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web 3.0’

行動行銷 — 如何用 Apps 引領風騷

October 13th, 2011


星期二 (10/11) 晚上,我去動腦劇場分享了「Web 3.0 — 看 App 引領風騷」這個主題,主要在解釋「App 策略」,絕對不只是一個「行銷專案」,更不能像是一個「Campaign」,用完即丟。它必須是企業整體網路策略的一部分,Apps 也必是品牌和消費者維繫長期關係的一個管道。

中後段的分享中也集結了近年來國內外成功的 Apps 行銷案例,在這邊也和大家分享。如果有任何不清楚的地方,歡迎留言討論。

Web 3.0 — 看App引領風騷!


Web 正在萎縮,現在怎麼辦?

June 28th, 2011

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注意到幾天前「The Web Is Shrinking. Now What?」這則消息?上面這張圖,我第一次看到的時候還蠻震驚的。它基本上的意思是過去一年來,消費者花在 Facebook 上的時間成長了將近 70%,而花在其他網站的時間則減少了 10%。

從開始寫這個網誌以來,我就一直喊 Web 3.0 來了Web 3.0 來了 — 我承認 Web 3.0 這個字還蠻蠢的,但是我找不到另一個字更能夠一口氣代表網路業正在經歷的這幾場革命,包括 Social Web, Mobile Internet, Curation, Social Media 等等。其中 Facebook 一年多前開放的 Open Graph 平台,正是加速 Social Web 到來的最重要動力。

喊歸喊,我倒是沒有料到 Social Web 真的來得這麼急、這麼猛,居然已經開始造成「Rest of the Web」的萎縮。我去演講的時候常常做田野調查,問問大家起床第一件事情是看 Facebook 的,和睡覺前最後一件事還是看 Facebook 的,的確在過去這一年來有著顯著的上升,大約從 3 成長到 5 成左右,所以也蠻符合上圖的趨勢。

好,無論如何,Social Web 真的來了,問題是,你該注意什麼?

社群化 (Social Layer)

記住,Social Web 代表的不是技術的革命,而是消費者文化的革命。這是一場網路從「代號」走向「實名」、從「網友」走向「朋友」的運動。所以任何已經存在的服務,如果能加上「真實身分」和「社交圈」這層「Social Layer」來大大提升價值的,你就有可能打敗原本的巨人。

社群媒體最佳化 (SMO)

當使用者不再花更多時間搜尋網站,而仰賴朋友們的推薦時,你必須要學會如何贏得這些推薦,而這就是社群媒體最佳化 (SMO/Social Media Optimization) 的含意。去年九月,我就觀察到從社群媒體來到我的網誌的人,已經超越 Google SEO。事實上,又經歷了 9 個月的發展,從 Facebook 來的人已經是 Google 的 2 倍多。所以這件事情已經一去不回頭,你必須要學會如何讓消費者在社群媒體上推薦你,而又如何讓這些推薦能夠他們的朋友注意到。

社群媒體是媒體,不是社群

很多人經營粉絲頁,把它當作以前 Web 1.0 時代的「會員」,或是 Web 2.0 時代的「社群」在經營 — 粉絲人數、留言、按讚越多越好,數大就是美。事實上,社群媒體根本不是「社群」,如果你再看仔細一點,它其實是「媒體」。既然是媒體,那傳播力、影響力、轉換率才是重點。也就是說,粉絲像「主顧客」一樣,貴在精不在多。留言、按讚當然很好,但更重要的是這些人會不會幫你分享、推薦東西給他們的朋友,那才能達到一傳十、十傳百的病毒效果,如果這是成立的,那才是真正的社群媒體。

所以,無論是 Facebook 來了、Social Web 來了,還是 Web 3.0 來了,那只是名號的問題,重點是這個革命真的正在發生,而身為創業者,你該做的就是好好深入了解,並且運用成為自己的優勢。加油!

歡迎追蹤我的 Twitter

(Image via allthingsd)

社群媒體如何讓《紐約時報》變笨?

May 31st, 2011

剛過去的星期天,我被邀請去好事聯播網的年度員工訓練跟他們分享「Web 3.0 到底是什麼」和這個發展對於媒體業有什麼影響。我跟他們說:

工地秀卡司這麼堅強,演出這麼好看,為什麼不收你一塊錢門票?因為它的重點是要賣房子。從今天開始,你也要把自己當成一個建築公司,再好看的「秀」,也只是刺激消費的一個管道。

而在 Web 3.0 時代,吸引消費者最有效的管道,就是社群媒體。更重要的是它不但有效,而且花錢也買不到。這讓再小的團隊,也能夠和大公司站在同一個起跑點上競爭,因為他們錢再多也砸不死你。

結果回家之後就看到《紐約時報》的執行編輯 Bill Keller 刊出的文章,堅持社群媒體讓人變笨,他說:

社群媒體最明顯的問題,就是它們嚴重的干擾你。和壁爐或是背景音樂不同的是,社群媒體需要你的注意、你的回覆,這是沉思最大的敵人。

言下之意,就是大家別再用社群媒體了,還是電視、廣播、壹週刊比較不會讓人變笨。紐時身為媒體數位化先鋒,全球報業追隨的目標,他們的執行編輯卻有這樣的發言,不但讓人質疑先前大動作解除社群媒體編輯職務的策略是不是造成反效果,更讓人看到老媒體人不願放下的驕傲。

Social Media 背後代表的是媒體公器的下放,讓每一個民眾,都能參與資訊和知識的創造、發現和傳播 — 我今天下午的聯合報三大樓失火消息,比蘋果日報 (最快的主流媒體) 還早一個小時,而且他們沒有照片。當然這背後會有「信號與雜訊」比率的問題,但是我們應該要看到的是它對於更即時、更多元化、更精準的資訊流通,所帶來的莫大幫助。

最好的證明就是這兩年來中東數個獨裁政權接連被打倒,這是西方世界幾十年來處心積慮透過媒體統戰、間諜活動、軍火供應等手段都無法辦到的,而就像北風和太陽的故事一樣,當你給了人們社群媒體這個超強微波爐,這鍋雞湯在短短的時間內就這樣滾熟了。

所以,各位媒體朋友,我認為付費牆和這次的社群媒體事件,都只印證了一件事,那就是《紐約時報》其實還活在過去的光輝之中,無法放下身段去了解這個世界正在經歷的重大變革。因此,與其向他們學習,大家還不如多了解 Huffington Post 的商業模式,或是勇敢跨足電子商務的 UDN。這些,我認為才是媒體業真正的未來。

(Image via 917press, CC license)

©2017 MR JAMIE.
網站由 Allen Hsu 設計 | Logo 動畫由 Wen Chen 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