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Mobile Internet’

沒趕上 Mobile 創業大浪?別錯過 Chat、AI、Smart Car、Blockchain 的起飛

October 27th, 2016

global-smrt-shipments-forecast

過去 9 年,隨著 iPhone、Android 熱銷,拉動了巨大的 Mobile Internet 浪潮,不僅方方面面改寫我們的生活,也讓 Uber、WhatsApp、滴滴、Snap、LINE、Kakao、Lyft、Ola、Square、Grab、InMobi、Instacart、Go-Jek、Instagram 等眾多原生於行動的新創,達到了 10 億美金以上的市場價值,其中 LINE、Kakao、Sqaure 已經成功 IPO,而 WhatsApp、Instagram 則被 Facebook 高價買下。

時至今日,Mobile First / Mobile Only 已是主流創業策略,App 也已成為所有網路公司、傳統企業的標配。但與此同時,大約從去年中開始,隨著智慧型手機出貨量的成長停滯,Mobile Internet 也出現飽和現象。因此過去 18 個月,我們幾乎沒有看到新的 Mobile 服務,能像他們的前輩一樣,出現猛暴成長的軌跡。

當然,人們花在 App 上的時間與預算還在成長,但隨著空間的擁擠、成本的增加,在 Mobile Internet 領域創業所需的資源較先前成長許多,但成功率恐怕下降不少。

所以,如果你今天要創業,有沒有哪些新領域,是成長快、開闊、機會多、更適合缺乏資源的創業者?在我看來,以下四個新興平台是你可考慮的:

1. Chat Internet

WeChat、FB Messenger、WhatsApp、Snap、LINE 等超高活躍率的即時通訊服務普及後,紛紛開始往平台化的方向推進。WeChat 在這件事情走得是最快的,透過公眾號可以完成的事情,已經幾乎可以媲美整個 Internet。只可惜 WeChat 在中國以外的普及度很低,但好消息是 FB Messenger 的用量正快速在台灣及亞洲各地崛起,也是剩餘四個聊天體系中,平台化進度最快的。

我稱這一波大勢為 Chat Internet,與 App Internet 相比,同樣是數十億月活躍用戶基礎,目前為止,Chat 還擁有許多相對優勢 (請參考下方我整理的表格)。我尤其鼓勵思考 Chat-Only 的題目,換言之,在這樣用戶非常活躍的新興平台上,有什麼原生服務可以提供,是之前 App、Web 做不到的。

App Internet vs Chat Internet

2. AI / Machine Learning

與另外三個用戶規模快速成長的新興通路平台相比,機器學習比較是技術的突破,因此雖然殺手應用非常多,但要能建構可規模化、有防禦性的商業模式,相對比較難。但如果你對於這個領域有興趣、有研究,還是一個相當值得奔跑的寬闊草原。短期內,AI 應用中時機比較對的,應該是面對企業的解決方案,尤其是幫中小企業取代基礎白領工作、增加效率、優化生產力的 SaaS 類型服務。透過 Chat Internet 提供面對消費者的服務是另外一種,不過由於聊天內容比較容易發散,我認為難度更高、需要更長的時間醞釀。在發展 AI 的時候,我建議早期從 Hybrid 模式開始,也就是高比例「工人」智慧、小比例人工智慧。等到累積足夠資料、訓練出夠厲害的機器,再慢慢減少工人的比例。

3. Smart Car

Smart Car

在 Tesla 的刺激下,全球主要車廠都已投入車子的智能化、自動化,可以預期在 5 年內,世界上主要的新車,都將是 Smart Car。換言之,一年銷售量 5,000 – 8,000 萬台的汽車,多數將成為上網裝置,能讓開發者在其上佈署加值服務,建構新商業模式。雖然 Smart Car 較 Smartphone 少兩個數量級,但車主是高消費族群、每次待的時間短則十分鐘、長則數小時,比 Mobile 長上許多,再加上可能有多位乘客,所以總體來說,每個活躍 Session 的價值可以遠遠高過 App。而在這樣的新連網環境中,有什麼原生服務可以提供給人們,創造什麼樣新型態的商業模式,是未來 3-5 年,非常值得創業者探索的領域。

4. Blockchain

如果說 Internet 是「資料」儲存的分散化、去中心化,那麼 Blockchain 就是「價值」儲存的分散化,去中心化。因此 Internet 在過去 20 年對人類社會的資料取得,產生了多麼大的顛覆,Blockchain 就可能在未來 20 年,對人類社會的價值交換,產生多麼大的顛覆。在 Internet 普及的現代,圖書館、文件中心等實體資料儲存重鎮,雖然也有連上 Internet,但已經不是重點。在 Blockchain 普及的 20 年後,銀行、交易所、外幣結算中心,雖然也會使用 Blockchain,但恐怕也已不是重點。所以重點是,在現在與 20 年後中間,創業者可以透過 Blockchain,如何重新發明人們境內境外支付、交易、儲蓄、借貸、保險、締約、履約等行為,並且建構新的商業模式,就有可能成為從這波 Blockchain 大浪中,成功誕生的新金融巨獸。

以上,四個新興平台與各位分享,希望看到更多台灣與東南亞創業者,用力抓住其中機會,建立成功、偉大,值得人們景仰的新企業,一起努力。

___

正基於 Chat、AI、Smart Car、Blockchain 等開發新產品、建構新商業模式?歡迎加入 AppWorks Accelerator,讓我們幫助你

(Graphs from BI, BI)

創業 CEO / 三年內,行動化,或是邊緣化

January 5th, 2016

Digital generation

在「創業 CEO」系列,我們探討創業者如何教會自己,成為偉大的 CEO,因為歷史上最偉大的科技公司,往往都是由這樣的人在領導

最近台灣電子業很瘋物聯網,覺得那是他們期待以久的救世主,但如果你仔細研究近代的科技發展史,就知道事情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

第一代物聯網 ─ 個人電腦

在 80、90 年,個人電腦崛起的時代,全球有許多成功的 PC 品牌與製造商,像是 IBM、HP、Dell、Acer、ASUS 等,都靠著參與個人電腦上下游相關活動,建立了正向的商業模式。

但在 1995 年,Internet 開始普及之後,科技的價值產生的引擎漸漸從個人電腦本身,轉向了以 Internet 之上的各種服務。時至今日,多數消費者使用電腦只在意瀏覽器與上網,並不太在意 PC 本身的功能差異。因此,Google、Amazon、Facebook、阿里巴巴、騰訊、百度相繼成為市值千億美金的巨擘,而個人電腦則淪為難有差異性的 Commodity ─ IBM 早已出售 PC 事業、HP 遭到分拆、Dell 為了轉型下市,而台灣的雙 A 則陷入苦戰。

第二代物聯網 ─ 手機

在 1990 – 2000 年,手機開始普及的時代,全球一樣有許多成功的行動電話品牌與製造商,像是 Nokia、Motorola、Sony、三星、黑莓、HTC、蘋果等,都相繼在市場上找到不錯的成績。

但 2007 年後,智慧手機與 3G 普及帶來 Mobile Internet 的興起,行動的價值產生引擎又漸漸從裝置本身轉向了 Internet。時至今日,多數消費者只在意 Apps 與上網,手機的功能差異則越來越小,利潤空間也越來越薄。因此,Google、Facebook 因為 Mobile Internet 而更加強大,Uber、WhatsApp、滴滴快的、Snapchat 等手機原生服務相繼達到數十億美金估值。反觀手機廠這邊,Nokia 賤賣給微軟、Motorola 被聯想低價收購、Sony 即將退出手機市場,而三星、黑莓、HTC 都陷入苦戰,蘋果表現雖相對較佳,但到去年下半也開始出現銷售成長停滯。

Internet 顛覆與創新者兩難

在這段過程,Internet 顛覆的產業不僅僅是底層的載具,更是上層的應用。媒體類的像是音樂、報章雜誌、DVD 出租率先發難,接著是 3C 零售、量販,而後是服裝、飾品、美妝販售,乃至於今日的金融等服務。

雖然 Internet 的顛覆越來越深、越廣,但由於過程是極度緩慢的,導致許多企業陷入典型「創新者兩難」(Innovator’s Dilemma) 困境。在顛覆發生的初期,由於既得利益者與新進者間規模差異太大,衛冕者往往並不正視挑戰者代表的典範轉移潛在威力。

到了中期,當衛冕者發現新典範規模已經放大,這時才會開始奮力追趕。可惜 Internet 商業模式往往有巨大的網路、平台效應,後進者即使有多倍的資源,也不一定能夠趕上。

實體書店巨擘 Barnes & Noble 看著 Amazon 坐大後,投入大量資本發展電子商務、電子書,最終只是每下愈況,至今雙方規模已經差距 28 倍。傳統軟體商微軟看到 Google 靠 Search 崛起,投入數十億美金發展 Bing 想要競爭,但至今全球市佔率也僅僅是 12%。更有甚者,當同樣是網路公司的 Google 發現 Facebook 靠社群媒體崛起,也花了數億美金資本發展 Google+,但最終還是被遠遠拋在後面。

眼下 Mobile Internet 已經透過智慧手機普及至 30 億人,眼看會在未來十年內拿下全球絕大多數人口,再加上正開始崛起的穿戴裝置、車聯網等等新領域,在往後的世界,新經濟對舊經濟的顛覆,只會不斷增溫。

台灣的經濟情勢

把範圍限縮回台灣,隨著中國經濟降溫、美國聯準會升息,未來三年景氣很有可能都會呈現負循環。在不景氣的環境,舊經濟相對無效率的商業模式,疲態會越來越明顯。過去半年百貨零售業、傳統媒體業相對整體經濟的蕭條,就是最好的證明。而隨著聯準會逐漸升息,全球資金成本也會跟著上升,即使不論網路效應、平台效應帶來的門檻,未來業績下滑的傳統產業要匯集資源、轉型數位,也會越來越難。

2016,改變的一年

因此,各位創業 CEO,2016 年,我建議你未雨稠繆,趕快全力數位化、行動化你的企業,跳離即將被顛覆的舊經濟陣營 (是的,Desktop Internet 也在其中),建立有競爭力的新經濟商業模式。

如果你是企業的中階經理,我會建議你好好研究,你所乘坐的鐵達尼號,是否真的不可能沉船。如果不是的話,那你該看看四周,其實有很多正在破冰前進的新經濟快艇、正在起飛的 Mobile Internet 企業,都非常渴望人才的加入。2016 年,或許就是你換船的時刻

在大幅重組的世界,不變,才是最大的風險。

我大膽預言,三年內,徹底數位化、行動化,或是被邊緣化,無論個人、企業,或是整個台灣都一樣。

___

想要數位化的人才,2016 冬季 AppWorks Ecosystem 聯合大徵才正在進行中,104 家優質 Internet 公司提供了 929 個職缺,歡迎你來加入

(本文編輯後刊登於《30》; Photo via inesnjers, CC License)

創業 CEO / Dropbox 殺掉 Mailbox、Carousel 隱含的大啟示

December 10th, 2015

Dropbox killed Mailbox & Carousel

在「創業 CEO」系列,我們探討創業者如何教會自己,成為偉大的 CEO,因為歷史上最偉大的科技公司,往往都是由這樣的人在領導

前天一早,我的信箱同一時刻出現了兩封 Emails,分別來自 Dropbox 旗下的 Mailbox 與 Carousel 兩個團隊,告訴我他們即將關閉這兩個我在使用的 Apps。

接著一整天,國內外科技媒體紛紛報導了這個事件,有些人說 Dropbox 面臨危機,估值百億的獨角獸恐怕隕落,有些人說他們決定專注、重整旗鼓。

但其實在我看來,這不是一個單一事件。它顯示出來的,其實是 Internet 業界,以及資本市場,近期的巨大結構性權力位移。

用戶數量級的改變

在 2007 以前 Desktop Internet 的世界,全球上網人口約是 10 億,因此如果能拿到上億用戶,那就是天文數字,那之下,數千萬、數百萬,也都是相當不錯的規模。

來到 Mobile Internet 世界,電信商補貼智慧手機、免到府安裝等結構,讓進入門檻大幅降低,因此全球上網人口快速膨脹至 32 億人

而隨著上網人口大增,Internet 服務的關鍵規模門檻也大幅提昇。當 Facebook 坐擁全球 15 億月活躍用戶,WhatsApp 突破 9 億規模,而 WeChat 達到 5.7 億日活躍,一個 1 億月活躍用戶的服務,幾乎是缺乏競爭優勢的,更別說用戶數量級是千萬左右的 Mailbox 與 Carousel。

也因此,1 億用戶的 Evernote 首先發難,2 億用戶的 LINE 也開始停滯,而後 3 億用戶的 Snapchat 縮編,現在 4 億用戶的 Dropbox 也得集中資源趕快跨越門檻。

Mobile 世界的異常寡佔

另一方面,在過往的 Desktop Internet,基於 HTML 的 Open Web 是主流,而網路服務推廣的通路包括 Search、Social、News、論壇等等,非常多元,因此雖然服務的用戶有多有少、公司的力量有強弱,但幾乎沒有人能夠主宰那個世界。

但來到今日的 Mobile,基於 Android 與 iOS 的 Apps 變成主流,而其下載管道也集中在 App Store 與 Google Play 兩者 [1]。換言之,底層的標準與上層的通路,通通都被 Google 與 Apple 兩家公司所掌控。再加上 Facebook 幾乎佔據了全球上網人口的半數,還掌握了 WhatsApp 與 Instagram 兩大熱門 Mobile Social 產品,所以推廣通路的權力也很集中。

所以如果說之前的 Open Web 是百家爭鳴的春秋戰國,那 Mobile 幾乎已經成為 GAF 鼎立的三國時代。在這樣的世界裡面,沒有達到關鍵的用戶數量,更是難以生存。

App Store & Google Play

首先,Apple 與 Google 佔據了兩個最主流的 App 商城,主宰了什麼 App 可以上架、被推薦、被找到。因此,如果你的產品與服務,和 Apple & Google 的利益、甚至是價值觀相衝突,那麼 A&G 有各種的方法阻止你被用戶找到、下載、安裝。換言之,在 Mobile Internet 時代,這兩家公司幾乎可以宣判任何網路服務的死刑。

iOS & Android

另一方面,在 Mobile Internet 時代,作業系統集中在 iOS 與 Android 兩大平台,但兩大平台又不單純只提供作業系統。Dropbox 的主服務與 Apple 的 iCloud 和 Google 的 Google Drive 踩線,Mailbox 則與 iOS Mail App 與 Gmail App 重疊,而 Carousel 更是挑戰了 Apple 與 Google 最在意的 Photos App。

在這情況下,不僅兩邊出廠手機,多半會預載以上三組 Apps,讓消費者對於 Dropbox 的三個產品需求大幅降低。長期而言,自家 Apps 與作業系統的整合度,甚至是運用私有 APIs (尤其是 iOS 這邊),都會讓第三方 Apps 處在劣勢。

Mobile 成長趨緩

如果 Mobile 僅僅是暫時的寡佔,那也還好。問題是今年開始,隨著市場飽和與中國經濟降溫,整個智慧手機的成長也開始大幅趨緩。今年 Smartphones 出貨量恐怕只會較去年成長 7-8%,而明年甚至只會有 6%,這樣的成長衰退幅度,是市場始料未及的。

成長趨緩帶來的副作用,就是市場結構的定型。一旦失去成長動能,那麼寡佔就很難被打破。而大風停下來時,沒找椅子的人,就得出局。

資本市場

最後,近期由於聯準會即將升息,資本的觀望氣氛濃厚。除了真正接近「獨」佔的獨角獸,北美的新創公司都開始感受到募資的難度提昇。也因此,近期眾多不上不下的網路公司,紛紛拉緊褲帶樽節支出,準備好度過這場即將來到的冬天。

也因此,Dropbox 斷尾求生的決策不是特例,它反應出來的是底層大環境的變遷。

功能不是產品

在 2011,當整個雲端儲存正要開始蓬勃,但 Apple 卻因為 MobileMe 執行不佳,在這個軍備競賽陷入落後時,Steve Jobs 曾開出條件給 Dropbox 創辦人 Drew Houston,希望買下它、整進 iOS,一口氣趕上進度。

但那時 Dropbox 還如日中天,所以 Drew Houston 委婉的拒絕了 Jobs。Jobs 告訴他,Dropbox 只是一個功能,不是一個產品,而蘋果終將用 iCloud 打敗他。

Houston 當然不信,而那之後的歷史,至少一直到今年中以前,似乎都證明 Houston 是對的。

然而隨著智慧手機的成長趨緩,再加上資本市場的快速冷卻,Dropbox 漸漸失去了繼續維持獨立成長所最需要的兩股底層動能。往前走,如果 Dropbox 沒辦法找到突破,繼續停留在 4 億用戶這個數量,那三、五年之後,它將面臨嚴重的邊緣化危機。

如果這個案例給我們任何教訓,那就是在平台快速變遷、資本充足的時代,是可以挑戰做一個與平台互補的產品的。但在音樂開始放慢前,你必須要衝出關鍵規模,否則就要認命賣給平台。

所以 Dropbox 事件的大啟示,就是這場 Mobile Internet 大航海,真的已經進入下半場了。各位創業 CEO  要更加快腳步,儘快站到一個戰略高地才是。

___

歡迎訂閱我的 MR JAMIE 電子報

[1] 在中國以外的世界

©2017 MR JAMIE ─ 創業者需要的啟發,新鮮供應.
網站由 Allen Hsu 設計 | Logo 動畫由 Wen Chen 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