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app store’

蘋果與自由

March 16th, 2010

我一直很努力的想要愛上 Apple 的產品,從第一代 iPod Mini 開始,到現在的 Touch,我前前後後用過 5 台 iPod,家裡也有一支 Mrs. Jamie 用的 iPhone 3G。理論上越升級,隨著軟硬體的進步,我應該要越喜歡這些產品。但相反的,我卻越覺得 Apple 的設計理念和我漸行漸遠。

其實說穿了,這些不滿意,常常都只是一些小東西,例如:突然發現 iPod 從 Touch 開始沒辦法當隨身碟使用,或是 iPhone 沒辦法讓 MSN Messenger 常駐在背景。而且我通常對科技產品的容忍度是很高的 — 連問題一堆的 Android G1 我可以忍受他一年多,但是,我就是沒辦法忍受蘋果對產品功能設下的諸多限制,也說不上來原因。

直到今天我讀到提姆‧布雷 (Tim Bray,XML 發明人之一) 網誌上,關於他為何加入 Android 團隊的文章,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我是沒辦法忍受不自由!

布雷兄說:

The iPhone vision of the mobile Internet’s future omits controversy, sex, and freedom, but includes strict limits on who can know what and who can say what. It’s a sterile Disney-fied walled garden surrounded by sharp-toothed lawyers. The people who create the apps serve at the landlord’s pleasure and fear his anger.

I hate it.

I hate it even though the iPhone hardware and software are great, because freedom’s not just another word for anything, nor is it an optional ingredient…

The big thing about the Web isn’t the technology, it’s that it’s the first-ever platform without a vendor (credit for first pointing this out goes to Dave Winer). From that follows almost everything that matters, and it matters a lot now, to a huge number of people. It’s the only kind of platform I want to help build.

Apple apparently thinks you can have the benefits of the Internet while at the same time controlling what programs can be run and what parts of the stack can be accessed and what developers can say to each other.

I think they’re wrong and see this job as a chance to help prove it.

翻成中文,大概是這個意思:

iPhone 版的“未來行動通訊”,排除了爭論、情色和自由,但加入了諸多對於知的權力和言論自由的限制。他是一個像迪士尼樂園一樣的世界 — 先消毒殺菌然後與世隔絕,最後再派一群尖牙厲嘴的律師當保鑣。開發應用的人變成像佃農一樣,要隨著地主的心情起舞,深怕惹他生氣。

我厭惡這樣的狀況。

雖然蘋果的硬體和軟體都非常出色,但是我就是厭惡。因為自由不是一個口號,更不是一個選擇性的功能。

網路最重要的革命,是他去除了中間人 (大衛‧魏能是第一個指出這件事情的人)。而在這樣重要的基礎架構上,我們衍生出了許多非常重要的應用,而這些成果,早已變成你我生命中的一部份。像這樣的平台,是我想要幫忙建立的。

蘋果大概認為他們可以享受網路的好,但卻控制你可以使用什麼程式,也不讓應用之間互通有無。

我覺得他們錯了,而我去 Android 就是要幫忙證明這一點。

布雷說得太好了,我就是沒辦法忍受這樣被綑綁、扭曲、隨著統治者高興的世界,所以,我沒辦法愛上蘋果

iPhone 應用限制太多 Apple 踩到地雷

August 3rd, 2009

上周 (7/31) 美國科技圈掀起了一波反 iPhone 浪潮,連長期支持 Apple 的知名科技網誌 TechCrunch 主編麥可‧阿靈頓 (Michael Arrington) 也登高大呼: 我受夠了!

這主要的起因是 Apple 莫名其妙的拒絕了兩個 Google 為 iPhone 所開發的應用 (App) ,其中一個是大家非常期待的 Google Voice。Google Voice 的主要功能是讓使用者可以透過 Google 申請一個終身號碼,然後再透過設定將該號碼轉接到任何實體號碼上。透過該服務,使用者也可以享受廉價國際電話費率,如: 美國打台灣市話一分鐘只要美金兩分 (合台幣 0.7 元)。

而 Google Voice 的 iPhone 應用,則可以讓使用者撥打電話時,不必透過虛擬總機轉接,直接讓他的終身號碼顯示為來電號碼,還可以透過終身號碼發送簡訊。這樣一個能夠為使用者帶來種種方便的好程式,居然被 Apple 沒有理由擋在門外,想當然爾 iPhone 的使用者必群起抗議。而 Apple 的這樣不顧使用者權益的行為,當然也是非常不值得鼓勵的經營方式.

而美國時間今天 (8/3) 早上,更爆出長期在 Apple 兼任董事的 Google 執行長艾瑞克‧舒密 (Eric Schmidt),在美國公交會 (FTC/Fair Trade Comission) 的要求下辭去該董事一職,原因在於兩公司間董事重疊度太高,有妨礙自由市場競爭之嫌。而 Apple 因為隨便拒絕 iPhone 應用惹來的麻煩還不只如此,除了 FTC 外,聯邦通訊委員會 (FCC/Federal Communication Commission) 上周 (7/31) 也宣布開始調查 Apple 與 AT&T 對於 iPhone 應用開發商的種種不公平對待以及妨礙競爭的商業手法.

綜觀這些事件,Jamie 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好像 Apple 當年第一代麥金塔 (Macintosh) 創下銷售佳績後,自已為是導致最後輸掉大片個人電腦江山的大頭病,好像又要開始復發。大家不妨仔細觀察當今科技市場上成功的平台,從 Facebook,Firefox,一路到 Linux,Twitter,Android,共同的原因都在於兩個字: 開放 (openness)。開放可以吸引好的工程團隊幫你開發應用發揮集體的力量來幫你的平台加值。開放也可以讓使用者不必擔心自己的資料被綁死,而放心的使用你的平台。開放更可以加速口耳相傳 (word-of-mouth) 的擴散效應,讓你的平台快速達到關鍵使用者數量.

換句話說,開放可以說是當今的王道。而 Apple 如果持續這樣反其道而行,結果恐怕也不會太樂觀。希望各位創業家們好好擁抱開放,利用開放,才是上策.

(Image by brankomaster)

©2022 MR JAMIE.
網站由 Allen Hsu 設計 | Logo 動畫由 Wen Chen 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