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本網誌: Facebook, Google+, 電子報, RSS

Google Me 只是另一個山寨版 Facebook 嗎?

July 9th, 2010 by Jamie

話說兩個禮拜前 Yahoo 台灣的老查 (@bestguy) 請了包括我、FridayfOx 在內的一群部落客去喝咖啡,順便花了一些時間,非常誠懇的跟我們介紹了 Yahoo 圈圈 (Pulse) 的整個來龍去脈,和 Yahoo 的策略思考。(這個事件可以參考 fOx 在 Inside 貼出的文章)

Social 的下一步:差異化的 Graph

而接下來的 QA 時間,也就像 fOx 說的一樣,就看我和 Friday 從各種不同的角度,開始對老查展開質詢。不過,我進去的時候對於 Yahoo 能正確執行 “social” 這個策略只有 10% 的信心,出來的時候大概變成了 40%。原因是老查給了我一個很明確,也很有區隔的市場定位 ─ 圈圈將會先是「Yahoo 的 Facebook」 (你可以想像每一個 Yahoo 頻道都會變成它上面的一個 App)。

另外,他們也有清楚的看到 Social 的未來,或說 Web 3.0 的下一步,也就是把每個人不只有一個 “Social Graph (人際圖譜)” 這件事情,搬上網路來。

Facebook 的一個圖譜策略

FB 的中心策略是「用一個圖譜統一天下 (One Graph to Rule It All)」,不過這樣的事情在現實生活是不存在的,或者說這樣的模型是「現實生活的過度簡化」─ 每個人都有各種不同親疏遠近,不同因緣際會的社交圈,所以之前才會鬧出那麼多隱私權等問題。他們之前也有試著推動所謂「朋友清單」的方式,讓使用者把朋友歸類,方便設定不同的溝通邏輯和隱私權。不過事實證明這對一般的使用者而言太複雜,所以在上次的大改版之後,他們便把這個功能藏到了床鋪底下。

這些關 Google Me 什麼事?

然後接下來的兩個星期,沒有人再提關於圈圈或是 Pulse 的任何事情,但是關於 Google 正在加緊開發 Facebook 的直接競爭對手,暫時定名為 “Google Me” 的消息塵囂直上甚囂塵上 (事實證明 Yahoo 真的很衰)。Google 準備正面迎擊 FB 這樣刺激的消息,當然也讓市場上出現各式各樣的揣測。

直到昨天,Google 的「社交首腦 (Head of Social)」保羅‧亞當斯 (Paul Adams) 終於出聲了,他在網路上丟出了一個長達 216 頁的投影片,裡面居然沒有技術、沒有平台、沒有該怎麼整合,只有清楚的描繪出 Google (至少是 Paul 的 UX 團隊) 這段時間對使用者的 social 行為,深入研究所得到的心得。(投影片我貼在最下面)

這有什麼了不起?

這樣的事情對於一個長期技術主導的 Google,是非常非常稀奇的。因為他們終於領悟到,Social 其實跟技術幾乎一點關係也沒有,Social 的重點是服務、是使用經驗、是行銷、是給消費者滿足的感覺

所以,雖然 Buzz 的殷鑑不遠,但是從這樣的一個訊息,我們看到 Google 正在走向對的道路,就像 Yahoo 一樣。也就是說,無論是 Google Me 或是 Yahoo 圈圈,都將會在 Graph 上創造出差異化,在使用經驗上去創新,而不再被整合、技術等細節所綁架。

但,選擇了對的方向,也不代表他們就能夠成功。Yahoo 這些年來的人才流失,Google 優秀工程團隊的驕傲和以「產生搜尋」作為終極指標的企業文化,都將成為他們追逐 Social 的絆腳石。

至於 Web 3.0 新創團隊,你們從這裡可以看到,鐵達尼號轉向的困難。雖然看到了冰山,他們不一定能夠即時閃避。但從這些巨人的舉動,我們可以更確定整個 Social 產業的走向。也就是說,使用者是需要更多 Social 網路服務,去滿足他們現實生活中不同社交圈的需求的。剩下的,就是和巨人比執行力了。

而人生,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刺激的事情呢?

©2020 MR JAMIE.
網站由 Allen Hsu 設計 | Logo 動畫由 Wen Chen 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