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本網誌: Facebook, Google+, 電子報, RSS

社群網戰 — 你一定要看的創業電影

November 8th, 2010 by Jamie

趁著周末,抽空去看了《社群網戰 (The Social Network)》這部電影。我是不知道一般人看了有什麼感覺,不過我相信所有的創業人應該都和我一樣,心中相當洶湧澎湃…

一點小歷史

我和 Facebook 的第一類接觸,是在 2004 年的秋天,也就是剛搬到紐約,開始在 NYU Stern 攻取 MBA 學位的那年。開學沒多久,收件夾出現了一封請加入 NYU Facebook 的邀請函,心中懷著「啊!這就是美國人的 PTT 吧!」一般的想法,便去註冊了帳號。

可惜進去之後才發現當時只有半歲大 “The Facebook” 在 NYU 還不是頂受歡迎,我的 MBA 同學幾乎沒有人在上面,搜尋 Stern 則盡是一堆大學部的小鬼頭。沒有人能加好友,一個社群服務就沒什麼好玩的,但又怕亂加小學妹被冠上研究所之狼之類的奇怪頭銜,於是這個帳號也就只能暫時這樣擱著。

有趣的是我 96 年進台大,剛好目睹 PTT 97 年開始的起飛過程,04 年進 Stern,也剛好趕上 Facebook 隔年秋天開學後,在全美大學橫掃千軍的景象。到了 06 年初我和幾個 MBA 同學組團隊準備要創業,MySpace 已經成為社交網路的代名詞,而 Facebook 則已經是全美學生必用的人際服務。

The Facebook 時代的 Facebook

由於「臉書」在亞洲興起又是那之後的 2-3 年以後的事情,我想大多朋友是沒看過 Faceook 在 2005 的樣貌。剛開始的 FB,並沒有所謂「新聞」的概念,當你登入的時候,看到的就是一堆常用的連結、新訊息和被朋友戳 (Poke) 的通知。唯一能做的事情,也就是更新自己的「個人檔案」,然後一個個去查看朋友的檔案,傳訊息給他們,如此而已。

不久之後,Facebook 加入了「塗鴉牆」(The Wall) 這個功能,讓大家可以去朋友的個人檔案上留言,也加了社團 (Groups)、活動 (Parties/Events) 等區域。但到這個時候的 FB,都還可以說是 Myspace、Friendster 的追隨者,塗鴉牆說穿了也只不過是大家都有的留言板的另一個名字,而社團和活動更不是什麼新東西。

所以雖然說 Facebook 在這一年在校園裡多有斬獲,但是擁有幾千萬會員的 Myspace 才是 2005 時大家公認的社群王者。每天打開電視、廣播,就聽到明星都在談他們有多少個 Myspace friends。而當新聞集團 (News Corp) 七月時以美金 5,800 萬的天價購入 Myspace,更讓網路圈的人覺得社群這個遊戲已經結束。

革命性的 News Feed

但是正當 Myspace 被併入官僚體系,急著獲利,導致創新速度大幅減緩的同時,沙克博與他的團隊並沒有放慢一絲進步的速度,不斷的嘗試著各種新的角度。歷史的轉捩點則發生在 2006 年 9 月 5 日這天,Facebook 推出了革命性的「社群動態 (News Feed)」功能。

這東西一開始遭到 FB 使用者群起反抗,但沙克博並沒有退讓,連發 聲明安撫,最後這個功能在他的堅持下留了下來。事後證明沙克博是對的,一個集合了所有朋友動態的首頁,的確是使用者想要的東西。而那之後的事,就像大家說的一樣,都是歷史了。那個月底,Facebook 開放給所有人加入,隔年 5 月,Facebook 平台正式推出,然後這支酷斯拉就這麼一飛衝天,一去不回頭了。

所以… 社群網戰?

講了那麼多,只是想要交代一下電影沒演到的時空背景。還沒去看的人,應該幫助你們可以更進入狀況。看過的人,就當作這是幕後花絮。無論如何,這是一個創業人不能錯過的片子,導演大衛‧芬奇 (David Fincher — 他也是 Seven 和 Fight Club 的導演) 把創業過程的那種壓力、不確定性,都呈現了出來。我寧可他花少一點篇幅在那些訴訟上,不過這總歸是一部商業片,不能盡是一些觀眾看不懂的科技世界,對吧?

最後,讓我們用科技界的狂人、之前 Napster 的創辦人、Facebook 早期的總經理西恩‧帕克 (Sean Parker) 在電影裡面的一段話,作為結語:

…Napster 沒有失敗,它雖然沒有賺到錢,但他徹底改變了整個音樂產業的生態,讓全世界人的生活從此變得不一樣…

當然創業最棒的結果,是能夠同時為自己帶來許多財富。但假使沒有,無論如何我們要試著影響這個世界、改變這個世界,因為那才是一輩子都可以驕傲的事蹟,與大家共勉之。

(Pic via ari@flickr under CC license)

©2020 MR JAMIE.
網站由 Allen Hsu 設計 | Logo 動畫由 Wen Chen 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