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本網誌: Facebook, Google+, 電子報, RSS

品味 / 大師兄回來了,Pebble 推出 Pebble Time,兩天刷新自己的募資記錄

February 27th, 2015 | 切換為細明體 | 切換為正黑體

Pebble Time

歡迎來到每週五的「品味」專欄,在這裡,我分享我看到的種種美好。

新年快樂!

還記得三年前在 Kickstarter 上寫下 1,026 萬美金最高募資紀錄,直到去年中才被 Coolest Cooler 打破的 Pebble 嗎?在創辦人 Eric Migicovsky 的帶領下,他們回來了。這次在 Kickstarter 上發表新一代產品 Pebble Time,馬上獲得社群瘋狂支持,僅僅兩天,已然狂掃 1,062 萬美金,超越了昨天的自己,且很快應該會拉下 Coolest Cooler,重新回到衛冕者寶座。

接著請欣賞 Eric Migicovsky 親自介紹這支冠軍錶的影片:

Pebble Time – Awesome Smartwatch, No Compromises

從影片中可以看到,這支錶與上代 Pebble、Apple 的 Apple Watch,或是 Google 陣營的 Android Watches 最大的不同,是它選用了彩色電子紙 (E-Paper) 作為顯示器。這代表 Pebble Time 必須犧牲一些反應速度 (從影片看來似乎還好) 與色階 (E-Paper 目前應該只做到 4,096 色),但換回來的,是兩個非常重要的特色:永遠顯示的螢幕,與大幅度提昇的電池壽命。

這兩個功能,我認為,對於智慧錶來說,非常、非常的關鍵。我自己配戴 Moto 360 一個月,目前最大的抱怨就是要看時間時,必須要刻意的旋轉手臂,或是用右手去觸碰螢幕,才能夠達到目的。這設計與身為一只手錶的基本功能 ─ 永遠顯示時間,是背道而馳的,也經常造成困擾。另一方面,目前 Apple 與 Google 陣營的智慧錶,基本上都必須每天充電。有好幾次我都都因為忘記充電 Moto 360,而無法把它帶出門,出國時又多了一個充電器必須要裝箱,也是一個麻煩事。所以從這個角度看,Eric 選擇 E-Ink,我認為是相當有設計思考的。

另一個值得一提的特色,是 Pebble Time 的介面設計。承襲當年 Nokia、Blackberry 等非觸碰、小螢幕手機的介面思考,Pebble Time 採用的是按鈕式、Y 軸 (上下) 滾動的人機互動邏輯。但在那之上,Pebble Time 打破了一直以來用「類別」去分組功能的基本思維,而改用「時間」作為 Y 軸的座標。於是,往上捲動是查看過去的未接來電、未讀訊息,而往下則可以看到即將發生的行事曆。這樣的設計看起來非常合理,也相當令人耳目一新,但真的是否實用,得要到時候拿到錶時才能知道。

無論如何,Pebble Time 的這些設計,看來是正中了市場的胃口,因此一登場就開出誇張的紅盤。它將創下多高的眾募資新紀錄,29 天後我們就會知道。更重要的,我認為,Pebble Time 應該已經改寫智慧錶的設計者邏輯,12-18 個月後,我相信,我們將會看到一海票的 E-Ink 錶,被推到市場上。

___

想用你的設計思考能力,幫助 190 家 AppWorks Startups 更上一層樓嗎?AppWorks 正在禮聘一位 Design Specialist,歡迎你來加入。

更多生活中的美景,我收錄在 Instagram

創業 CEO / Peter Thiel 給的逆思考啟示

February 17th, 2015 | 切換為細明體 | 切換為正黑體

Different direction

在「創業 CEO」系列,我們討論創業者如何教會自己,成為偉大的 CEO,因為歷史上最偉大的科技公司,往往都是由這樣的人在領導

羊群心態形容人們如何受到同儕影響而感染某種行為、追隨流行或是購買商品。羊群心態的例子包含股票趨勢、穿著時尚、車子、音樂品味、迷信、宗教、裝潢等等 ── Wikipedia

很高興這兩天能與天下合作,把暢銷書《從 0 到 1》的作者,矽谷知名創業家、投資人 Peter Thiel 邀請到台灣來。在昨天演講後的 Q&A 中,天下雜誌出版總編吳韻儀,挑戰了 Peter 幾個他不常被問到的問題,像是如何選擇投資人、該擁有 Apple 或是 Google 的股票等等,從他的臨場反應中,讓我對 Thiel 式 Contrarian Thinking,又有了新的體悟。

羊群心態

首先,千萬年演化的結果,讓我們身上內建了強烈的羊群心態,因為絕大多數時候,從眾都是求生存、求低風險的最佳選擇 ─ 落單容易遭到掠食者攻擊,而萬一集體遭遇不幸,由於財富與幸福是相對的,大家一起變得不好等於大家都沒有不好。

溢價效應

但另一方面,如果羊群的結果是大家都一起變好,那也等於沒有變好。更有甚者,從眾可能讓一件事情的風險與報酬不成正比,舉例來說,這幾年不少參與當紅炸子雞 Groupon、Facebook 等 IPO 釋股的投資人,都在財務上蒙受了相當的損失。背後原因不是這些公司本質不好,而是它們的股價被投資人炒作得太高,超越了公司實際表現可以支撐的範圍。

囚犯困境

最最糟糕的是,從眾心態可能讓我們陷入所謂的囚犯困境,也就是當大家都選最低風險的路徑,最終造成群體的停滯不前。

真正的逆思考 = 洞察 + 巧勁

某種程度來說,我們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隨時都面對著羊群效應所產生的溢價以及囚犯困境。因此身為創業者,我們必須努力打破其中的幾個困境,來為自己與群體帶來全新的價值。當然,打破囚犯困境是艱難的,因此我們只能選擇其中少數區塊,用盡全部的力氣去衝破它。

所以另一方面,在多數的時候,我們會順從群體,追隨著企業與人生的常態去做某些事情。有些時候是這些常態並沒有產生過分的溢價與困境,因此沒有必要挑戰它們。另一些時候是要打破這些常態要耗費太多資源,我們暫時無法做到。

因此最糟糕的是,當我們決定要突破某個困境,但沒有意料到它背後所需要花費的資本 ─ 旅遊計畫 App 就是最好的例子,雖然它能為全體旅行者帶來莫大的好處,但突破資料的完整性與即時性所要耗費成本,遠遠大過多數新創團隊所能負擔。

又或是我們在另一方面選擇從眾,卻低估了它所代表的溢價成本 ─ 舉例來說,過去 10 年去中國拓展市場的台灣網路公司,全部都被那裡的政策、行銷、人才等溢價所淹沒。

所以,就像 Peter Thiel 說的,逆思考不是一味的逆向操作。優異的逆思考,應該要基於對人、事、物走向的洞察,然後在每個時間、地點,聰明的選擇要從眾,還是要逆向。在選擇逆向時,尤其要精挑有能力突破,且突破後有極大價值的囚犯困境上。

從這個角度去看創業與題目的選擇,一切又更清晰了許多,真是謝謝 Peter Thiel 給的啟發。

___

更多心法,都在我的新書 ─《創業》

創業 (Entrepreneurship) by 林之晨

 

(Photo via mrfb, CC License)

品味 / 踢不倒的機器巨犬 Spot,Boston Dynamics 最新釋出

February 13th, 2015 | 切換為細明體 | 切換為正黑體

Spot by Boston Dynamics

歡迎來到每週五的「品味」專欄,在這裡,我分享我看到的種種美好。

因為 DARPA 聲名大噪,最後被 Google 買下的先進機器人研發公司 Boston Dynamics,幾天前默默釋出了一支相當令人震驚的影片,主角是他們最新研發的 Spot,一支非常靈活的犬型機器人,請欣賞:

Introducing Spot

從影片中可以看到,Spot 不僅有相當敏捷的跑步速度,室內、室外皆可運行自如,還可以爬坡、下坡,甚至是上樓梯。而最了不起的,是 Spot 的平衡能力,被開發者狠狠踹了一腳後,不僅沒有跌倒,還可以自行平衡回來。

當然,現在 Spot 的許多動作,可以看得出是從真狗身上模仿而來的。但當科學家們完成師法自然數千年的演化結果後,我相信,將會開始進一步探索那之上,更多的可能性。也就是說,前所未見的超級機械物種,可能很快就會出現在我們眼前。

讓人不得不讚嘆,科技進步的速度。

___

寫給所有《創業》改變世界的你

創業 (Entrepreneurship) - 林之晨

©2015 MR JAMIE ─ 創業者需要的啟發,每日新鮮供應.
網站由 Allen Hsu 設計 | Logo 動畫由 Wen Chen 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