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Acer’

22K 根本是個偽議題

January 15th, 2013

Fuck You Pay Me

再這樣下去,連十五K都到不了 —邰中和

22K 困境,我管定了 —施振榮

近來由於兩位宏碁共同創辦人前後的發言,22K 又成了一個議題。問題是,這件事情從頭到尾根本不該是個議題。

先讓我講個故事。我從小住在永康商圈,十幾年前,巷子裡的三角窗開了一家冰店。前面幾年,生意都冷冷清清,點了一碗紅豆冰,50 元,小鬍子老闆還拿著吉他坐在旁邊唱歌給我們聽。無奈生意就是不好,老闆跟我們抱怨說再這樣下去店要收起來了。

某年夏天,當我再去店裡正要點紅豆冰時,老闆說他新開發了一種新鮮芒果冰,很好吃,叫我點點看,一碗只要 60 元。我試吃了,哇,驚為天人,從此之後這碗芒果冰就成了我帶大學同學、朋友在永康街征戰美食固定的完美大結局。

冰館綜合冰

隔年,芒果冰變成了 70 元,再隔年,80 元,100 元,120 元,160 元,之後還要排隊半個小時才能吃到。小鬍子老闆越來越少出現在店裡,而接下來的事情,就是大家熟知的歷史了。

沒錯,這就是永康街冰館的創業故事。

這件事情跟 22K 有什麼關係?有很大的關係。

很明顯的,顧客要吃的是芒果冰,即使一碗賣 160 元,大家還是排隊搶著買。如果你只是紅豆冰,那就算一碗只要 50 元,會跟你買的人還是很少。

紅豆冰就是紅豆冰,無論如何它就不是芒果冰,如果你想要賣 160 元,那就得想辦法變成芒果冰。政府當然可以統一規定全台灣紅豆冰一碗至少都要賣 100 元,但那沒有幫助,因為人們可以非常簡單的忽略你的紅豆冰,走到下一攤去吃芒果冰 — 況且當紅豆冰都要 100 塊,那只會讓芒果冰的 160 看起來特別划算。

所以 22K 為什麼是「偽議題」?因為當你跟著大家一起吵 22K,那就代表你承認自己只是一碗跟大夥一樣的紅豆冰,你不知道怎麼變成芒果冰,所以只好盲目的跟著群眾喊:「要求政府拉高紅豆冰統一售價!」問題是,就像上面的例子一樣,就算你們成功的拉高了紅豆冰的公定價,那並不會讓紅豆冰更有價值,相反的,那只會讓芒果冰看起來更便宜,銷路更好。

所以重點根本不是紅豆冰一碗該賣多少錢,重點是怎麼把我們的年輕人訓練成「芒果冰」、「草莓冰」、「珍珠奶茶冰」,這些企業亟需的人才,那他們的薪水自然就不會只是 22K。

問題是政府根本不知道企業需要什麼人才,大學也不知道企業需要什麼人才,我們過去十年的教改,越改只把學生帶離現實世界越遠。

事實上,appWorks 投資的網路公司,每一家都在缺軟體工程師、使用者體驗設計師、網路行銷、社群行銷專家、電子商務專家。就我所知,他們願意付 30K、50K、80K、甚至 100K 給有能力 (且價值觀相近) 的人,但即使是這樣,在現今的人才市場,他們都無法找到足夠的戰力來加入他們。

這就是問題的所在,重點根本不是紅豆冰一碗該賣多少錢,重點是為什麼當企業需要的是芒果冰,政府卻把我們的年輕人都訓練成了紅豆冰,然後又要模糊焦點的一直去吵紅豆冰的公定價應該是 22K 還是 25K。

在不久以前的社會,紅豆冰一碗是不要錢的,如果你想當壽司師父,那就去一家壽司店當學徒,店裡會供你吃住,但幾乎沒有薪水。你知道現在的重點根本不是薪水,因為你是來學習的,學習怎麼從一碗紅豆冰變成超有價值的芒果冰,師父願意把他的畢生絕學教你,沒跟你收學費,還供你吃住,早就是大恩大德了。

所以重點根本不是 22K,重點是年輕人,既然你的政府、你的學校已經誤了你,你該用什麼方法,找到願意教你的師父,花 1 萬個小時跟他學習,最後變成炙手可熱,有超強戰力的人才。那時什麼 22K,花 100K 也不一定請得動你。

當眾人皆醉,記得,獨醒的人就有福了。

___

一天中的種種觀察,我常分享在 Facebook,歡迎收聽

___

後記

這篇文章在 2013 年 1 月 15 日貼出後,吸引來了極大的分享與討論。如果你也因此第一次來到我的網誌,我在這裡歡迎你的到來,也想跟你說明一下我的一些理念,以及為什麼在這裡會有這樣一篇文章。

就像我在關於本網誌中說的一樣,我發表內容的用意在於激發讀者思考,而非爭論什麼是「對」或是「錯」。我深深的相信這世上沒有絕對的善或是惡,每個作用力的另一面必有反作用力,因此每個人必須形成自己的主觀意識,必須相信自己相信的事物。當然我們會試著影響別人,試著創造改變,但誰又能說怎樣的改變是「好」或是「不好」?所以同樣是一篇文章,當然有人會認同它,也有人會持反對它,那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更重要的是,「你」相信的是什麼,關於人才市場、關於教育、關於經濟、社會、國家,關於自己的未來,「你」又有如何的想法。

因為唯有當你可以思考,然後試著創造屬於自己的未來,你才是一個真正自由的人,我是這麼的相信著,也一直用這樣的態度寫著每天的文章,過去是這樣,未來也仍舊會是這樣。

–Jamie, 1/28/2013

延伸閱讀:你有拒絕 22K 的權力

(Photo via leahstarbuck & yuko_m, CC License)

品味:品牌與知名度

December 28th, 2012

bruce lee in asus commercial

歡迎來到「品味」專欄,在這個每週一次的系列,我試著跟大家分享我所看到、聽到的種種美好。

好品牌常常都有很高的知名度,但是知名度高的並不一定就是好品牌。這點用藝人來舉例就非常清楚,林志玲是廠商爭相合作,公認的優質代言人,相對的,「憑什麼姐」雖然也有頗高的知名度,但卻不是每個廠商都適合合作的對象。

所以在經營一個品牌時,千萬別陷入了盲目追求知名度,卻偏離了品牌核心精神的迷思,甚或是廣告本身很多人觀賞,卻沒有做到傳達品牌精神的遺憾。近期有兩個值得探討的「本土」案例,拿出來與大家一起思考。

Say ASUS with Bruce Lee

自從一年前左右,ASUS 決定它的品牌唸法要從原本的 Ah-soose 改成 ey-SOO-se,然後就開始積極教育市場這個改變。這件事情在最近達到高峰,ASUS 動用了李小龍來製作病毒影片,上傳到 YouTube,並且再投放廣告進行宣傳。

這個影片在半個多月的時間內累積了 47 萬次的觀賞,不過觀察留言,大家看完之後的反應似乎不太妙,觀眾投票截至目前為止是 247 票喜歡,96 票討厭,約是也就是每 3.5 個人中有 1 個人不喜歡。

我自己的感想是影片中傳達的精神除了 Kuso (搞笑) 之外,與華碩堅持品質與創新的品牌精神似乎沒有太大的關聯性。另外,就像可口可樂行銷長說的一樣,在社群媒體時代,消費者才是品牌真正的主人,因此從出發點,我覺得堅持教育市場品牌的唸法就顯得多餘,消費者應該可以自己決定要怎麼唸你的品牌,只要他們能因此產生認同感,且這個唸法在談話中不會讓朋友產生壞的印象,我覺得身為品牌,你應該擁抱他們的選擇。

VoxFox with Megan Fox

第二支同樣有些爭議的影片來自雙 A 中的另一個 A — Acer。他們在 10 月的時候與好萊塢火辣女星 Megan Fox 合作拍攝了這個 VoxFox 系列影片,似乎想訴求 Megan 性感的外表下,背後也有一顆科學與關懷動物的心,而 Acer 的 Aspire Ultrabook 就是支持她的這個熱情的電腦。

影片的韻律與劇情還不錯,上線 2 個多月來也積累了 417 萬人次的欣賞。不過觀眾投票有點小小的不妙,2,317 vs. 618,每 5 個人中有一個討厭這支影片。觀察留言,許多是對著 Megan Fox 本人而來,而不是針對影片。這是選擇代言人的一個風險,如果這個明星本身的品牌就有爭議,那有時也會連代影響到委託代言的品牌。

但更重要的是,看完這支影片後,我對 Megan Fox 留下的印象,遠遠超過我對 Acer 留下的印象,我依稀記得她在使用一台筆記型電腦,但完全不記得那是一台什麼樣的 Notebook,當然更不可能知道 Megan 是鼓勵我去買 Acer 的 Aspire Ultrabook。

我覺得這點是這支影片設計的敗筆,當然事後 Acer 又做了平面廣告來補強,但其實照片中你仍舊很難看出來它是哪個品牌,可以是任何品牌的 Ultrabook,甚至是蘋果的 MacBook。更重要的是,我根本認不出來這是 Megan Fox 本人。

Acer Megan Fox

所以經營品牌與溝通品牌精神真的很難,每一個環節都必須要顧及。我們看到雙 A 都正在嘗試,雖然沒有完美,但我想還是該給予鼓勵,希望有朝一日,我們真的能夠做出幾個公認世界一流的好牌子。

___

一天中的美好風景,我都分享在 Instagram 上,歡迎收看

(Image via SayASUSChannel, yes-movie)

換顆腦袋

May 10th, 2012

最近出門去開會時,發現會議桌上人手一台 iPad,常常除了簡報的那位仁兄之外,幾乎很少人在用「筆記電腦」寫筆記。或許你會覺得這是天龍國或是科技圈特有的現象,但是事實上它並沒有這麼簡單。

翻開最近開始跑出來的 2012Q1 北美電腦銷售數字,在慘淡的 2011Q4 後,PC 產業在過去的這一季,總算開始稍稍回春,整體較一年前上升 1.0%。但接下來你再看清楚這個成長從哪裡來,你就會發現事情有點不妙。總共 16 萬台多賣的電腦中,有 8.1 萬台是來自 Apple,也就是 Mac 的成長。而更慘的是,扣掉 Mac,另外前四名的 PC 製造商,整體居然是下滑 2.0%。而且,你看到了嗎?就當 PC 市場停滯的同時,這些年的蠶食鯨吞下來,Mac 的市佔率終於第一次來到 2 位數了,可怕吧。

當然全球的情況沒有那麼悲觀,PC 全體上升了 2.3%,而且在聯想與華碩的帶頭之下,前五強也是上升的局面。不過我想北美市場應該是世界的領先指標,所以上面的戰況蔓延到下面,很有可能只是時間的問題,而這裡的時間,很有可能也只是 2-3 年。另外,從蘋果自己公布的數據來看,2012Q1 他們賣了 4 百萬台 Macs,較去年同期上升了 6.4%,也比整體 PC 市場來的好很多。

光從「電腦」的市場去看,雖然 Mac 在緩緩成長,PC 則是小小掙扎,不過情況好像也沒那麼糟。但其實那只是事實的一半,因為同樣在 2012Q1,Apple 除了賣出 400 萬台 Macs,他們還賣出了 1,180 萬台 iPads。沒錯,兩者加起來,足以讓 Apple 超越 HP,成為全球第一名的電腦製造商。這是有史以來的第一次,而且應該是一個死亡交叉。

所以,大家都在用 iPads,那不是只在科技圈才有的現象。平板電腦快速取代人們對 PC 的需求,那是在全世界都正在發生的事情,也就是所謂「後 PC 時代」的來臨。

「這干我什麼事?」你問。

干你很多事。以往,製造一台 PC,台灣的供應鏈可以賺到美金 30-50 元。現在,製造一台 iPad,台灣的供應鏈只能賺到美金 2 元。沒錯,我們 PC 製造業,我們整個社會賴以生存的經濟火車頭,已經開到了懸崖旁邊。當蘋果 2012Q1 獲利較去年成長兩倍的同時,Acer 卻要靠著變賣祖產才能轉虧為盈。這就是真實世界的情況。

歡迎來到後 PC 時代,親愛的台灣同胞,現在,請你開始換顆腦袋。

(Photo via wafer, CC License)

©2019 MR JAMIE.
網站由 Allen Hsu 設計 | Logo 動畫由 Wen Chen 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