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014的文章

你創不出偉大的事業,因為…

April 30th, 2014

Kids

你活在自己的世界

你認為自己是對的,而別人都不了解。你忙著實現自己的夢想,卻不管你的夢想對這世界有什麼意義。你成天想著自己的問題,對別人的問題卻提不起任何興趣。

你以為技術可以征服一切

你做著偉大的平台夢,卻連「雞蛋問題」也沒想過。你以為衝大流量就可以賺錢,卻不清楚廣告主與代理商的真正需要。你衡量技術只看功能與優勢,卻沒考慮效能、實作、維護成本,以及技術的可靠度。

你太在意同儕的眼光

你忙著讓其他創業者覺得你很屌,卻忘了照顧真正客戶的感受。你三天兩頭檢查 Alexa 排名,卻不知道網站回購率到底是多少。你盲目地砸錢衝粉絲,只為了跟人家一樣達到六位數。

你自以為聰明過人

你自命不凡,以為什麼事情都能從零學起。你對領先者不屑一顧,認為他們的行為都很白痴。你錯估自己的資源劣勢,幻想可以以一敵百。你對市場缺乏尊敬,更對競爭的激烈程度沒有體認。

你根本失敗得不夠

你吹毛球疵又怕丟臉,所以嘗試的速度遠不如別人,無法從失敗中記取教訓,也沒辦法從意外中得到收穫。

你顧著當站在風口的豬

卻忘了在退潮前把泳褲穿好。

你不跟顧客聊天

你覺得跟顧客聊天很痛苦,不知道要聊什麼,也不知道該問什麼問題。你寧可把時間花在電腦前面,繼續幫網站加更多功能。

你不閱讀

你買了很多創業書堆在床頭,卻每晚都說明天再看。你成天逛正妹網站,卻沒讀幾則新聞評論。你忙得心煩就偷打電動,卻告訴自己休息是為了走更長的路。

你缺乏好奇心

你對這世界上種種事物發生的原因,經濟與產業的歷史,缺乏不斷深入了解的驅動力。甚至連使用者為什麼到你的網站,用了哪些功能、看了哪些頁面,你也沒有想過要真正掌握。

你無法面對現實

現實是,台灣每年有 10 萬家公司被創辦,最後能夠達到 IPO 門檻的只有 30 家。IPO 都只有 0.03% 的機率,更何況要成就偉大?

___

當然,如果你不是上述的創業者,歡迎加入 AppWorks Accelerator

(Inspired by Raymmar Tirado; Photo via tjt195, CC License)

發現的意外

April 29th, 2014

LDE

看事情的方法只有一種,直到別人教會我們用不同的眼光

― Pablo Picasso (畢卡索)

今天的節目開始之前,請先試著解決下面這個困境:

有一名腹部檢查出嚴重惡性腫瘤的病人,因為某些原因無法動刀,但如果不儘快把腫瘤移除,還是立刻會有生命危險。

科學家們剛剛研發出了一種全新的 Z 放射線治療法,腫瘤細胞只要被高功率的 Z 放射線照到,就會立刻被消滅。但不幸的是,任何健康的細胞接受到這樣功率的 Z 放射線,也會被消滅。如果改用低功率的 Z,健康的細胞不會受損,但也無法殺死腫瘤細胞。

如果你是負責治療這位病人的醫生,在不損及健康細胞的前提下,你會如何治療這位病人?要運用 Z 嗎?

的確是非常棘手的狀況,如果你想不出解答,別擔心,你跟絕大多數人一樣。這是一個密西根大學心理系教授 Mary Gick 與 Keith Holyoak 在 1980 年代所做的實驗,有 97% 的人都無法立刻想出答案。

現在請你再讀讀這則故事:

有一個歐洲國家把他們的首都建設置在領土的正中央,周圍有數條道路放射狀的往外連接到鄰國。一次大戰時,一位軸心國將軍奉命要拿下這個首都,但情報說其中半數的道路上埋了大量的地雷,將會摧毀絕大多數路過的士兵。但這個首都的碉堡相當堅固,要打下它,將軍帶領的部隊至少要有一半以上同時進攻才能戰勝。

聰明的將軍想出了一個辦法,他把部隊平均分配到所有放射線道路的起點,命令所有人一起出發,最後超過一半的士兵同時抵達了碉堡,順利攻下了這個首都。

當然這是一則虛構的故事,但當你讀完它後,應該已經想出了如何治療剛剛那位病人 ─ 根據 Gick 與 Holyoak 教授的實驗,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人可以做到。(註)

你剛剛經歷的這個過程,就是我們常說的「啟發」。後面的這則戰爭故事,看似與前面那個醫療問題完全沒有關連,但卻可以啟發你成功把病人醫治。當 Steve Jobs 說「Good artists copy, great artists steal」,他所謂的偷竊其實就是這個意思。

創業是在解決市場中真實存在的問題,但靈感往往需要從完全不相干的領域裡面得到。所以卡住的時候,你需要的不是花更多時間在上面,而是去生活的其他面向,以及別人的作品中找到 Inspiration。

啟發的確存在,但它必須要先看到你在嘗試

― Pablo Picasso

___

歡迎來 AppWorks Accelerator 與 24 支頂尖團隊一起創業,成為彼此最好的啟發

註:如果你還想不到,答案是從腹部的周圍,360 度同時用低功率 Z 放射線照射,讓放射線在腫瘤上集合,就可以在不損害健康細胞的前提下完成治療 ── 當然,這還是一個虛構的醫療情境

(Inspired by Forbes; Photo via ltdemartinet, CC License)

創業 CEO:讓創投幫你做大事

April 28th, 2014

Giant Chair

歡迎來到每週一刊出的「創業 CEO」系列,在這裡,我們討論創業者如何教會自己成為偉大的 CEO,因為歷史上最偉大的科技公司,往往是由這樣的人在領導

一家新創公司除了要做對很多小事,有時候還需要完成幾個像是併購、挖角、從桌面 Pivot 到行動等極關鍵的大事,才能不斷維持在領先群的地位。創業 CEO 當然都是聰明又有執行力的領導者,但是遇到這些之前從來沒碰過的大事,還是需要老手提供寶貴的經驗。這時公司董事會中如果有老練的創投、天使、相關產業 CEO 擔任的獨立董事,甚至是外來的資深經理人,就有機會適時提供 CEO 關鍵的協助。

關於一個好 VC 能夠幫創業 CEO 做什麼大事,Data Collective VC 合夥人 Mike Driscoll 昨天在 TechCrunch 上發表了一篇 Five Hard Things That Great VCs Do,相當值得參考,而以下則是我個人的觀察。

聚焦真正重要的策略

好不容易把重要的董事們聚在一起開會,如果浪費時間在營運細節的報告與回顧,那實在可惜。董事會的時間最該投資的地方,是協助 CEO 檢視並擬定好的中、長期策略。當然要協助 CEO 擬定策略,董事們必須要對公司的營運狀況有好的掌握。一個好方法是 CEO 可以把營運報告投影片提前寄出給董事們 (我的經驗是至少三天前),然後在正式會議時便可假設所有人都已詳細讀完報告,只需用 5-10 分鐘簡單回顧重點,接著剩下的大多數時間會議便可聚焦在更有價值的策略討論之上。

贏得 A 咖高階經理

創投每天的工作就是與創業者面談,因此對於高階人才的接觸與辨識,通常比創業者經驗豐富,在鎖定契合的經理人上,能夠給 CEO 很多幫助。另一方面,對於知名度較低的新創公司,有一家高知名度的創投幫你背書,也能讓高階經理人更有信心。最後,真正聰明的高階經理人都知道,當他與一家創投所投資的企業合作愉快,未來還會有更多的好機會自動送上門來。

介紹關鍵夥伴

同樣的道理,在打開關鍵客戶、供應商等合作夥伴的大門上,創投跨產業積累的人脈,往往也能適時派上用場。過去四年,我幾乎天天都要寄出幾封介紹信,幫 AppWorks 投資的 CEO 們串連適合的夥伴。這些年來最得意的作品,是協助 EZTABLE 贏得了包括西華在內的好幾個重要餐飲夥伴,也協助了 PubGame創業家兄弟CHOCOLABSFandora 等團隊引入了非常關鍵的策略性投資人。

併購

當新創公司發展到某個規模,如果想要加速團隊、市場的拓展,併購幾乎是有機成長以外唯一的方法。當然併購是一門很高的藝術,無論是目標找尋、結構設計、過程中的處理,以及併購後的整合等等,都需要很細膩的策劃與執行。身為創投,這是另一個我們常常比團隊更有機會參與的工作,也因此往往能提供極大的協助。

推薦專攻某業務的律師、會計師

就像工程師的術業有專攻一樣,律師、會計師,也各自有他們專精的領域。當公司需要增資、設計海外結構、簽重大合作契約、保護智慧財產、併購等等時候,都會需要找到對該領域最有經驗的律師、會計師來協助,而由於創投經常有跨投資組合與他們合作的經驗,這又是另一個我們能協助創業者的地方。

設計管理、營運體系

當然不是每個創投都有厚實的營運底子,但如果你的創投曾在相關產業當過執行長或高階經理人,則他的營運經驗將會對你的體系設計有莫大的幫助。在 AppWorks,我的合夥人 Nice (程九如) 是這方面的專家,他曾在 Yam 天空擔任營運長,帶領過上百人團隊,因此包括 EZTABLE 在內等多個我們投資的團隊,都是在他的協助下不斷去精鍊他們營運。

扮演魏徵的角色

創業者都有當局者迷的時候,尤其當大勢已經在改變,在原來軌道運行過久的團隊不一定能感覺到。好創投的觸角很廣,很有可能比創業者更早能感受到世界的改變,也由於身為董事的角色,更能夠直接的提醒 CEO,是時候面對殘酷的現實。

___

歡迎來 AppWorks Accelerator 讓我幫助你

(Photo via noeljenkins, CC License)

 

©2017 MR JAMIE.
網站由 Allen Hsu 設計 | Logo 動畫由 Wen Chen 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