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本網誌: Facebook, Google+, 電子報, RSS

關於「新聞業未來」的五個謊言

April 13th, 2011 by Jamie

從開始寫這個網誌以來,「新聞業的未來」就是我們最常討論的話題之一。為什麼我這麼的關心這個議題?因為新聞業背後代表的是訊息、知識的傳遞,如果它能夠更有效率的存在,那人們也就能夠更有效率的取得訊息和知識,這對於一個社會的進步和轉型更知識密集的產業發展 (網路業就是其中一個),扮演著非常重要的關鍵角色。

目前為止,這個的未來到底在哪裡,大家還講不準。我認為它將和數位化、網路化、電子商務息息相關,但是也有許多人持不同的看法。但無論如何,有許多似是而非的理論,和新聞業的未來是沒關連的。Washington Post (華盛頓郵報) 上週刊登了一篇「Five myths about the future of journalism」的流言終結者文章,我認為非常值得大家參考。按照慣例,我鼓勵你去讀讀原文,下面是我用我的話去解釋:

老牌媒體正在失去觀眾

沒錯,2010 年開始,網路的確已經正式取代報紙,成為美國的讀者最主要的新聞來源。台灣雖然沒有類似的統計,但我猜相去不遠。但是說「傳統媒體」因此已經打輸這場戰爭的人,卻是大錯特錯。北美最大的 25 個新聞網站,只有 2 個不是傳統媒體經營。台灣名列 Top 100 的聯合新聞網、蘋果日報、中時電子報、NOWnews、自由電子報,也都是「老牌」。當然傳統品牌經營的數位媒體是有成本優勢還是劣勢,這是另一個話題。但是人們絕對是習慣的動物,當他們改變閱讀平台,第一個還是找他們最習慣的那些媒體品牌。

等到廣告預算都移到線上,媒體就會得救

2010 除了是數位閱讀取代紙本的一年,也是線上廣告超越印刷的一年,這點無論是北美還是台灣,都是一樣。但是線上媒體並沒有因此而獲得救贖,因為他們大多還是卡在 CPM (橫幅廣告) 模式,但是移到網路的廣告預算,卻往往會去尋找更有效率的 CPC、CPA 等模式。在北美,Google 的關鍵字廣告就吃掉了整體線上廣告的一半,在台灣,奇摩、Google、Facebook 等的 CPC 廣告加起來應該也有 1/3 以上。所以從舊媒體變身為一個新媒體,如果你沒辦法同時更新你的商業模式,那即使再多的廣告量移至線上, 你也只能眼巴巴的望著。

內容才是王道

「做出人們想要看的內容」是 20 世紀的媒體哲學,到了新時代,不好意思,它已經不適用。第一、內容不一定要是自家的;第二、它只是聚眾的管道。所以更重要的,你必須要去了解閱讀這些內容的人們 — 也就是你的社群,他們的行為、喜好、購買計畫,這樣你才有可能獲利。Google 就是最好的例子,它的內容都是別人家的,卻能夠從使用行為中挖掘消費者的購買慾望,適時提供相關廣告,因此才能夠這麼有效的獲利。如果說媒體的未來無法和電子商務脫離關係,那你唯有知道誰會想要買什麼,才有可能勝出。至於付費牆,事實證明它只會殺了你忠實的社群

全球報業都在下滑

事實上不然,過去五年,全球報紙的發行量是上揚 5% 的。當然台灣這邊的確是下滑大約 5-10%,日本也有 8%,但是一年 1-2% 的衰退其實也沒有大家想像中的那麼糟,2010 台灣報紙的整體廣告量甚至還是逆勢成長的趨勢 — 擺脫 08/09 的金融海嘯。不過如果你是一個傳統媒體,也不能因此就鬆懈,無論如何它還是一個面臨強烈挑戰的行業,趕快趁現在手頭比較鬆,投資未來,讓自己有機會成功的轉型,是絕對必要的。

你應該要專移注意力到小範圍地方新聞

過去 5 年,大家把「小範圍地方新聞」 (Hyperlocal News) 喻為媒體的未來,說因為科技的發達,我們終於可以實現各鄉鎮市都有自己媒體的烏托邦。理論上聽起來很合理,但實務上事情卻沒有這麼簡單 — 第一、超小地方的讀者自然也是超小眾;第二、製作超小地方新聞的成本並無法有效壓低。所以怎麼算這都是一盤賠錢生意,當然有很多人想到把工作外包給使用者,但是當每個人都已經被資訊爆炸埋沒時,過濾雜訊還是一個問題。所以或許有一天我們真的能擁有這個東西 (當人工智慧可以自己發掘、報新聞時),但是這個未來絕對不是最近。

以上,就是今天的五個新聞業流言終結者。而如果你創業的主題是數位媒體、社群媒體,那與其看這些鐵達尼號如何掙扎著轉彎,我會建議你多研究 Huffington Post 和 TechCrunch 是怎麼成功的。

PS. 下星期五 (4/22) 6:30pm,2011 #4 appWorks Startup Mixer 將在 BCDog Cafe 舉行,請圈起你的行事曆,Facebook 活動頁明天就公布。

(Image via 37244380@flickr under CC license)

  • 傳統的新聞媒體現在面臨最大的危機,並不是觀眾的流失,而是獲利的急速減少,市場很大比例的廣告都移到線上去了,巴菲特早在十幾年前就已經看到這是個不可避免的趨勢,他對於報紙的理解很深刻,因為他也有一個報業公司,再加上長期擔任華盛頓郵報的董事。

    若說廣告全都移到線上,傳統的新聞媒體就會得救,如果那些傳統的新聞媒體真的這麼認為的話,那很明顯的是媒體自己太傻太天真。線上的數位媒體慢慢成為媒體的主流之後,非傳統的媒體人也有能力與機會來參一腳分享廣告的大餅,如Google 以及 Facebook,他們更有機會且更有能力直接接觸人們(用戶)。我想媒體人還不至於這麼傻這麼天真。

    我想舉一個例子,是報紙自救的例子。

    在波蘭有一個建築師叫 Jacek Utko 改行當媒體人(其實是當美術總監),他運用了他自己的設計觀點重新定義了報紙。他剛接下工作時,也不曉得該怎麼辦才好,有一次他去了英國觀看太陽劇團的表演,他心想: “哇,那些傢伙把怪怪的、退流行的娛樂,變為最高水準的表演藝術。” 頓時,他內心有所啟發: “我也可以這麼做! “。後來,他用做”海報”的方式來重新定義報紙、重新設計報紙。結果,報紙銷售量大增,至少有2~3成的成長,有些國家的銷量甚至有100%的成長。

    以下是 Jacek Utko 于2009年2月在TED 的演講:
    http://www.ted.com/talks/lang/eng/jacek_utko_asks_can_design_save_the_newspaper.html

    我認為”好的內容”還是很重要,這是媒體所存在的價值,Huffington Post, TechCrunch 也都必須要有好的內容很會有人去看,雖然內容不一定自己做,我想華盛頓郵報這篇文的第三點迷思是想說:”根據人們的喜好,提供他們喜愛的內容(這也就是人們所認可的什麼才是”好的內容”,而不是媒體自己認為)才是王道”,Google 非常瞭解這一點,facebook 則非常理解人們分享的喜好。

    有”好的內容”之外,若能再加上”好的設計”,新聞業也未必就沒救。我想重點並不在於傳統的新聞媒體或數位媒體的問題,也不在於廣告是不是全都在線上的問題,媒體若能提供”好的內容”加上”好的設計”,即使將來廣告全部都移到線上,只要傳統新聞媒體能繼續提供”好的內容”加上”好的設計”,將這兩種要素投入在數位媒體上,不管是數位化、網路化、電子商務化。”有價值、有貢獻”自然會找到獲利模式,傳統新聞媒體的未來也未必就沒救。

  • 台灣這些新聞,媒體,雜誌工作者,其是他們都是在奉獻有意義的事,服務人群,如果讓他們生活難過,那真是不幸,網路搶了很多人的飯碗.

  • 最近聽到一個有趣的統計,每4年就有180萬張選票的變化,想想看接下來的年代有一群人願意花錢買遊戲,但從來不買報紙,也從來就很少點廣告……世代在變化,思想要跟著改變才行

  • 是的,問題是目前大多的媒體工作者,還停留在「射後不理」的工作方式

  • 希望如此,我還蠻怕太多小朋友為了報紙而沒吃早餐,那就太誇張了

  • 時代的改變是沒人擋得住的,我們只能提醒大家要看到、因應

  • 紹鈺 鄭

    在2012年下半年看這篇文章,可以明顯到網路閱讀的邁進啊!

  • 只是運氣好啦,我也常常猜錯啊! 😛

©2017 MR JAMIE.
網站由 Allen Hsu 設計 | Logo 動畫由 Wen Chen 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