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Stan Shih’

22K 根本是個偽議題

January 15th, 2013

Fuck You Pay Me

再這樣下去,連十五K都到不了 —邰中和

22K 困境,我管定了 —施振榮

近來由於兩位宏碁共同創辦人前後的發言,22K 又成了一個議題。問題是,這件事情從頭到尾根本不該是個議題。

先讓我講個故事。我從小住在永康商圈,十幾年前,巷子裡的三角窗開了一家冰店。前面幾年,生意都冷冷清清,點了一碗紅豆冰,50 元,小鬍子老闆還拿著吉他坐在旁邊唱歌給我們聽。無奈生意就是不好,老闆跟我們抱怨說再這樣下去店要收起來了。

某年夏天,當我再去店裡正要點紅豆冰時,老闆說他新開發了一種新鮮芒果冰,很好吃,叫我點點看,一碗只要 60 元。我試吃了,哇,驚為天人,從此之後這碗芒果冰就成了我帶大學同學、朋友在永康街征戰美食固定的完美大結局。

冰館綜合冰

隔年,芒果冰變成了 70 元,再隔年,80 元,100 元,120 元,160 元,之後還要排隊半個小時才能吃到。小鬍子老闆越來越少出現在店裡,而接下來的事情,就是大家熟知的歷史了。

沒錯,這就是永康街冰館的創業故事。

這件事情跟 22K 有什麼關係?有很大的關係。

很明顯的,顧客要吃的是芒果冰,即使一碗賣 160 元,大家還是排隊搶著買。如果你只是紅豆冰,那就算一碗只要 50 元,會跟你買的人還是很少。

紅豆冰就是紅豆冰,無論如何它就不是芒果冰,如果你想要賣 160 元,那就得想辦法變成芒果冰。政府當然可以統一規定全台灣紅豆冰一碗至少都要賣 100 元,但那沒有幫助,因為人們可以非常簡單的忽略你的紅豆冰,走到下一攤去吃芒果冰 — 況且當紅豆冰都要 100 塊,那只會讓芒果冰的 160 看起來特別划算。

所以 22K 為什麼是「偽議題」?因為當你跟著大家一起吵 22K,那就代表你承認自己只是一碗跟大夥一樣的紅豆冰,你不知道怎麼變成芒果冰,所以只好盲目的跟著群眾喊:「要求政府拉高紅豆冰統一售價!」問題是,就像上面的例子一樣,就算你們成功的拉高了紅豆冰的公定價,那並不會讓紅豆冰更有價值,相反的,那只會讓芒果冰看起來更便宜,銷路更好。

所以重點根本不是紅豆冰一碗該賣多少錢,重點是怎麼把我們的年輕人訓練成「芒果冰」、「草莓冰」、「珍珠奶茶冰」,這些企業亟需的人才,那他們的薪水自然就不會只是 22K。

問題是政府根本不知道企業需要什麼人才,大學也不知道企業需要什麼人才,我們過去十年的教改,越改只把學生帶離現實世界越遠。

事實上,appWorks 投資的網路公司,每一家都在缺軟體工程師、使用者體驗設計師、網路行銷、社群行銷專家、電子商務專家。就我所知,他們願意付 30K、50K、80K、甚至 100K 給有能力 (且價值觀相近) 的人,但即使是這樣,在現今的人才市場,他們都無法找到足夠的戰力來加入他們。

這就是問題的所在,重點根本不是紅豆冰一碗該賣多少錢,重點是為什麼當企業需要的是芒果冰,政府卻把我們的年輕人都訓練成了紅豆冰,然後又要模糊焦點的一直去吵紅豆冰的公定價應該是 22K 還是 25K。

在不久以前的社會,紅豆冰一碗是不要錢的,如果你想當壽司師父,那就去一家壽司店當學徒,店裡會供你吃住,但幾乎沒有薪水。你知道現在的重點根本不是薪水,因為你是來學習的,學習怎麼從一碗紅豆冰變成超有價值的芒果冰,師父願意把他的畢生絕學教你,沒跟你收學費,還供你吃住,早就是大恩大德了。

所以重點根本不是 22K,重點是年輕人,既然你的政府、你的學校已經誤了你,你該用什麼方法,找到願意教你的師父,花 1 萬個小時跟他學習,最後變成炙手可熱,有超強戰力的人才。那時什麼 22K,花 100K 也不一定請得動你。

當眾人皆醉,記得,獨醒的人就有福了。

___

一天中的種種觀察,我常分享在 Facebook,歡迎收聽

___

後記

這篇文章在 2013 年 1 月 15 日貼出後,吸引來了極大的分享與討論。如果你也因此第一次來到我的網誌,我在這裡歡迎你的到來,也想跟你說明一下我的一些理念,以及為什麼在這裡會有這樣一篇文章。

就像我在關於本網誌中說的一樣,我發表內容的用意在於激發讀者思考,而非爭論什麼是「對」或是「錯」。我深深的相信這世上沒有絕對的善或是惡,每個作用力的另一面必有反作用力,因此每個人必須形成自己的主觀意識,必須相信自己相信的事物。當然我們會試著影響別人,試著創造改變,但誰又能說怎樣的改變是「好」或是「不好」?所以同樣是一篇文章,當然有人會認同它,也有人會持反對它,那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更重要的是,「你」相信的是什麼,關於人才市場、關於教育、關於經濟、社會、國家,關於自己的未來,「你」又有如何的想法。

因為唯有當你可以思考,然後試著創造屬於自己的未來,你才是一個真正自由的人,我是這麼的相信著,也一直用這樣的態度寫著每天的文章,過去是這樣,未來也仍舊會是這樣。

–Jamie, 1/28/2013

延伸閱讀:你有拒絕 22K 的權力

(Photo via leahstarbuck & yuko_m, CC License)

台灣真正需要的轉型:製造導向→市場導向

November 16th, 2011

Google 的執行董事長 Eric Schmidt 上周旋風來台,在《天下雜誌》的安排下給了一個半小時的演講,接著與施振榮先生進行了一場近 1 小時的對談。這場演講和會談的內容,是炒老梗還是炒新聞,Schmidt 這時候來台灣做這件事,到底是什麼目的,大家已經有很多討論,我也就不再贅述。

今天我更想討論的是昨天晚上 Jeremy Yuan 在 TechOrange 貼出的文章:施密特真的想說的是:台灣軟體轉型應該要更積極?

文章中,Jeremy 說到:

老實說,我很驚訝,面對施密特,台灣這裡的對談者會是施振榮。在發展硬體品牌上,施先生絕對擁有相當崇高的開創性地位,但是面對新的網路世界,他承認臉書或是 Google+其實更屬於他的孩子或孫子輩的產物。除了施先生之外,台灣沒有其他可以和施密特談網路發展的人嗎?

不談施先生當天的回應, 我其實懷疑更關鍵的問題是,台灣媒體沒有網路業的分析的能力。

沒錯,回來台灣一年半,我發現台灣最嚴重的問題,是產業、創投、媒體和社會的「數位落差」– 大多數人對網路業無法理解、無法分析、無法化為己用的程度,已經到了讓人擔心的程度。

不,網路不是科技的延伸

由於台灣在硬體的強勢,於是有一種氛圍,讓大家方便的把網路想像成這裡製造的科技產品的延伸,所以施振榮先生只要專心做電腦,至於 Facebook/Google+,留給他的兒子、孫子去用就可以了。但這種邏輯的謬誤,就像建設公司把新光三越視為是大樓的延伸,水泥公司把公路交通視為是高速公路的延伸一樣,從根本,就搞錯了產業的分別。

網路不是馬,它是一台車子

但網路究竟是什麼,它其實很難比喻。就像 Henry Ford 當初無法向只懂騎馬的消費者說明車子是什麼一樣,網路,對大多數人而言,是前所未見的東西。網路是媒體、也是通路,它是工廠、但也是市場,是生產者聚集的地方、卻也是消費者聚集的地方。它是溝通工具、卻也是交易工具。它讓你接受資訊,卻也讓你發布資訊。它讓你作銷售,卻也能做客服。它是什麼?是人類史上從來沒有發生過的東西,網路,它就是網路。

消費版塊的快速位移

更重要的是,網路開始普及的 16 年來,越來越多消費者不再「騎馬」了,他們越來越依賴「網路」這台車子,從新聞/資訊來源、溝通工具、購買行為、甚至是社交行為、個人品牌,通通一個個被搬上了網路。於是種種「馬產業」,一個個開始下滑。他們不是不想掙扎,但很可惜的,把馬做成「馬車」,一點幫助也沒有。

不懂市場

但更深究原因,我認為是幾十年來,台灣的產業 (甚至是包括媒體) 長久處在「產銷分工」的架構下。大家太習慣有外國客戶 (總編輯) 來跟我們說「消費者」要的是什麼,太習慣只要做到 spec 比別人好,價錢比別人平,產品就會賣的簡單邏輯。至於到底是哪些消費者在買我們的產品、買了之後做什麼用、用了多久、以後還會不會買、會不會跟他的朋友推薦,好像不干我們的事情一樣。

問題是,這些種種對消費市場、消費心理的理解、解構、重組、利用、優化,正是網路產業的核心,也是網路公司賴以生存,甚至是決定勝敗的關鍵。說穿了,網路業根本不是科技業,網路業是利用科技去探索消費者內心的渴望,再推出產品、服務去滿足這些渴望的消費產品行業。Twitter 就是最好的例子,從純粹的角度,它一點也不「創新」,一點「技術門檻」也沒有,但因為它滿足了消費者追蹤名人的渴望,因此得到了全球 2 億用戶的熱烈使用。

所以如果你用製造業的腦袋,整天只想著規格、產能、良率、成本、BOM 表,怎麼可能有辦法理解網路?我們可以聊再多軟體、聊再多 App 經濟圈,但直到大多數科技人、媒體朋友,能夠換一個「市場導向」的大腦前,這些對話大概也只是雞同鴨講罷了。

老話一句:別再悶著頭做產品了,在那之前,先好好去了解消費者想要的,到底是什麼吧!

(Image via sudhamshu, CC License)

©2019 MR JAMIE.
網站由 Allen Hsu 設計 | Logo 動畫由 Wen Chen 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