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Netflix’

其實,電視老早就數位化了

June 3rd, 2012

早在 2008 年,當 YouTube、土豆網、PPStream 等「線上影音」平台才剛普及沒多久,研究機構「創市際」所發表的一項調查中就有非常驚人的發現 — 在 15 至 30 歲這個「數位原生」族群中,透過網路欣賞影片的使用習慣,當時就已經大幅的超越了電視的使用。而如果把這個範圍再縮小到 15 至 24 歲,那網路影音的用量甚至是電視的兩倍有餘。

所以雖然在政府的推動之下,電視數位化從今年開始成為一個熱門的話題,但你得承認,對於年輕人來說,那幾乎已經是個歷史事件。而且在他們的生活中,電視不但早已數位化,根本還徹底的網路化。別的不說,光是 YouTube 一個平台,每分鐘收到的上傳影片量就高達 72 小時。換句話說,每個小時,YouTube 上所新生的影音內容,就足以媲美 4,320 個電視頻道的總合。更重要的是,電視只能按時收看,但這些網路影音平台上積累的海量內容,你卻可以任意的隨選播放,愛怎麼看,就怎麼看。(謝謝社群贏家提醒數字更新)

所以所謂數位化,其實根本不是電視訊號的轉換那麼簡單。數位化背後真正代表的,是媒體使用權的下放,是消費者拿回主動權。從此以後,我們不再被強迫接受電視台安排的節目表,也不再被強迫接受第四台業者安排的頻道數。

而這件事情背後,需要一個強大的軟體、網路產業支持,因為在這個內容爆炸的時代,消費者需要更好的軟體,來協助他方便的取得想看的內容。這可不是一朝一夕的工作,在美國,無論是 iTunes、Hulu 或是 Netflix,都是花了好幾年功夫累積,才逐漸成為人們喜愛的內容平台。終歸,這是一個軟硬整合、數位匯流的年代,所以除了規格的改變之外,更重要的是去真正服務消費者的需求,那才是王道。

(本文編輯後刊於2012年5月《廣告》雜誌, Photo via williamhook, CC License)

時報商學院【趨勢講堂】第五、六講 — Netflix 的 Pivot 與台灣的 App 經濟圈發展

November 11th, 2011

最近和時報出版旗下「時報商學院」在進行一個新的實驗,他們固定每兩周來找我聊天一次,由主編鄭真發問任何關於創業、網路、軟體的主題,然後我們就這樣閒聊一個小時。回去之後,他們會把側拍的影片剪輯成容易容易消化的版本。我們想這樣累積了一段時間後,再看看能不能產出更有趣的東西。

第五講:Netflix 的 Pivot 和它與媒體行業的關係

這一集我們聊聊 Netflix 近來在執行的 Pivot,為什麼會造成股價當場躺平。從那裡我們又檢討了「股東 (Stockholder) 價值最大化」這個 MBA 的核心觀念,以及它與「Stakeholder」 價值最大化的不同。接著又延伸到了傳統媒體網路化,所面對的種種問題。

第六講:台灣該如何發展 App 經濟圈

這一集我們聊到了台灣發展 App 經濟圈,有什麼優勢、有什麼劣勢、需要什麼幫助。一般大學的育成中心,有什麼結構上的問題,為什麼沒辦法有效的幫助這些創業者。

腰斬的背後

September 19th, 2011

這是北美線上電影龍頭 Netflix 近一年來的股價圖。你可以看到,七月初以來,在 Nasdaq 掛牌交易的 NFLX 已經接近腰斬 — 從每股 300 元跌到 155,過去 12 個月來的股價成長,可以說是在三個月之內全部吐回去。尤其最近幾天跌得最兇,直接從 200 跳樓到 155。 發生了什麼事?難道是獲利警訊?CEO 得了癌症?還是公司出現了嚴重的問題?你問。

不,都不是。一切只是 Netflix 在幾天前 (9/15),發表了一個成長修正,宣布今年年底的訂戶人數目標,將改為 2,400 萬,而非原來的 2,500 萬。尤其是其中「郵寄 DVD 限定」的用戶目標,將會從原來的 300 萬大幅刪減為 220 萬。就這樣一個消息,就足以讓華爾街抓狂,兩天之內就把 NFLX 大砍 25%。

請問,Netflix 的商業模式,真的在短短三個月內就「變爛」了一半嗎?不,他們還是全美線上電影的龍頭,而且就像 Fred Wilson 說的一樣,他們在短短兩年內讓大多「郵寄 DVD」的租戶都改用「線上串流」,是一項非常了不起的 pivot (沒錯,即使股票上市公司,還是需要 pivot)。

那為什麼這家公司的價值在一夕之間腰斬呢?因為投資人不懂商業模式。沒錯,你沒看錯,華爾街金融分析師,聽起來很厲害,但事實上大多根本沒有在產業上過班 (相信我,這些都是我的 MBA 同學),更別說有創過業、參與過公司的創造過程。所以他們怎麼看得懂 pivot,怎麼能夠理解商業模式的演進?

他們不是很會分析財務報表?你問。

是,很可惜財務報表代表的是過去,不是未來。代表的是前一代商業模式的經營績效,而不是新一代商業模式的各種可能。所以當 Netflix 決定要放棄「郵寄 DVD」,全力 pivot 到新的「串流」商業模式,華爾街投資人發現他們面對的是無法用過去的績效來「外推」的未來,一個無法預測的風險,他們別無選擇,只能逃跑,所以 NFLX 的股票兩天內跌了 25%。

問題是 Reed Hastings (Netflix 創辦人 & CEO) 和投資人想的是不一樣的事情,他知道他必須要把公司帶到下一個世代,因為停留在 DVD 就是等死。這,就是創業者和投資人的不同,甚至是創業者和專業經理人的不同。所以三個月來,NFLX 的股票被腰斬了,但是 Netflix 團隊眼睛也不會眨一下,因為他們看到的是未來。

你會發現很多創業團隊、經營者花很多時間在聽「資本市場」的意見,特別在意自己的股票被人家出價多少錢在投資、在買賣。但其實那些都是沒有意義的,因為明天的股價,決定在你今天做了什麼事情。而一個新的商業模式、一家新公司的價值,也往往不是資本市場馬上能夠理解的。

所以到最後,你必須要專注在客戶、產品,專注在創造價值上。因為只有不斷的執行,3 年、7 年、14 年後,他們終究會了解你的價值,問題是那價值,早在你的一次次 pivot 中,就已經被決定了。也就是說資本市場根本只是雜訊,你要做的事情,是專注在你的商業模式上,如此而已。

需要一群商業模式專家陪你一起創業?第四屆 appWorks 育成計畫,歡迎你的加入。

©2018 MR JAMIE.
網站由 Allen Hsu 設計 | Logo 動畫由 Wen Chen 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