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Delta’

成熟,但別長大

August 21st, 2013

albert einstein's famous funny face

「無可救藥的樂觀」並不是每天早上醒來自我感覺「喔,我一定會成功。」而是永遠抱有正向的態度去面對挫折 ─ Steven Su, Co-founder of Fandora

2011 年初,兩個青澀的年輕人走進了 appWorks 的會議室,來參加第三屆 appWorks 育成計畫的最後一關面談。 外號 XP 的 Steven 與人稱 R 俊的 Adrian 當時都還是研究生,一個在成大物理所,一個剛要開始唸台大資工博士班。他們在成大學生會認識,一個是學生會長,一個是系聯會長,四年內一起辦過許多大大小小活動,共同推動校務改革,因而產生了革命情感。

已經拿到一個電通所碩士的 XP 技術能力很強,尤其喜歡研究 Hadoop 等 Big Data 平台,一看就是慢熟型的悶騷工程師,整個面談都在裝酷。主要負責講話的 R 俊除了物理之外還唸經濟,學生期間在建設公司打工歷練過,整個人充滿了海派與奔放。

原來 XP 已經拿到台積電的高薪 Offer,但是在 Adrian 的極力慫恿下,他決定放棄 Morris,趁年輕跟好搭檔一起追逐一次夢想。

由於涉世未深,來面談的時他們提的兩個 ideas 聽起來都相當天真。一個是「基於論文的社群網站」,原因是兩人在研究所都都讀了不少論文,寫了很多筆記,因此想讓所有研究生都把筆記拿出來交流,這樣大家都可以省些功夫。XP 還有另外一個點子是 Code Snippets 的 Github,讓工程師可以在上面分享一個個的 Class (可以想像為樂高積木),大家更容易的組裝出想要的軟體。

兩個點子或許都有些需求,但市場很有可能都不夠大 ── 研究生與工程師畢竟都是極少數人,但 XP 已經動手做出了兩個產品的雛形,Adrian 更是找了很多實驗室同學做市場調查。我們喜歡這兩個人的態度與執行力,最後正式邀請了他們加入 appWorks Class #3。

結果幾個月後第三屆 appWorks 育成計畫正式開學時,XP 與 Adrian 已經發現原來的題目太小,早就開始想新的 ideas。他們看到 Nefflix 在美國非常成功,XP 也有信心解決 Online Streaming 技術,就決定試著把它搬到台灣。Adrian 負責去跟八大影業談版權,XP 則開始試著把平台做出來。

不久之後,他們又發現這條路幾乎行不通。代理商根本不想跟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談授權,線上串流 HD 電影每部近 5 元美金的成本也幾乎不可能回收。這時 Demo Day 已經開始倒數計時,完全沒東西可講的兩人想破腦袋,最後兩個禮拜內勉強擠出了一個電影與商品評論服務 PKin交差。

pkin

2011 年底,他們從 appWorks 育成計畫畢業了,雖然還沒有找到偉大的 Idea,但他們還不想放棄,所以 XP 與 Adrian 決定繼續進駐在 appWorks 的 Coworking Space,跟所有一到三屆畢業後留下來的二十個 appWorks Startups 一起努力。

這中間他們又做了好幾個嘗試,包括社群行銷、抽獎網站、藝術品電商等等。在天真與務實的光譜上,他們漸漸從一個極端擺盪到了另一個極端,既然 Steve Jobs 說抄襲是成為偉大藝術家必經的道路,有一陣子他們看國外什麼網站紅,就立刻做一個類似的看看會發生什麼事情。

Fandora

2012 年中,他們效法 Pinterest 做出了給藝術家分享作品的 Fandora。這個網站帶他們認識了一群熱情的台灣插畫家,接著為了協助這些插畫家把創作商品化,他們又在今年四月推出了 Fandora Shop,把插畫作品變成了精美的 T-Shirts 與手機殼,放在上面供粉絲與消費者購買。

短短四個月時間,這個小商店達到了百萬台幣的月營業額,還引來了 BBC 等國際媒體的關注,兩年多來不懈的嘗試,總算被 XP & Adrian 試出了第一個商業模式。

Fandora Shop

當然 Fandora 最終是不是能長成一個偉大的商業模式,目前還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 XP 與 Adrian 在過去三年內,不斷的在真實市場中進行實驗,從中學習,快速累積了非常多關於網路、行銷、文創、商品與營運等等領域實際且有用的知識與技能,如果他們繼續以這樣的速度進步,這個團隊是有機會成就些什麼的。

回頭看看,跟當年的「基於論文的社群網站」或是「Code Snippets 的 Github」比起來,「給插畫家的社群網站」聽起來一點也沒有比較不天真。但就像 XP 在一場 appWorks 演講中分享的一樣,真正厲害的創業家是「無可救藥的樂觀」與「Step by Step 的務實」兼具的。

他們做事的方法或許成熟,但在心目中對於這世界的想像,卻從來不肯真正長大。

能在 appWorks 上班,每天跟這麼多幼稚又厲害的人一起工作,我認為,是一件相當幸福的事情。

Steven Su, Fandora

___

歡迎在 Facebook 追蹤我的創業相關分享

(Photo via foglobe賽拉維的秋天)

創業的 Delta

April 9th, 2012

第四屆 appWorks 育成計畫」團隊們的畢業典禮,appWorks Demo Day #4 終於在上周五圓滿落幕。在現場爆滿的創投、貴賓的注目下,這次有 24 個團隊輪番上陣展現了他們過去半年的創業成果。以當天的掌聲與笑聲來判斷,這場演出還算成功,不少創投朋友也跟我說他們過了一個愉快的下午 (錯過的人可以在 TechOrange 上找到錄影重播)。

接下來當然我們會開始看到一些心得、評論 (e.g. 賽維拉柯南fOx、、CherylTom’s IT、 Go! Sport),或許會說某些服務很有創意,或許會說某些東西還太簡陋,我覺得這些都是很好的討論,對於創業者來說,鼓勵與批評都是他們進步的動力。

不過我今天想提出的,是大家在看創業團隊的時候,看到的應該是他們的「Delta」,而不是現在的樣子。所謂的「Delta」,就是他們進步的速度和幅度。根據定義,新創團隊比起成熟的公司,當然是比較遜的。所以當你拿成熟公司的標準去衡量他們,當然有挑不完的毛病。問題是成熟公司未來的成長往往有限,但多數新創團隊卻是以驚人的速度在進步。

那個情況大概是長這個樣子。在左邊起點的時候,當你看到一個 Startup,由上往下看,會覺得他們看起來很遜,完全不值得一顧。但如果你持續的觀察他們,你會發現他們進步的非常快,比你自己還快很多。這時候如果成熟公司不能趕快做些什麼,重新找回成長的動力,那在未來的某一天,就會被新創公司超越,而且一去不回頭。從早期 Google 取代 Alta Vista、後來的 Facebook 超越 Myspace,一直到近期的 iPhone 打敗 Nokia,都是一樣的例子。

所以在你看新創公司的時候,要避免和成熟公司犯一樣的過錯,那就是用他們的現況去評判他們。相反的,你應該要看的是這些人的 Delta,他們進步的速度。而如果你是新創團隊,也不必在意你現在與大公司比相形失色。你應該要專注追求你的 Delta,只要你不斷的進步,就有機會某一天能超越領先者。

以上,與大家共勉之。

第五屆 appWorks 育成計畫正在接受申請

(Photo via sbh, CC License)

©2020 MR JAMIE.
網站由 Allen Hsu 設計 | Logo 動畫由 Wen Chen 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