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Y-Combinator’

如果你想了解 Y-Combinator 的幕後運作…

August 1st, 2013

Inside Y-Combinator

2004 到 2008 年,我在美國親眼目睹了 Amazon Web Services、Myspace、Flash、Facebook、iPhone、Android、Unity 等這些新平台的相繼興起,讓「軟體」──尤其是透過網路傳遞的軟體──的地位越來越重要,而硬體的價值則越來越薄弱。2009 年,當我離開了在紐約與朋友一起創辦的 Muse Games,我決定要搬回台灣,回來推動網路產業在台灣的發展。

我生長在 80、90 年代,台灣最蓬勃發展的時代。長大的過程中,我受到這片土地非常非常多的照顧。後來才知道,我能夠如此幸運,生在這麼富饒的經濟環境,30 年前李國鼎、孫運璿先生們把晶片、資通訊等產業帶進台灣的努力居功厥偉。因此,當我看到硬體產業邁入高齡飽和,軟體逐漸取代成為主角,我想做些什麼來幫助台灣抓住這個巨大轉變,讓我的下一代還是能生長在一個寶島。

設定了這個目標之後,我開始遍尋方法。畢竟我人單力薄,需要找一個用很少資源就能創造很大影響的模式。最終 Paul Graham 與他的 Y-Combinator 給了我靈感,也因此我在 2010 年中正式回來台灣,與夥伴們創辦了 appWorks。時至今日,appWorks 已經「孵出」了 120 個網路創業團隊,其中不乏 EZTABLEPubGameGoodlife5945 呼叫師傅FandoraTagtooGameApeChocoLabsJumplife 等等頗有成績的小企業。

當然,台灣離矽谷還有不小的距離,appWorks 與 Y-Combinator 相比更是傑克與巨人的差異。所以當得知大寫決定要將 The Launch Pad 這本由作者 Randall Stross「嵌入」YC 長達半年所寫成的內幕報導翻成中文出版,讓大家更了解矽谷的文化,以及 YC 這類新品種創業學校的運作時,我非常的興奮,也立刻答應要協助他們寫序推廣。

所以有了以下的這篇文章,與各位分享:

Y-Combinator — 創業界的哈佛名校

經歷了 98、99 年的網路掏金熱,緊接著又發生了 2000 年的「達康泡沫」,從 2001 開始的幾年,Internet Startups 在矽谷人們眼中,一下子從泡沫前的寵兒地位墜落成了泡沫後的票房毒藥。尤其是剛被嚴重灼傷的投資人們,光講到「dotcom」這個字都還有些餘悸。

本書的主角 Y-Combinator,是在這樣的氛圍下誕生的。

創辦 YC 之前,Paul Graham 並不是一個創業投資人,相反的,他是一個網路創業者。1995 年,他與夥伴們一起創辦了 Viaweb — 全球最早的「網路商城」。3 年之後,積累了上千家虛擬店鋪的 Viaweb,以 4,900 萬美金的高價賣給了如日中天的 Yahoo。

又過了數年,併購時附帶的續任條款到期,Paul 也就離開了 Yahoo。一開始,看著銀行帳戶裡一輩子都花不完的現金,Paul 只想輕鬆的遊山玩水,享受人生。直到 2005 年 3 月,一次在母校 Harvard 的演講改變了他。

那是一場為哈佛 Computer Society 學生們所辦的講座,身為在業界歷練多年的前輩,Paul 本來該講講最新的程式開發方法或是令人興奮的平台技術什麼的,但那天,Paul 決定做些不一樣的事情,他與這些學生們分享了他的創業經驗。過程中關於「找投資人」這個對多數人而言非常神祕的題目,Paul 分享的內容尤其抓住了學生們的注意力。

「通常,你從有錢的個人那裡募得種子資金,這些人叫做『天使投資人』,常常自己也是靠著科技得到第一桶金的。」Paul 是這麼說的。演講完後,學生們纏著他,其中幾個人說:「我們有創業的好主意,你是曾經靠著科技賺得第一桶金的人,請你投資我們。」

在那之前,Paul 壓根沒想到要成為天使投資人,但那天晚上之後,他決定這個艱難的任務值得挑戰。但除了創辦 Viaweb 過程中的幾次募資經驗外,他對於天使投資幾乎一無所知,Paul 想了一想,最快的學習方式,就是開始投資,而且是大數量的投資。

因此,Paul 創辦了 Y-Combinator,每半年一次,YC 大規模的召募並且投資新創科技公司。記得嗎?這是 2005 年的美國,即使 Google 剛在 2004 上市,創投們對於網路新創公司,還是相當冷感的。

然而 Paul 知道網路股雖然在納斯達克泡沫化了,但網路這個產業卻沒有在那裡停下來。他在 Viaweb 親眼目睹了上千家中小企業透過網路成功販售他們的商品,網路書店起家的 Amazon 也在 2002 年後逐漸開始營利,Google 更是靠著 AdWords 關鍵字廣告每年產生數十億美金的收入。Paul 知道網路是值得美國創投持續投入的產業,而藉由 YC,他適時的扮演起了橋樑的角色。

在每期三個月的孵化過程中,YC 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輔導新創團隊們做出受市場歡迎的產品,然後再透過 Demo Day 活動把因而產生出來的投資機會「賣給」矽谷創投們。事實證明這樣的模式非常成功,因為創業者們,尤其是那些工程師為主,第一次出來創業的年輕人,往往不太清楚如何跟資本市場互動,有 YC 在中間扮演潤滑劑,大大提昇了成功媒合的機率,也因此目前為止超過 500 家的 YC 新創企業,絕大多數都在「畢業」後接著向創投募得需要的資金。

而這本《給你10分鐘,證明世界都買單!》,就是在揭開 Y-Combinator 這家超級成功的創業學校,背後運作的種種祕辛。我從中獲得了非常多的收穫,希望你們也是。

___

歡迎在 Twitter 上追蹤我的碎碎唸

(Photo via Kevin Hale, CC License)

創業者,你是黑天鵝,還是鈴木一朗?

September 19th, 2012

黑天鵝理論 (the black swan theory) 描述一個令觀察者震驚的事件,在事件發生後,人們卻往往用不恰當的方式把它合理化解釋。

Y-Combinator 創辦人 Paul Graham 幾天前的一篇「Black Swan Farming」在北美創投圈掀起了一波小小的論戰。PG 的這篇文章主要在說,根據 YC 自己的經驗,他們 7 年來投資的近 400 家公司,目前為止所有人的總沽值已經達到 100 億美金。這聽起來很大,但其中光是 DropboxAirbnb 兩家就貢獻了 75 億。

所以 PG 認為創投與其說是在投資好公司,不如說是在沙堆中找那幾粒稀有的鑽石。而這些真的能變成全壘打的公司,往往一開始是「聽起來有點笨的主意」,但事實證明是「好主意」的主意。這種題目表面上看起來很不起眼,或者成功機率其低,所以沒有太多人想跟你競爭。但一旦你真的成功,由於缺乏對手,你將可以獨霸整個市場。從 Google、Facebook、Dropbox 到 Airbnb 的成功故事,其實都是類似的概念。

所以 PG 認為 YC 應該要更有意識的冒風險,去吸收一些想做「聽起來像是爛 idea」的團隊,才能給自己機會抓到幾隻黑天鵝。(中文全文可以參考 Inside)

PG 這樣的說法馬上引起了另一個超級天使,500 Startups 的創辦人 Dave McClure 的大反彈,寫了一篇「Screw the Black Swans: Ichiro is our role model, not Barry Bonds.」(去他的黑天鵝:鈴木一朗才是我們的偶像,而不是貝瑞·邦茲。)

Dave 的文章中寫到,YC 是洋基隊,專門找 Barry Bonds 和 A-Rod 這種大棒子,然後叫他們用力的打出全壘打。相反的,500 則是採用運動家隊的魔球哲學,找的是像鈴木一朗這種高上壘率,無論是安打或是四壞,想盡辦法就是要擠上一壘的球員。

Dave 還進一步比較了 YC 與 500 的不同,他認為 YC 找的往往是技術高超的 Hackers (工程師) 團隊,而 500 則偏好拼命三郎、無論如何都要達陣的 Hustlers (行動家) 團隊。YC 大多數的公司的都來自矽谷或美國本土,而 Dave 則往往跑遍世界各地,積極的尋找下一個 Steve Nash 與 Ichiro。

當然 YC 的哲學目前為止算是成功,而 500 才剛開始 2 年,所以他們所謂的新概念到底只是在閃避 YC 霸佔的領域,還是真的能夠創造更好的成績,可能要 3-5 年後才看得出來。不過更重要的問題是與他們相比,appWorks 的哲學又是什麼呢?

如果你問我,我會說我們在找的是「想要變成行動家的工程師」。什麼意思呢?既然是網路創業,團隊當然要有一定的技術底子。但是在台灣這個市場相對小,創投又不活躍的環境,你必須要比矽谷的團隊還要更靈活、更有行動力才行。因為你必須一邊攻打市場,一邊想盡辦法從前後左右拉到足夠的補給,才能夠支持你一步步拓展版圖,直到站穩的一天。

當然行動力不會是一天造成的,所以你必須要學習如何成為一個 Hustler,而那就是整個 appWorks 育成計畫裡面最重要的一環。經過了兩年的累積,我們已經非常懂得如何教導一個習慣躲在電腦後面,看著 Spec 寫程式的工程師,逐漸的變成一個能夠走出大樓,走進人群,想辦法去說服消費者、說服投資人加入他的行動家。(相對的,要教會一個 Hustler 寫程式就難多了。)

另外,我們更喜歡已經轉變為行動家的前工程師,或者我們稱為「創業老鳥」的這群人。appWorks 經營兩年以來,我們在產業界累積了非常多一流的合作夥伴,包括我們的投資人國泰金控的一千萬客戶、包括聯合報集團旗下的繁中第一媒體網站 UDN.com 等等。而我們發現最能夠有效開採這些礦產的,就是這些行動力超強的「創業老鳥」。

所以,今天要在這裡高興的宣布,第六屆 appWorks 育成計畫從即日起開始接受申請,無論你是想要學習如何成為行動家的 Hackers,或是已經創業多年的老鳥,我們都非常歡迎你的申請,並且將用我們所有的力氣幫助你成功、更成功。

需要更多說明的人,你可以在 appWorks 的網站找到。已經準備好的人,歡迎直接開始申請

Good luck! 我期待看到你們的申請,讀到你們的創業故事。

(Photo via OlympianX, CC License)

育成與投資

November 1st, 2011

有一些創業者問:「為什麼 appWorks 育成計畫不像 Y-Combinator 一樣先投資錢,然後再育成團隊?」

是啊,我也認為 YC 的模式容易經營很多,先買下 4-7% 你公司的股票,從此之後我就是你股東,大家四四六六很清楚。appWorks 是一家創投,我們的錢本來就是用來投資,所以那也不是問題。但這裡有一個很大的關鍵字:

公司

沒錯,在美國,任何一個人都可以拿一塊錢美金,上網填填表格,就成立一家公司。但是在台灣,要向政府註冊一家「股份有限公司」,你必須要經過會計師簽證。現在問題來了,如果你沒有準備個 20-50 萬,通常他們是不敢幫你簽的 — 如果事實證明這是一家問題公司,會影響到他們的會計師聲譽甚至資格。

所以大多創業者來找 appWorks 時,他們根本還沒有準備好要開一間「公司」。他們或許有創業的 idea 他們想試試,但在沒有找到更進一步的證據前,他們並沒有準備好要把 20-50 萬放下去成立「公司」。是,我們當然也可以逼每個要被 appWorks 育成的人都先去成立公司。但對我而言,那叫方便行事,不叫「幫助」創業者。

股份有限公司

為什麼「股份有限公司」重要?因為它代表的是「被控制的風險」。如果一家股份有限公司賠了錢,最多就是把「有限」的資本 (股份) 都賠掉。公司的創辦人、負責人,(假設沒有貸款) 絕大多數的情況下是不用負任何連帶責任的。我們都知道「單次創業」成功機率很低,或者說創業總體來說失敗的機率比成功的大,所以「被控制的風險」很重要 — 因為你可以沒有後顧之憂的去嘗試

自然人

所以並不是 appWorks 不想投資,但在沒有「股份有限公司」之前,我們沒有一個好的架構,可以很把錢投資給你,同時卻可以讓你不用負連帶責任。「自然人/個人」只能舉「債」,但債是「無限責任」,意思是你就算是創業失敗,回去上班,這筆錢還是要還。

時間點

說穿了,appWorks 既然會育成一個團隊,當然就表示我們想投資他。事實上,我們「已經」在投資他 — 所有的設備、環境、課程、輔導、資源、關係、活動、1,000 位創投/天使、產業先進到場的 Demo Day,對我們而言,通通都是投資。但我不認為 appWorks 應該把自己的需求凌駕在團隊之上,他們可以專心的創業,等到有一天,他們決定要成立公司,他們決定要募資,隨時可以來找我們談。這可以是在加入育成計畫之前,可以是育成中的某一天,可以是畢業之後的三年。

這,對我而言,才叫做真正在「幫助」創業團隊。

(image via ret0dd, cc license)

©2019 MR JAMIE.
網站由 Allen Hsu 設計 | Logo 動畫由 Wen Chen 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