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本網誌: Facebook, Google+, 電子報, RSS

TiEA 理事長接棒感言

March 10th, 2016 by Jamie

Jamie Lin, Tsai Ing-wen, Hung-Tze Jan at 2016 TiEA Annual General Meeting

昨天,在蔡準總統的見證之下,我從詹宏志先生手上,接下了 TiEA 理事長這個棒子。在未來的三年裡,要帶頭搖旗吶喊,團結業界力量,努力排除政策、人才、資金等問題,推動台灣往網路強國之路大步邁進。

昨天的接棒感言,是我這輩子第二次在台上照稿演出。對蔡準總統講話的機會太珍貴了,因此我務求精準,讓她能真的了解 TiEA 成立的宗旨,以及我們看到台灣的機會。

昨天的活動,已經有不少 媒體 報導,不過好幾位朋友好奇詢問我講話的全文,我想就利用今天的文章,跟大家分享。

各位 TiEA 會員、網路業的先進、蔡總統當選人、詹先生、立峰、小琳秘書長,所有 TiEA 第一屆、第二屆的理監事同仁,大家好。

感謝各位會員與理監事把這個重責大任,交給了我,抱著誠惶誠恐的心情,我願意在未來三年在這個位置上,與所有的理監事、會員們一起合作,用盡我們一切的力量,推動網路與電商在台灣的發展,讓網路成為台灣下一波經濟成長的新引擎,讓台灣轉身為 21 世紀的數位經濟強國。

17 年前,也就是 1999 年,我與幾位台大男籃的朋友一起創辦了電腦零售網站哈酷網,一腳踏進 Internet 這個迷人的行業,親身參與了台灣 Internet 與美國並駕齊驅的光榮時代。但不久以後,發生了 2000 年的納斯達克崩盤,間接拖垮台灣的 Internet 行業,眾多投資人在那場浩劫中損失慘重,到今天想起來還心有餘悸。

雖然網路公司的投資泡沫化了,但網路的影響力與經濟量體,卻一點也沒有停下腳步,每年每年仍然飛速的成長。

2004 年,我搬到紐約,在 NYU Stern 取得 MBA,畢業後又與朋友創辦網路旅遊社群服務 Sosauce,親身參與了社群媒體與 Mobile Internet 的早期發展,看到 Internet 幾乎是方方面面的顛覆美國的經濟、政治,乃至於社會。印象最深的,就是 2008 年總統大選,歐巴馬幾乎是完全靠著社群媒體,以黑馬之姿打敗了希拉蕊與 McCain。

2009 年,一則蘋果的 iPhone 廣告,把我驚呆了,這廣告不提規格、不提待機,只說 There is an app for everything。換言之,蘋果預言了在 Mobile Internet 的世界,硬體只是 Commodity,而軟體與網路的商業模式才是真正有價值的東西。我想,台灣糟糕了,因為我們缺乏區域級、國際級的網路公司。

於是,2010 年,我放棄綠卡,帶著一家大小從紐約搬回來,就為了一件事,推動 Internet 在台灣的發展,讓台灣成為網路強國。

我與夥伴們創辦了專門幫助網路創業者的 AppWorks,透過加速器與創投兩個主要服務,在過去 6 年幫助了 250 多個 Internet 創業團隊,時至今日,他們加總的年產值已經達到 106 億,雇用的員工人數也已超過 3,000 人。

所以,雖然我覺得自己在業界的歷練,還不夠格擔任理事長的工作,但我搬回來台灣的目的,的確跟 TiEA 理事長的 Job Description 很像,因此,硬著頭皮我今天接下了這個任務。

展望未來三年,有三件最關鍵的事情我想我們必須一起推動。

第一,我們要讓蔡總統當選人,以及他的團隊,認知到台灣必須成為網路強國,否則沒有未來,我們要說服他們把網路列為台灣的國家最高戰略性行業,並且在立法與執政上,方方面面的偏袒網路業的發展。

第二,我們要推動 Internet 人才教育的深耕,讓國立大學的資工、資管系學生人數,在三年內增加至少五倍,讓高中、國中、國小,都把程式語言列為跟英文、數學一樣重要的核心科目。

第三,我們要加大力度幫助台灣的網路公司往東南亞發展,讓我們有機會抓住這個未來將有 10 億人口的巨大市場,打造許多區域級、世界級的網路公司。

這三件都是會幫助到台灣多數網路行業、乃至於所有行業公司的事情,但也都是很難的任務,它勢必需要一個很大的 Team Effort,所以我要邀請大家一起來幫忙,也要邀請詹先生、立峰與雄獅的王董事長,這三位很有社會影響力的先進,繼續在協會裡擔任榮譽理事長,與榮譽副理事長的工作。

只要我們一起努力,我相信一定能夠讓台灣的 Internet 再次找回當年的光榮,重新與國際並駕齊驅,成為翻轉台灣新引擎。再次感謝大家雇用我來擔任這個工作,我愛 Internet、我愛台灣,我願為這塊土地的未來,奉獻我所有心力。

祝福大家,謝謝大家。

以上,希望這個演講全文,有幫助你更了解我們對台灣 Internet 發展的想法。也希望你能更關心、甚至參與這場運動。只要能有夠多人一起推動,我們相信,台灣的經濟終究可以換上新引擎,徹底翻轉邊緣化命運。

一起加油!

  • 加油!加油!加油!

  • Matt

    「讓國立大學的資工、資管系學生人數,在三年內增加至少五倍」?

    5% 是比較實際的目標吧?

  • yo y

    很可惜, 找不到影音檔案, 不太符合網路的特性吧?

  • Nelson Chu

    理工人才短期內不可能倍增與強化 何況對岸與印度強的人很多 多元化教育型態 是台灣人原本的強項 軟體腦袋帶領那些會程式語言的硬體民族 發揚光大才是 應該大聲疾呼 放棄小確幸 走出舒適圈 揚棄不和時宜的政令

  • 曾耀仟

    一起加油!

  • Go Taiwan!

  • 多元、跨領域的能力的確很重要,或許更重要,但擁有好的軟體觀念恐怕是未來人才的必備基礎,就像擁有好的數學核心觀念一樣

    更多論述請參考先前的文章: http://mrjamie.cc/2013/10/17/programming-generation/

  • Yahoo 當天有直播,但似乎沒有上傳可重播的影音,我來問問他們

  • 根據 104 的資料,3 年前,一個資工系畢業生有 2 個工作可以選擇,現在,一個資工系畢業生有 4 個工作可以選擇。假設再不面對這個結構性供需失調,3 年後,他們很有可能會有 6-8 個工作可以選擇。所以增加 5 倍是從市場的需要看的。另一方面,如果因為工程師的供給不足,扼殺了台灣網路業的發展,導致產業升級失敗,那是更糟糕的結果。

    更多論述請參考前文:
    http://mrjamie.cc/2015/05/20/cs-crunch/
    http://mrjamie.cc/2015/08/04/engineering-culture/

  • 翻轉台灣需要每個人的努力,大家都要加油!

  • yo y

    Thank you!

  • bonbon2

    恭喜林理事長(?!),希望在你的任內能擴大你的影響力,讓台灣人都能更重視數位內容產業的發展。只是我對第二點的教育深化的觀點有點疑慮。我的疑慮來自於台灣人對從小培養的迷信,跟對考試制度的迷思,是否能真正的培養出數位時代所需要的。簡言之,我疑慮的地方在於,不管我們需要培養孩子什麼樣的能力,一旦到了要把孩子送進國家教育體制內,我們的教育主管單位與老師,跟社會中的家長們,就會把事情簡化並且集中成分數至上的考試教育。有程式撰寫能力,不代表有看到市場需求的觀察力。有看到市場需求的觀察力,也不一定代表有創造市場需求的創新力。而做最後一點,其實才是對人類而言科技最強大也最恐怖之處。

    有時候我覺得台灣人應該把事情倒過來想,有程式修養的確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因為很重要所以重複三次),但是我怕台灣人最後又回到只想用考試測驗會不會coding,但是其他的素養卻放學生自生自滅的老問題… 這幾乎是台灣人共同的且熟悉的成長記憶了… 與其從小教育孩子要懂得編程,懂得操作硬體介面,不如先教孩子們,如何好好生活,再利用科技的力量替自己打造生活。

    孩子其實很聰明,但是我們從來不相信孩子應該要好好當個人,長大後才能替他人創造更幸福豐富的生活,而這其實才是科技最終的目的。我喜歡要教育孩子讓他們有程式修養的點子,但是不喜歡他們得到只有程式修養的教育。

©2017 MR JAMIE.
網站由 Allen Hsu 設計 | Logo 動畫由 Wen Chen 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