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techcrunch’

TechCrunch 與「水晶球」

September 7th, 2011

TechCrunch 最近新聞鬧得很大,因為創辦人 Michael Arrington 成立了一支創投基金 CrunchFund,消息一宣布馬上惹來北美創投圈、傳統媒體圈、網誌圈一片韃伐,搞得滿城風雨。最讓大家不滿的是 Arrington 將擁有所謂「球員兼裁判」的超人能力,比大家早一步找到好公司、先投資,還甚至「有可能」會在新聞報導上偏袒他投資的公司。

其中最生氣的莫過是傳統媒體,紐約時報的 David Carr 甚至宣稱 Arrington 已經跨過了新聞媒體應該有的界線 — 這是很有趣的指控,因為 Arrington 的 CrunchFund 事實上還沒開始投資,所以 TechCrunch 也還沒有在報導上偏袒過 CrunchFund 的公司,所以 David Carr 的批評完全是基於他自己的假設。

不過更重要的是這讓 TechCrunch 的編輯 MG Siegler 忍不住跳出來寫了一篇非常棒的文章:It’s Not A Mirror, It’s A Crystal Ball.

傳統媒體的記者以為他們當他們在報導 TechCrunch 時,他們在看的是一面鏡子 — 意思是說他們以為 TechCrunch 的作業方式和自己的很接近,所以他們從本身的經驗出發,接著當然會產生巨大的誤解和憤怒。但事實上,當他們在看 TechCrunch 時,看到的應該是一顆水晶球,而不是一面鏡子。

這小段話,點出了新媒體和舊媒體,甚至是新創事業和傳統產業最大的不同。我記得有一次我帶著 TechOrange 去拜訪一位媒體先進時,他的評語真的就是:「這不過就是一個網誌,有什麼了不起?」事實上,了不起的地方可多了。首先,和 TC 一樣,TechOrange 並沒有一位「總編輯」會拒絕記者的稿件,或是擅自篡改標題、文章角度。也就是說,TO 和作者間的關係是平行的,而不是上對下的。

再來,TO 的作者通常是針對自己有興趣的題目寫作,不需要經過「總編輯」的認可。這讓 TO 的內容豐富多元,而且每個作者都樂在自己的工作之中。TO 創辦以來衍生出的各種新單元、新服務,都是從各個作者自己的發想而來的,並沒有一個人在主導一切。

TO 也沒有規定的上稿時間,所以一天從早到晚,甚至是周末,隨時都有新文章可以讀,這又跟傳統媒體一天只上一次新聞有很大的差異。最後,TO 非常注重社群,無論是讀者群或是作者群,他們定期聚會 (當然我覺得還可以更頻繁),互相交流心得、感情,這也是傳統媒體很難做到的。

所以,當你在傳統產業,你很容易的用自己的經驗、自己的模式去看一面鏡子,然後覺得這些小公司有什麼了不起的。但事實上,更多的時候,這些小公司可能更像水晶球,指引著產業未來的方向。你當然可以瞧不起他們的尺寸,但千萬別小看了他們背後代表的革命。

創業者,準備好要當水晶球了嗎?第四屆 appWorks 育成計畫,歡迎你的加入。

(image via joi, cc license)

這一切都是瞎貓碰上死耗子,真的!

May 27th, 2011

最近在讀「The PayPal Wars」這本講 PayPal 創辦過程的書 (裡面沒有大道理,但是有很多第一手的真實創業歷程,推薦),劇情峰迴路轉,事前這些人往往根本不知道自己的這個決定會帶他們到哪裡去,只能埋著頭去做,只有到了事後,他們才發現那是一個超級棒的決定,或者出現了意想不到的結果。

剛好前兩天看 Paul Graham (保羅‧葛蘭) 在 TechCrunch Disrupt NYC 上接受美國著名對談節目主持人 Charlie Rose (查理‧羅斯) 的專訪,問到他為什麼當初會想到「一次投資一批團隊」這樣的完全顛覆矽谷創投的超級模式,他說:

我們當初會一口氣投資一大批團隊的唯一原因,只是因為我們想要學會如何當一個天使投資人。所謂「集體創業育成」的這種新模式,根本只是個意外的發現。

真的,當你不斷的去讀這些創業「成功」的故事,你就會發現 99.9% 的重大決定,都是意外。而你當初花了很多時間去想的決策,事後證明根本一點也不重要。所以我昨天在「第二屆 appWorks 育成計畫」的結業式,有感而發的跟團隊們說:

你們每一個團隊都非常優秀,但是要知道大多時候成功並不是掌握在你們自己的手上。你只能不斷的嘗試,不斷的衝撞既有的遊戲規則,因為你不試試看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或許你會成功,或許你會受傷,一切只有試了才知道。

早上又讀到寫出 YouTube Instant 一夕成名的 Stanford 資工系學生 Feross Aboukhadijeh (佛羅斯‧阿布卡迪傑) 的這篇「None of Us Knows What We’re Doing」,也是在講同一件事情,他說:

成功常常就只是發生了,跟預知未來、計畫或是超人的能力一點關係也沒有… 我從來也沒想到那 190 行 Javascript 程式會從此改變了我的一生… 老實跟你說,我那天晚上只差那麼一點就跑去跟室友一起看電影了…

Feross 還提出了他從這中間學到的一些教訓:

  1. 沒有人知道自己在幹嘛 — 不要以為別人都比你厲害,真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人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會有什麼後果。
  2. 不用執著於「成功」創業家的話 — 成功的人往往是事後才幫自己的決定找藉口,誰願意承認自己當初也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呢?
  3. 你沒辦法預測什麼會成功 — 這是「精實創業」的最核心精神,你無法預測市場的喜好,也無法預測會發生什麼事,所以不用花太多時間試著去預測。
  4. 你可以創造命運 — 因為你放棄了預測,沒有了期望,你就變成了幸運的人。不斷的嘗試,然後享受使用者給你的任何回饋,從中間不斷的改進。從這個過程中,你就創造了自己的命運。小全來演講時,團隊們問他得《Red Herring》的秘訣是什麼,他說:「我們就只是報名了!」
  5. 不用跟其他人比較 — 把自己跟其他成功的人比較,如果他比你強,失去一點自信,加油趕上他就算了。如果發現他比你弱,天啊!那只能怨天尤人。何必呢?他人的成功跟你的成功沒有關係,這是一場一輩子的馬拉松,搞清楚方向,然後不斷的跑就是了!
  6. (附贈) 別再沉迷 PTT 了! — 一天要花 1-2 小時 (或是 10-20%) 的工作時間讀新聞,但是再多就會有嚴重的邊際效應遞減。別再沉迷跟鄉民打屁了,趕快把時間花在做出人們想要的產品上面吧!

以上,送給所有想要、正在創業的人,真的,就試吧!不試你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Image via oskay, CC license)

關於「新聞業未來」的五個謊言

April 13th, 2011

從開始寫這個網誌以來,「新聞業的未來」就是我們最常討論的話題之一。為什麼我這麼的關心這個議題?因為新聞業背後代表的是訊息、知識的傳遞,如果它能夠更有效率的存在,那人們也就能夠更有效率的取得訊息和知識,這對於一個社會的進步和轉型更知識密集的產業發展 (網路業就是其中一個),扮演著非常重要的關鍵角色。

目前為止,這個的未來到底在哪裡,大家還講不準。我認為它將和數位化、網路化、電子商務息息相關,但是也有許多人持不同的看法。但無論如何,有許多似是而非的理論,和新聞業的未來是沒關連的。Washington Post (華盛頓郵報) 上週刊登了一篇「Five myths about the future of journalism」的流言終結者文章,我認為非常值得大家參考。按照慣例,我鼓勵你去讀讀原文,下面是我用我的話去解釋:

老牌媒體正在失去觀眾

沒錯,2010 年開始,網路的確已經正式取代報紙,成為美國的讀者最主要的新聞來源。台灣雖然沒有類似的統計,但我猜相去不遠。但是說「傳統媒體」因此已經打輸這場戰爭的人,卻是大錯特錯。北美最大的 25 個新聞網站,只有 2 個不是傳統媒體經營。台灣名列 Top 100 的聯合新聞網、蘋果日報、中時電子報、NOWnews、自由電子報,也都是「老牌」。當然傳統品牌經營的數位媒體是有成本優勢還是劣勢,這是另一個話題。但是人們絕對是習慣的動物,當他們改變閱讀平台,第一個還是找他們最習慣的那些媒體品牌。

等到廣告預算都移到線上,媒體就會得救

2010 除了是數位閱讀取代紙本的一年,也是線上廣告超越印刷的一年,這點無論是北美還是台灣,都是一樣。但是線上媒體並沒有因此而獲得救贖,因為他們大多還是卡在 CPM (橫幅廣告) 模式,但是移到網路的廣告預算,卻往往會去尋找更有效率的 CPC、CPA 等模式。在北美,Google 的關鍵字廣告就吃掉了整體線上廣告的一半,在台灣,奇摩、Google、Facebook 等的 CPC 廣告加起來應該也有 1/3 以上。所以從舊媒體變身為一個新媒體,如果你沒辦法同時更新你的商業模式,那即使再多的廣告量移至線上, 你也只能眼巴巴的望著。

內容才是王道

「做出人們想要看的內容」是 20 世紀的媒體哲學,到了新時代,不好意思,它已經不適用。第一、內容不一定要是自家的;第二、它只是聚眾的管道。所以更重要的,你必須要去了解閱讀這些內容的人們 — 也就是你的社群,他們的行為、喜好、購買計畫,這樣你才有可能獲利。Google 就是最好的例子,它的內容都是別人家的,卻能夠從使用行為中挖掘消費者的購買慾望,適時提供相關廣告,因此才能夠這麼有效的獲利。如果說媒體的未來無法和電子商務脫離關係,那你唯有知道誰會想要買什麼,才有可能勝出。至於付費牆,事實證明它只會殺了你忠實的社群

全球報業都在下滑

事實上不然,過去五年,全球報紙的發行量是上揚 5% 的。當然台灣這邊的確是下滑大約 5-10%,日本也有 8%,但是一年 1-2% 的衰退其實也沒有大家想像中的那麼糟,2010 台灣報紙的整體廣告量甚至還是逆勢成長的趨勢 — 擺脫 08/09 的金融海嘯。不過如果你是一個傳統媒體,也不能因此就鬆懈,無論如何它還是一個面臨強烈挑戰的行業,趕快趁現在手頭比較鬆,投資未來,讓自己有機會成功的轉型,是絕對必要的。

你應該要專移注意力到小範圍地方新聞

過去 5 年,大家把「小範圍地方新聞」 (Hyperlocal News) 喻為媒體的未來,說因為科技的發達,我們終於可以實現各鄉鎮市都有自己媒體的烏托邦。理論上聽起來很合理,但實務上事情卻沒有這麼簡單 — 第一、超小地方的讀者自然也是超小眾;第二、製作超小地方新聞的成本並無法有效壓低。所以怎麼算這都是一盤賠錢生意,當然有很多人想到把工作外包給使用者,但是當每個人都已經被資訊爆炸埋沒時,過濾雜訊還是一個問題。所以或許有一天我們真的能擁有這個東西 (當人工智慧可以自己發掘、報新聞時),但是這個未來絕對不是最近。

以上,就是今天的五個新聞業流言終結者。而如果你創業的主題是數位媒體、社群媒體,那與其看這些鐵達尼號如何掙扎著轉彎,我會建議你多研究 Huffington Post 和 TechCrunch 是怎麼成功的。

PS. 下星期五 (4/22) 6:30pm,2011 #4 appWorks Startup Mixer 將在 BCDog Cafe 舉行,請圈起你的行事曆,Facebook 活動頁明天就公布。

(Image via 37244380@flickr under CC license)

©2020 MR JAMIE.
網站由 Allen Hsu 設計 | Logo 動畫由 Wen Chen 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