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本網誌: Facebook, Google+, 電子報, RSS

流言終結者 #22 –「哪裡熱門就該往哪裡去…」

February 21st, 2013 by Jamie

Wolverine

從小,學校、社會給我們的教育,多半鼓勵的是「不落人後」的精神。考試要「及格」,不要被「留級」,升學要「考上」,各種活動要「參加」,似乎只要沒有嚴重落後大家,人生也就這樣平平順順。

這是教育大眾化必然的結果,反正最強的學生自己會照顧自己,因此對於整體社會而言,老師的心力不如花在把那些及格邊緣的小朋友,能夠把越多人拉到水準以上,讓他們不致於長大後成為拖累經濟的人,那國家在教育上的投資也就達到了目的。

也就是說,如果國民的素質是一個「鐘形」的常態分布,則國民教育的主要目標在於把人民的「平均」水準拉高,而它最重要方法就是去處理位於「平均」附近的那些人,只要能讓他們進步,則「平均」也會跟著上升。

Normal Distribution

但是進到了現實的社會,尤其是商業與創業的世界,成功與財富的分配,卻並不是像鐘形一樣分布的。現實的社會,是一個「Power Law」,也就是寡頭長尾的世界。

Power Law

成功與財富往往集中在領先的極少數人手上,而無論你是平均、及格、中位數或是多數人,你能夠得到的,往往不及成功者的十分之一,甚至是百分之一、千分之一。

以美國為例,高達 34.6% 的財產落在最有錢的 1% 人手上,而前 20% 的富人加起來則控制了全國 85% 的財產。也就是說,假如這是一個 100 位學生的班級,則考第一名的學生得到的分數是第 2-20 名學生的 13 倍,而又是最後 80 名學生的 184 倍。換句話說,假設第一名學生得到的是 100 分,則第 2-20 名學生的平均成績只會有 7.7 分,而後面 80 位學生得到的則是 0.5 分。沒錯,除了第一名的學生之外,沒有人「及格」。就算你勉強「擠進」了前 20 名,你離第一名還是天差地遠。

而這樣的寡頭長尾分布,普遍的存在在現實世界的各個層面 — NBA 一流球星的薪水,往往是平均的十倍以上。演藝圈大明星的收入,更是小明星的百倍以上。蘋果賣 iPhone 所賺得的利潤,甚至比所有其他智慧手機廠商加起來的還多!

當現實是這樣的一個世界,一般的 80% 人口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大喊「不公平」,要求政府出來主持「正義」,要求財產重新分配,因為他們沒辦法面對面考贏第一名的學生,只好想辦法跟老師拗,試圖改變遊戲規則來拉抬自己只有 0.5 分的成績。

問題那不是創業者在做的事情,如果你決心出來創業,那也就等於是立下志向,你要考贏全班其他 99 個人,成為最終站在山峰上的那個第一名。不,在這個世界不能只是及格,即使是考到第二名,你很有可能還是無法生存。

以北美的「書店業」為例,第一名的 Amazon 年營業額高達 480 億美金,每年獲利有 6-10 億。到了第二名的 Barnes & Noble,年營業額只剩下 71 億,不到第一名的六分之一,而且已經連續兩年處於虧損狀態。第三名的 Borders 則早在 2011 年就宣告破產投降。(當然這裡的書店是廣義的,無論是實體或是網路,書店裡面都不會只有賣書。)

所以從小你學會的「生存」法則,在創業的世界是不適用的。在這裡,只有不落人後完全不夠,考 80 分仍舊還是失敗,想要成功,你必須要想辦法出類拔萃,拔得頭籌,最終成為卓越。

當然那不代表你必須要「擊倒」所有人,相反的,最成功的人,往往是最能夠與所有人又競爭,又合作的。但那絕對代表你不能只是「隨波逐流」,哪裡熱門往哪裡去。你必須要能夠看穿多數人的盲點,然後勇敢的走一條與眾不同的道路。你必須要不斷的打敗昨天的自己,永遠不滿足於當前的成就。你必須要努力的成為領先者,並且努力的維持領先的地位。

這就是創業的世界,一個成功只屬於 1% 的真實世界。

___

網誌之外,我每天會在 Google+ 上分享許多新發現,歡迎收聽

(本文編輯後刊登在 2013 年 1 月號《30 雜誌》; Photo via yan_r, CC License)

  • 學長這一篇有被攻擊的危險 . 立意當然良善 , 可是美國分配會那麼極端 , 不是完全個人 , 也有很多結構因素.

    台灣如果都學美國就完蛋了 , 條件根本不一樣 .
    如果是人類發展指數更高的北歐 , 財富分配就沒有那麼極端,
    那應該反而是台灣更該學習的.

    參考影片:

    新自由主義行不行 Neoliberalism As A Water Balloon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qNPv8XdBYQ

  • MR,JAMIE又在碎碎念啦! 苦口婆心呢! 新年伊始,每个人每个公司 都需要除旧布新,检视一下自己的点点,好做取舍, 总之,加油啦!朋友们!^_^

  • Chu-Cheng Hsieh

    mode 是 眾數(出現最多的數),Power Law圖中 紅點該在最左邊才對,也就是最多人領的薪水。此外,座標圖中的y應該是%(人口比例,往上代表多),而x應該是薪水(往右代表高)。

  • “但那絕對代表你不能只是「隨波逐流」,哪裡熱門往哪裡去。你必須要能夠看穿多數人的盲點,然後勇敢的走一條與眾不同的道路。”

    我相信Jamie不提倡貪婪或社會達爾文主義,但是鼓勵人們找到一個專門的區域,避免失敗或如同Borders破產

  • 貪婪是愚蠢的,但不能體認到商業世界的現實也是愚蠢的,好的創業者必須要在兩者間找到平衡,這也是每個人一輩子最大的課題

  • 以薪資與人口的關係來說,這張 Power-Law 圖的 Y 應該是薪水 (上面高),X 應該是人口比率 (右邊高),所以 average/median/mode 的相對位置是正確的。不過它只是用來「示意」Power Law 的結構,不是在研究人口薪資關係,就請別太在意技術細節。

  • 哈哈哈… 老人就愛碎碎念

  • 「結構因素」是一個迷思,台灣與北歐的最大不同,不是結構,而是教育品質低落,因而造成國民素質低落,最後造成的政府素質低落,這不是改變任何結構就可以簡單解決的。

  • 的確!謝謝回應

  • 把創業者跟金錢扯在一起,難道不覺得有失這些創業者的面子嗎?我不覺得創業者一定要是那1%,更不需要有多少資產,只需要一個充滿熱忱的心以及不怕失敗的膽量,一些新創科技公司的人都可以是這樣的典範。

    一個社會如何分配財產,和在校成績表現的關係是如何,財產重分配也不是你說的那麼簡單的事情,有空多讀一點社會、政治學的書籍吧。

  • 如果企業不賺錢,如何給員工好的生活?如果消費者、客戶不願意付你錢,事業如何永續經營?

    2013/3/7 Disqus

  • Karl Chan Ka Ho

    的確我亦相當創業要做到出類拔萃,因為今日的成功,就可能下一個月就失敗,就像SONY 的WALKMAN ….NOKIA 等…
    但有關社會的分配,小弟愚見認為政府應擔當分配的角色,因為生存是每個人應有的卑微要求,別人發達是可以的,但不能生存亦不全是「不奮鬥﹑努力」的結果吧,有些人就是一出生就比其他人少了機會…

  • 理想的政府的確可以當分配者的角色,可惜人類社會很難有理想的政府

©2016 MR JAMIE ─ 創業者需要的啟發,每日新鮮供應.
網站由 Allen Hsu 設計 | Logo 動畫由 Wen Chen 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