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WeChat’

LINE 的問題,太早開始全面 Monetize

August 20th, 2015

LP_feature_img_02en_03a

LINE 在台灣有 1,700 萬用戶,是全球穿透率最高的國家。LINE 在台灣既做遊戲發行,又做貼圖廣告、貼圖商城,還涉足 C2C 商城,未來還要做電子錢包、第三方支付。

看起來 LINE 台灣就像當年的 Yahoo! Taiwan 一樣,擁有超強的入口效應、巨大的自然流量,不可一世,什麼事情都可以做。

但如果把鏡頭拉到世界的舞台,事情可能跟在台灣看到的很不一樣。

當 WhatsApp 成長至 8 億月活躍用戶、Facebook Messenger 旱地拔蔥至 7 億 MAU,當 WeChat 持續挺進至 6 億月活躍用戶,連美國第二名的 Kik Messenger 都宣布有 2.4 億用戶

WhatsApp MAU 成長圖 (via)
WhatsApp MAU Growth

Facebook Messenger MAU 成長圖 (via)
Facebook Messenger MAU Growth

WeChat MAU 成長圖 (via)
WeChat MAU Growth

回頭看 LINE 呢?目前的月活躍用戶是 2.11 億。過去一年,用戶的成長只有緩慢的 24%,過去一季,甚至只成長不到 3%,恐怕還不如底層智慧手機用戶的成長速度。

LINE MAU 成長圖 (via)
LINE MAU Growth

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認為,是它在台灣與日本,太快達到飽和,因此太快開始 Monetize、過度的 Monetize。

但這樣過度商業化、功能繁雜的社群產品,去到新興市場,對於第一次買智慧手機、第一次要選擇免費簡訊軟體的用戶而言,恐怕是太過厚重、太過難以理解的。

因此 LINE 的成長趨緩了,而相對維持簡單的 WhatsApp、FB Messenger 繼續的挺進。另一方面,在中國大量 Monetize 的 WeChat 則是聰明的把國際版大幅簡化 (相較於國內版),試圖減少在中國依照內部需求開發的複雜軟體,對它在國際市場取得用戶造成負面影響。

你或許會說,但是 LINE 比 WhatsApp 賺錢啊!

但你想想,有一天 WhatsApp 累積到 21.1 億用戶了,可以完全照抄 LINE 現在的有效變現策略,則它的獲利能力,將會是 LINE 的 10 倍。

更有甚者,如果到時候 WhatsApp 的網路效應變得超級強大,甚至會讓所有 LINE 的用戶,完全被它吸收過去,就像當年 Facebook 興起後,在台灣的 Wretch、東南亞的 Hi5、巴西的 Orkut 這些原本在本地擁有強大網路效應的社群平台,通通抵不過 FB 黑洞強大的引力一樣。

LINE 有沒有機會救贖?有的,出個 LINE Messenger,讓早期用戶使用,就像 Facebook 把 Messenger 獨立出來一樣。[1]

如果 LINE 不趕快做出改變,會發生什麼事?可以看看當年 MySpace 的案例

至於熱愛 LINE 的台灣用戶,如果害怕有天變成世界的孤兒,或許也可以考慮同時安裝 WhatsApp、FB Messenger、WeChat 等應用,買個保險。

___

歡迎在 Facebook 追蹤更多我的產業觀察

[1] 顯然 LINE 也得到了類似的結論,因此在 7 月底的時候向限定市場推出了超輕量化的 LINE Lite,而在本篇文章完成的前兩天則宣布將開放全球多數市場下載

創業 CEO:雄獅如何用 800 個 Line 群組帶動全球 2,600 位同仁生產力

January 6th, 2014

Line

在每週一次的「創業 CEO」系列,我們討論一個創業者如何教會自己成為一位偉大的 CEO,因為歷史上最偉大的創業公司,往往都是由這樣的人在領導

自從 Whatsapp 掀起了免費簡訊風潮後,類似的即時通訊軟體就成了每個智慧手機用戶必備的 Apps。而也就像簡訊普及後經常被運用在公事的連絡上一樣,這些新一代的即時通訊工具也漸漸開始被企業視為提昇內外溝通效率的重要利器。

最有名的例子就是最近剛剛掛牌上市,執國內旅遊界牛耳的雄獅集團。他們把全球共 2,600 名員工,根據每個人所屬的部門或是參與的專案分出近 800 個 Line、Whatsapp 與 WeChat 討論群組,藉這樣多軌、全方位的溝通情境來提升所有人的工作效率。這套系統運行一年多來,已經成長到每日 5,000 則訊息的規模。

我沒有親身體驗過這樣龐大的新型行動態溝通模式,不過根據董事長 Jason 王文傑、電子商務部主管 John 俞國興與負責新媒體的工頭堅在內的幾位雄獅友人描述,他們這套「數位總機」系統有幾個相當值得創業 CEO 學習的設計。

由上而下的群組管理

這類即時通訊軟體幾乎都沒有發起群組的權限設定,因此照理說任何同仁都可以自由設立。但一旦群組混亂,不僅管理不易,更容易造成參與者混淆、不知所措,最後反而損失整體生產力。因此雄獅的這套體系,群組的發起是由上而下的,並且為了有效管理,總共安排了 30 位幹部兼職負責設立、更新、追蹤以及淘汰不需要的群組。如此一來,要開哪些群組,哪些人應該參與,都有非常清楚的規劃,即使執行下去發現效果不如預期,也很容易就能夠修正。

Lion Travel Line Groups

(感謝雄獅提供 Line 群組使用範例)

混打式軟體使用

由於雄獅的同仁不少必須跟團在世界各地奔波,而每一個通訊軟體因為當地的國情、管制與網路連線狀況,都會有不同的表現。如果只規定大家使用一種軟體,則會造成某些同仁在特定時間地點無法順利與團隊溝通的狀況。因此,在雄獅的這套移動溝通體系裡面,他們並沒有限制只使用某一個平台,而會因為每個團隊與專案的需要,選用最適合的溝通軟體。他們未來甚至還規劃開發自己的即時通訊軟體,來滿足進一步整合其他企業資訊系統的需求。

領導者親身參與

據王董分享,在他的手機上,幾乎所有 800 個雄獅的即時通訊群組他都親身參與在裡面。雖然不會每一個都發言,但這個結構讓他可以很容易的感受到這家大企業的脈動,也更能體會第一線同仁每天經歷的挑戰,更可以利用零碎時間協助解決各專案的重大卡關問題。事實上,王董明文規定每一個群組的負責幹部必須要對群組內提出的問題與建議,適時的提出有效的回應。由於領導者這樣積極的參與,也促使了同仁的加入,並且在上面對自己的行為與言論負責,讓這些溝通群組的使用更專業,進而提昇了雄獅的業務執行品質與效率。

先嘗試、再不斷演化

雄獅的這個系統,並不是一開始就有完整的規劃。即使發展至今日的規模,一年多前也是從一個群組開始的。但在發展的過程中,你可以想像管理團隊經常會去檢視整個架構的設計,從成功與失敗中學習後,很快的再調整出越來越好的結構。因此未來這套系統也一定還會持續演進,其中包括先前提到的自家開發通訊軟體。當然,這些日子來雄獅已經從實際運用各種第三方系統中歸結出自身真實的需要,因此要成功的設計出一套好的自家平台,我想會是容易許多的工作。

當然雄獅是一個 2,600 人的體系,但即使是只有 8 人的 AppWorks 小團隊,我們經常使用的各式即時通訊群組也有近 10 個,更與我們投資的各家 Startups 建立了群組以方便即時服務。就像雄獅王董某次接受訪問時所說:「如果你不參與這項管理革命,你根本連競爭的門票都沒有。」行動即時通訊正在帶來管理情境的巨大改變,各位年輕 CEO 請務必好好善加運用。

___

歡迎訂閱我的每日創業精選 Flipboard 雜誌

感謝 John Yu 幫忙提供資料與 Review 草稿

(本文編輯後刊登於《30 雜誌》;Photo via japancrush)

全世界都不是笨蛋

November 1st, 2012

初創業者容易犯的一個毛病,就是覺得別人都太笨了,才會用那麼笨的方法做事情,明明我想出來的這套新東西就好很多,全世界應該立馬換用我的這個產品。

但往往,等到他好不容易把那個新東西做出來,才會發現全世界的人都不想買單。

為什麼?原因其實很容易解釋,因為全世界的人都不是笨蛋。商業是達爾文「物競天擇」的世界,公司是物種,市場是天,公司負責演化,而市場決定誰生存下來。所以現行普及的方案,必定是激烈競爭後,由「天」決定讓它留下來的。真正「笨」的產品與公司,老早就被市場淘汰,哪有可能成為一個繁盛的物種。

也就是說,當你覺得某個東西很笨的時候,它對於「天」,也就是市場來說,其實是聰明的恰到好處,也因此生存了下來。至於所有過度聰明,或是過度愚笨的相似物種,往往不是沒有被嘗試過,而是在競爭的過程中,被市場淘汰掉了。

也就是說,當你覺得「這樣做不是比較好嗎?」的時候,你的解決方案往往有某種不符合市場實際需求的地方,很有可能是營運成本太高導致終端售價遠高於市場的願付價格、很有可能是太難上手、也很有可能是大多數人根本沒有這樣的需求。

唯有一個例外的時候,就是當出現 Paradigm Shift 時。這個東西中文多翻成「典範轉移」,但我覺得翻成「環境劇變」還更容易解釋一點。如果市場是達爾文生態圈,那當物競天擇好不容易達到平衡時,什麼時候會產生新物種?沒錯,就是當環境出現劇變的時候。

突變者的唯一機會,就是當 Paradigm Shift 正在發生,但目前主宰的物種沒發現,或是來不及適應的時候。iPod 搭著音樂數位化的 Paradigm Shift 打敗了 Sony 的隨身聽,iPhone 則搭著多點觸碰與行動上網的 Paradigm Shifts 打敗了 Nokia 與 Blackberry。Facebook 搭著實名制、真實人際和社群遊戲的 Paradigm Shifts 打敗了 Myspace,而 WhatsApp, WeChat 與 Line 則搭著行動上網普及的 Paradigm Shift 取代了 MSN Messenger 的主宰地位

所以,要成功顛覆一個產業,你不但要深入了解這個產業原來運作的模式,還必須要知道有沒有正在發生的環境劇變,將會影響這個產業的運作邏輯,讓你這個突變者有機會乘虛而入,與原本的主宰競爭。相反的,當沒有 Paradigm Shift 發生時,如果你只是在某個功能上比原本的產品稍稍改進,那往往是無法打敗現今的主宰的。

當然,人為的除外,在大自然界,環境劇變發生的情況是很少有的,因此物種演化的速度也相當的緩慢。但在商業的世界,環境變遷的速度不但比自然界快許多,而且還有越來越加速的情況。Facebook Open Graph 平台、社群媒體、病毒行銷、行動上網、後 PC 裝置、3C 產品的上網化 (智慧電視、智慧相機) 等等,都是正在發生的巨大環境變遷,也是破壞創新者可以利用來突破在位者霸權的 Paradigm Shifts。

全世界都不是笨蛋,多一根尾巴的恐龍不是比較好的恐龍。找出正在撞地球的彗星有哪些,然後演化出更能適應劇變後環境的新物種,才是在創業世界生存真正的方法。

___

11/7 (三) 1:00PM 歡迎到「appWorks Demo Day #5」來看看所有參與第五屆 appWorks 育成計畫的團隊們,觀察到了哪些環境的變遷,又演化出了哪些更新、更強悍的物種。

(Photo via jdhancock, CC License)

©2020 MR JAMIE.
網站由 Allen Hsu 設計 | Logo 動畫由 Wen Chen 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