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Success’

流言終結者 #14 –「只要把這個做出來,我就成功了…」

June 7th, 2012

初創業者最常犯的錯誤,就是以為這世上的每個人都想要他正在弄的產品,好像人山人海已經擠在外面排隊等待,只要他把這個產品蓋好,大門推開,就可以看客人開始瘋狂湧入,白花花的鈔票從天上大把大把灑下來。

問題是,99.99% 的創業故事,根本不是這麼回事。

其實這些所謂「成功」的創業團隊,成功的通常都不是他們第一個產品。大家最喜歡講「Angry Birds」有多麼受歡迎,在全球超越了 10 億次下載。但很少人願意去了解的是,Angry Birds 早已是 Rovio 的第六十幾款產品。在那之前,Rovio 已經創業 6 年,在寒冷的北歐度過了數千個無人問津的日子。

前陣子很紅,超過 3,500 萬人在玩的「Draw Something」,又是另一個例子。這個 App 其實是 OMGPOP 的第三十多款遊戲,在那之前,OMGPOP 也早已存在了 6 年。事實上,他們自己也承認,在 Draw Something 「爆紅」之前,OMGPOP 就只差這麼一點點,便要關門大吉收工回家。當然現在他們成功的以 2 億美金的天價賣給 Zynga,大家也方便的忘記了他們是多麼痛苦掙扎了 6 年,才有今天的成果。

在二月突破單月 1 億人次到訪,被認為有可能挑戰 Facebook 霸權地位的當紅「興趣社群」Pinterest,也是一個好例子。他們從去年底開始竄起,短短幾個月內衝上全球 50 大網站的排行榜地位,讓創投都搶著「給錢他們」。但當大家津津樂道這個「爆紅」故事的同時,其實很少人注意到 Pinterest 團隊早從 2009 年就開始創業,Pinterest 網站剛上線的前 9 個月,會員人數連 1 萬個都突破不了。為了突破困境,創辦人 Ben Silbermann 只能每天寫信給這些使用者,約他們喝咖啡,看看網站到底哪裡有問題。

像這樣的故事我還可以舉出好幾打,因為每個成功的網路公司,背後都有這段不為人知的過去。當然這個時間有長有短,對有些人是一、二年,對有些人則長達六年、八年,但你幾乎找不出有任何新創團隊,在產品推出的第一天,就出現瘋狂搶購的情況。

歸咎原因,其實「市場」並沒有那麼容易。每天醒來,早已有太多的媒體、產品、訊息在等著競爭消費者的注意力和荷包,要一個新產品在上市的第一天就能夠在激烈競爭的市場中出線,那當然是一個不切實際期望。

「可是這個東西市場上沒有啊!」第一次創業的人會說。

其實沒人做的東西往往不是因為其他人沒想到,而是因為根本沒有人需要。創業者在腦中想像了一個完美的使用者,然後自以為全世界人都跟他有一樣的想法,需要這個不存在的東西。因此當他第一次把產品「完成」、推出市場之後,當然只會大失所望,因為除了來友情贊助的朋友之外,這世界上的人,並不需要這個東西。

但那並沒有關係,因為這是創業必經的磨練。從天上掉到凡間後,有一些團隊會適應不良,不久之後就放棄創業。但也有一些團隊,他們會把自己歸零,重新去學習所有在「市場」中的生存之道 — 如何設計一個符合人們需要的產品、如何聆聽使用者的回饋,篩選其中值得參考的意見來改善產品、如何透過搜尋引擎與社群媒體進行推廣、如何與記者朋友保持好關係、如何和通路建立起合作、如何簽下客戶、如何訂價等等等等數十、數百個創業者必須要會的事情。

這個過程當然少說要個兩、三年,接著如果他們還沒有餓死,這個團隊才會有機會開始慢慢找到一些成功。但這樣的成功是很踏實的,因為你完全知道你做對了什麼,做錯了什麼。

至於剩下那 0.01% 第一天就「爆紅」的,相信我,你不希望當他們,這些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上去的,而當「市場」離他們遠去時,他們也不會知道自己是怎麼下來的。

所以,各位第一次創業者,別急著成功,因為成功前的所有磨練,都是一個未來領袖必經的道路

——

除了網誌,我每天還會在 Facebook 分享許多有用資訊,歡迎追蹤

(本文編輯後刊登在 2012 年 5 月號《30 雜誌》)

我成功了嗎?

December 9th, 2011

昨天應《30雜誌》的邀請,到台北市中小企業輔導服務中心去演講 (他們似乎有不少創業貸款,大家可以參考)。之後的 Q&A,一位創業者提出來一個很有趣的問題。他說:「我剛剛創業,但是有一件事情非常困擾,那就是你要怎麼定義『成功』?為什麼我看不到未來的方向,也不知道哪一天我才會『成功』?」

這個問題我還蠻常被問到,但它其實根本是個「教育」的問題。從小到大,我們被教成二分法的動物 — 這個世界不是黑,就是白;考試不是標準答案,就是錯誤答案;所以創業不是成功,就是失敗。問題是,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創業成功」這種東西。如果你去問任何一個所謂「成功創業者」,他們並不會跟你說:「我覺得我成功了!」

因為創業者的人生,從早到晚都有處理不完的問題。你以為張忠謀、郭台銘先生等是在所謂的「勝利組」?抱歉!他們每天起床都還是要面對燕子不來、員工跳樓、良率不好、毛利太低和其他 200 個永遠數不完、也永遠解決不完的狀況。這就是創業者的生活,每天都在面對問題,找更好、更有效率的方法解決問題,找下一個突破點,找下一個商業模式。這是永無止盡的,「成功者」如王永慶先生,老人家戰鬥了一輩子,直到有一天身體不行退下陣來,隔了幾個星期就離我們而去了。

這,就是創業的人生。趕快「成功」,賺一大筆錢,然後早點退休?那頂多叫投機份子,不叫創業者!而且這種人也往往就是「失敗」的那一群,因為他們對創業存在錯誤的幻想。

既然如此,出來創業,你在找的根本不是「成功」,你在找的是「進步」。今天的我,能不能比昨天的更強。這個月的我,能不能比上個月的了解更多。這次 pivot 去的商業模式,能不能比上次的更獲得使用者的青睞。就這樣,當你每天每天都在進步,甚至進步的速度越來越快,那你已經在成功的偉大航道上面。剩下的,就是看你哪天能夠找到 Product-Market Fit,把公司帶到下一個階段罷了。還記得嗎?Amazon 創辦人 Jeff Bezos 說的,有些時候,它就是需要 5-10 年

所以我才說決心,最重要的是決心。別再找「成功」了,你找不到它的。從今天開始,讓我們專注在「進步」上面吧!

(Image via americanistadechiapas, CC License)

成功與失敗

July 21st, 2011

這兩天讀到 Cisco (思科) 全球大裁 1 萬人的新聞,心裡不勝唏噓。想當年,正當第一次達康熱潮時,Cisco、Sun、Oracle 和 EMC,被合稱為「新經濟四劍客」(Four Horsemen of New Economy),當人家在瘋蛋塔,他們剛好在賣烤箱,根本就是門穩賺不賠的生意,多麼風光。

可惜好景不常,當十二點鐘聲一響,派對正式結束,所有創投資金的魔法通通失效,達康公主們全都變回了醜小鴨。灰姑娘終究是買不起法拉力的,於是 Toyota 等級的替代品開始興起,Juniper、PC Server、MySQL、NetApp 成了新新經濟的劍客,而舊的劍客,從此開始迷失了方向,其中的 Sun 更是在前陣子宣布投降,賤價賣給 Oracle。

關於 Cisco 這場悲劇,RRW 今天寫了一篇很棒的分析。他們說:

Cisco 現在的困境,其實就是一個典型的「被自己成功害死」故事… 一直到 2007 年 3 月,Cisco 都還擁有 70-90% 的交換器市場,但是投資人想要看的是更多的成長…  所以 Cisco 開始用併購的方式,試圖跨進不熟悉的社交網路和消費相機領域 (Cisco 花了 32 億美元買 WebEx,又花了 6 億買了 Pure Digital)… 到了 2008,Cisco 在網路設備領域的市佔率開始下滑… 併購派對才終告結束…

這讓我想到了 Bill Gates 的那句,被郭台銘先生奉為圭臬的:

Success is a lousy teacher. (成功,是一個差勁的老師。)

當還沒有成功的時候,你很虛心,因為你只能向失敗學習,從中間不斷找尋出路。一旦有一天你開始找到成功,尤其當一切突然容易了起來,你會開始誤以為自己是萬能的,以為你的團隊所向無敵。漸漸的你發現錢可以買人才、買產品、買經驗、買市場,久而久之,你開始養成花錢解決問題的習慣。然後你變成了那個曾經被你自己打敗的大傢伙,你一直花錢,卻再也沒辦法找到下一個成功。

而這一切的關鍵,不是成功害的,而是因為你自己,你忘了虛心、忘了學習。很多創業者問我:「為什麼有人說要向失敗學習,有人說要向成功學習,又有人說成功是最差勁的老師?」答案其實就在這裡,如果你能虛心受教,它們都是很好的老師。一但你開始自大,那就是失敗的開端。

歡迎在 Google+ 上加入我們的討論

(Image via darcym, CC license)

©2021 MR JAMIE.
網站由 Allen Hsu 設計 | Logo 動畫由 Wen Chen 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