDays’

我的成長磨練:天天寫網誌

June 11th, 2012

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每天早上五點到八點是我的「網誌時間」,除非家裡有緊急的事情,否則誰也不能打擾我做這門功課。我從 2009 年 6 月開始寫網誌,到現在剛好三年,累積了 580 篇文章,每個月有超過 50 萬人次閱覽,在 Facebook 上觸碰到的更超過 1,500 萬雙眼睛。想起來其實有點誇張,憑著一己之力,前後只花了 3,000 小時的時間,最後就能夠蓋出這麼一個小具規模的媒體,在這場社群媒體革命來臨之前,聽起來大概像是天方夜譚。

不過那不是今天的重點,我今天想聊的,是這三年下來的網誌生涯,如何讓我自己也得到了成長。

寫網誌幫你紀錄思緒

寫網誌的第一個好處,是可以記錄你的思緒。尤其是在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當你每天吸收了那麼多的新知,最好的方法就是用一篇文章把感想記錄下來,不但會加強你的記憶,也方便日後可以回過頭來咀嚼、參考。我其實常常回過頭去看我以前寫的文章,當然有時候會覺得當初的想法很幼稚,但也常常會發現我居然忘記了一個很有價值的觀點。如果當初沒有寫下來,那這些東西很有可能就都不見了。

寫網誌可以強化你的論述

當然如果你只是要想法寫下來,準備將來給自己看,那一本筆記本就解決了。但就因為網誌要面對的是全世界,所以你被迫必須要好好把思緒整理清楚,再刊登出來。我們常常說要把一件事情融會貫通,最好的方式就是試著把它拿來教會別人。所以網誌就是你的 24 小時線上教室,當我在網誌上解釋給讀著們聽時,其實自己也常常在過程中更掌握了這個想法的真正精髓。

寫網誌幫你面對顧客

閉門造車常常是許多創業人容易掉入的陷阱,由於產品開發的過程通常是內化的,所以一忙就是好幾個禮拜沒跟人群接觸,這常常讓你陷入自己的世界當中,忘了問問人們的需求是什麼。但如果你固定寫個網誌,至少有一個和全世界溝通的管道,讓你可以不斷的把想法跟計畫和大家討論,減少過度自閉的可能。而和讀者間的留言討論,也可以訓練溝通的藝術,和如何說服潛在客戶的技巧。

寫網誌幫你了解他們的喜好

很多人沒發現,網誌除了是散播思想的好管道,更是深入客戶喜好的絕佳途徑。我每天都會看看各篇文章的點擊率、被按讚分享的強度、留言的內容與瀏覽路徑等等重要資訊,來幫助我了解創業者的喜好。而創業者也正是 appWorks 的潛在客戶,所以在經營網誌的過程中,除了我自己進步,其實同時間也更貼近了我的市場。

網誌會給你能量

除了網誌本身,其實你吸引來的這群讀者,也會給你很多的能量。好的文章,他們會幫你分享、推薦。好的想法,他們會吸收,融入他們的思想中,再散播給其他人。他們會和朋友聊到你,會和老闆提及你,很多時候,機會就會從這中間開始產生。說的誇張一點,appWorks 能夠從一個想法走到今天育成了 80 個創業團隊、220 個創業者,還募集了一支新台幣 3.2 億元的創投基金,它背後所有的能量,其實都是我的一個小小網誌開始累積起的。

寫網誌讓你成為社群的一員

最後,寫網誌還會讓你成為「網誌圈」的一員。網誌圈可以說是一個由「網路意見領袖」所組成的小社群,所以成為它的一份子,會給你帶來許多好處。例如圈子裡的人其實常常互通有無,分享別人沒有的資訊。大家也很樂意互相幫忙,在關鍵時刻協助彼此宣傳重要的資訊。兩年多前,當第一屆 appWorks 育成計畫開始收件時,我們就得到了像是 InsideMMDays 等重要部落格的火力支援,最後收件的成果,也是大大超乎我們的預料。

寫到這裡,我想你應該已經可以體會,為什麼我堅持沒有人可以打擾我的網誌時間。事實上,要說那是我一天最有生產力的三個小時,那也一點都不為過。因此,如果你也想像我一樣,把自己放在成長的軌跡之上,那我大力的推薦你,從今天開始,每天寫一篇網誌。相信我,三年之後,你會非常慶幸自己今天做了這個人生中最重要的決定。

(本文編輯後刊登於《管理》雜誌; image via andreajoseph, CC License)

你必須開一個網誌,現在

March 30th, 2011

關於經營一個網誌有多重要,為什麼重要,其實我已經寫過了,也一直不斷強調。但是我發現大多的創業人,還是沒有在做這件事情。其實經營一個網誌,根本是精實創業最重要的實踐,尤其當你在創的是網路業。但是沒關係,你們不做我就繼續喊,看看今天能不能喊動你們的懶屁股。

剛好前兩天我的雙胞胎哥哥 Mark Suster 也寫了一篇「Why Startups Need to Blog」,又給了我不少靈感 (我好像快要變成他在華文世界的經紀人了),所以今天,我們就再來看看為什麼你需要一個網誌,要如何經營一個網誌。按照慣例,英文不錯的人,我鼓勵你先去讀讀原文。

接著,首先,我們來看看除了我已經講過的以外,寫網誌還有什麼好處:

精實創業?網誌就是你第一個 MVP

精實創業是從「客戶開發」開始的,你必須要用 MVP (Minimum Viable Product) 去和潛在顧客接觸,從過程中學到市場的喜好。聽起來很玄?一點也不。MVP 的精神其實超簡單 — 就是花最少的力氣,去獲得最多的學習。所以要做 MVP,那還有什麼比寫網誌更容易的?你有 100 個創業的好主意,不知道哪一個最有市場潛力?沒問題,全部都把它寫在網誌上,看看讀者有什麼反應,不就得了。

Templating 的概念

現代化的網誌平台,像是 WordPress,有很多非常先進的 Templating (模板) 概念,例如:第三方主題 (Themes)、目錄 (Menus)、完全獨立的 CSS、媒體櫃 (Gallery)、統一的相片縮放 (Photo Resize)、獨立的留言系統、第三方插件 (Plugins)、小工具 (Widgets) 等等。當你要開發一個的網路應用時,這些概念都可以被拿來參考,幫助你做出一個更符合內部 (團隊成員間)、外部 (使用者間) 分工的系統。想要了解這些概念?還有什麼比親自使用還更容易深入的?

SEO / SMO

如果說 Web 3.0 的最重要行銷管道是 Search, Social & Mobile,那除了開發一個行動應用之外,你必須要了解 SEO (搜尋引擎最佳化) 和 SMO (社群媒體最佳化) 如何做,因為這些是你最好的免費流量來源。經營一個網誌,為了要吸引來讀者,你就會逼著自己去了解,而等到真的產品上線,這些工具就會派上用場。

測試、建立品牌

既然精實創業講求的是客戶開發,在還沒有產品前就先找到顧客。另一方面,「品牌/形象」則可以被視為企業產品組合的其中一環,那你可不可以在還有沒公司之前,就開始測試、發展品牌?當然可以。如何做?網誌就是你最好的途徑。

說真的,網誌的好處是講不完,我當然也可以繼續寫下去,但是我希望到此為止,我已經說服了你。況且我發現大家喜歡我的文章長短適中 (你看,又是一個寫網誌學到的精神)。所以,你既然已經決定要開始了,就讓我們來看看你應該怎麼做。

你該寫什麼

記住,網誌不是你的心情日記,所以不用拿來寫今天天氣好好,昨天解了一個好難的 bug。網誌是你的 MVP,是拿來吸引潛在顧客、建立初期品牌、知名度的,所以你應該要專注在「他們可能有興趣的事物上」。當然,什麼是他們有興趣的事情,這是需要摸索的,而且你越寫,就會越了解他們有興趣的事情,比他們還了解,變成這個產業的專家,那才是你要的結果。EZTABLE 為餐飲業寫的 EZTABLE Ideas 網誌,就是最好的例子。

真誠為上

不要一天到晚都在講自己公司、產品、團隊有多好,別人有多爛,老王賣瓜的東西一點市場也沒有。當這些人的朋友,真誠的提供他們有興趣、有用的資訊,即使這些資訊是來自有點像是競爭對手的其他公司。當你去別人的網站留言時,千萬不要開口就是「我也有寫一篇相關的文章」,先參與討論,最後再視情況提供連結。網路上的讀者都是很敏感的,你是不是有誠意,一看就知道,搞太多手段,最後只會被厭惡。

歡迎自由取閱

網路上很多人在偷文章,我看到好多作者都因此忿忿不平。你打不過他們的,反正你又不是要靠寫網誌賺錢,還不如讓這些人當你免費的宣傳管道。我的每一篇文章裡面至少埋入 2-3 個連回本網誌的連結,偷吧,盡量偷吧,你們越偷,我的讀者就越多。

多去別人家作客

當你寫到一定的程度,就會開始有人來邀稿、客座。千萬一定要答應,別管什麼稿費不稿費的,記住,你寫網誌不是為了賺錢。除此之外,也可以主動出擊,像是 InsideTechOrangeMMDays,也都是你很好的投稿對象。

以上,期待看到你們的網誌。如果開了,歡迎留言讓大家知道 — 本社群最活躍的留言者之一 Mac 前陣子就開了一個麥樹仁投資社群網站 (Makssin),馬上就吸引了很多人去討論,你看,是不是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難。

(image via dbarefoot@flickr under CC license)

你應該要害怕 Facebook 嗎?

April 27th, 2010

我跟 Friday 算是好朋友,每次回台北都會找他和 Wednesday 出來喝咖啡。我也一直相當敬佩他們經營 MMDays 網誌的用心,長期提供中文讀者網路相關的新知和見解。我更是非常欣賞他們的創業家精神 (Entrepreneurial Spirit),也一直鼓勵他們趕快出來創業,好好把 Plurktop 等服務發展成真正的產品。

不過對於上禮拜 Friday 針對 Facebook 發表 Open Graph 這個發展 (可參考稍早文章),所寫的兩篇文章:Facebook 新 Graph API 推出 – 你打算跟魔鬼做交易了嗎?當 Facebook 統治了世界,你還有隱私可言嗎?,我卻無法完全贊同他的見解。

當然我也可以自己在心裡碎碎念就好,但問題就在 Open Graph 和整個 Web 3.0/Social Web/Semantic Web 的發展,將是未來這兩三年非常重要的趨勢,中間也會衍生出許多創業的空間和機會,而 MMDays 又是網路人和創業人必讀的網誌。所以,我想我有義務在這裡要提出一些不同的論點,讓大家有更充足的資訊,去做相關的創業決策。

當然不到最後我們沒辦法知道誰是對的,可能是我太過樂觀,可能是 Friday 太悲觀,或者我們兩個都沒抓到重點。不過我想針對這個趨勢有越多的辯證,大家越能抓得住未來的走向。而我的這篇文章,也絕對不是針對 Friday 個人,或 MMDays 網誌。就像上面說得一樣,我跟 Friday 是好友,但是我認為好友間,本來就應該可以有不同的想法,並且拿出來討論。

所以,以下就是我的一些不同的看法,提供給各位關心網路產業發展的朋友參考。

楚門世界的比喻

我想 Friday 拿楚門的世界來比喻,首先就太過嚇人。楚門這部電影的其中一個重點的確是“鏡頭前的人生”,但是電影裡所描述的,其實和“個人資訊網路化後,所衍生的隱私權問題”這個現象,相差甚遠。

電影裡的楚門是“有史以來第一個由企業合法領養的孤兒”,而他所生活的環境也是專門為他的個人秀,所搭建出來的巨大室內攝影棚。他之所以活在鏡頭前,是被政府和企業設計的結果。這樣的人生,和一般人的生活,基本上有著非常大的差異。

而人們對於楚門世界的恐懼,鏡頭和 24 小時監視也只是其一。更大的不安全感,是來自那種被矇在谷底,被周遭所有人聯合欺騙的感覺。這種狀況要在真實生活中發生,或許跟你的交友情況,比較有關係。而無論網路科技如何發展,大概都沒有太大的影響。所以也就是說,在最壞的情況下,Facebook 真的統治了世界,你的人生也不可能變成另一個楚門的世界。

Facebook 和 Open Graph 能有多邪惡

再說,Facebook 真的能一統江山的機率,其實是非常渺小的 — 他的眾多競爭對手,包括 Google、微軟、Twitter 和 Apple 都有很多聰明的員工,都會全力阻止這件事情發生。就算,真的讓他碰上死耗子,情況又可以糟到什麼程度呢?

假設,Facebook 真的成功讓全世界所有的網站都加入了 Open Graph,那代表會發生下列三件事情:

1. 你將不需要再登入任何網站

2. 所有網站都會知道你“讚好”和“分享”了什麼

3. 所有網站都會知道你瀏覽了什麼網頁

這是什麼情況呢?大概就像整個網路都變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 Amazon,想想似乎也沒有那麼恐怖。

首先,網路識別的集中化,本來就是一個必然的趨勢,因為誰會想記那麼多組帳號密碼。而“讚好”和“分享”,本來就已經是 FB 上的公開資訊。至於你瀏覽過的網頁,的確會是一個小問題,不過也不至於讓你的人生,整個攤開在陽光底下 (除非你是一個 24 小時都在上網的阿宅)。而這個問題也不是沒有解答,我最後會解釋。

至於Friday 害怕的 Facebook Credits 交易資料,隨著 Open Graph 被開放讓人存取,則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因為美國聯邦政府明文禁止這樣的情況發生。再說線上付費平台早已行之有年,PayPal、Google Checkout 和 Amazon Payments 都有各自的 API,如果這件事情可以發生,那他們早就搶去做了,哪會等 Facebook 這個後生晚輩來攪和。

而除了交易資料之外,美國國會和政府機關對於保護消費者的種種權力,也是非常的謹慎。之前 Google Buzz 上線時,才出現一些隱私權爭議,眾議院馬上就出來要求公平交易委員會 (FTC) 調查。所以如果 Facebook 出現了什麼類似的問題,山姆大叔也絕對不可能放任不管。

所以,和楚門不同的是,至少這次政府會是站在你這邊的,而不是把你的權力出賣給企業去領養那方。

你有主控權

而更重要的是,就像楚門最後破門而出一樣,在這個過程中,其實你一直都有絕對的主控權。

首先,你隨時可以登出 Facebook,那其他的網站也就無法得知你的識別。你也可以調整你的 Facebook 隱私權設定,讓其他的網站無法取得你的資料。你更可以忽略“讚好”、停止“分享”、不主動表達你的喜好,那人家也就沒有資料可以查詢。最後,你還有跟楚門一樣的大絕招,老子乾脆離線,回到現實人生,那 Facebook 在網路上再強大,也碰不到你。

所以,Facebook 很可怕嗎?我覺得並不會,只要你知道如何保護自己。Web 3.0/Social Web 會來到嗎?就算 Open Graph 失敗了,還是無法阻止這個趨勢。正在網路創業嗎?請你務必要好好思考這些發展。

(Pic via pickard@flickr under CC license)

©2018 MR JAMIE.
網站由 Allen Hsu 設計 | Logo 動畫由 Wen Chen 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