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internet industry’

網路公司是人類的救星

February 28th, 2013

Superheros

我不知道你覺得如何,但我每天總好像被各種大大小小的網路服務「救」了無數次。

早上起來,我想要看到全世界最即時的新聞與最棒的評論,謝天謝地,我不用訂 100 份報紙,因為這些資訊通通都在網路上。每天上萬篇的文章怎麼篩選,沒問題,感謝有 Google Reader,我不用請一位助理,也有「人」自動幫我計算出當天早上我最該關心的文章,讓我可以花很少的時間在「選文章」,花更多的時間在「看文章」、「吸收知識」上面。

接著開始一邊讀資料一邊寫網誌,可惜我的記性很差,對於很多事情常常只有模糊的印象,但感謝有 Google Search 與 Wikipedia,我不用打電話問朋友,不用出門去圖書館,就能找到我亟需的資料,並且常常是非常即時、非常豐富且用心整理過的資料。

網誌寫完了,我要想辦法把它送到我的讀者面前,感謝有 Google+FacebookFeedburnerTwitterPlurk 等社群媒體,我不需要把文章拿去印刷、寫地址、貼郵票,簡單的幾個點擊,就可以讓為數超過 10 萬的「訂戶」立刻收到今天最新的作品。

接著準備出門工作,穿著必須要搭配今天的行程,問題大腦硬碟完全壞軌的我根本不記得今天有哪些行程,沒問題,感謝有 Google Calendar,我不用請秘書,只需要拿起家裡角落任何一個行動裝置,就可以查到今天安排的會議。外面看起來有點黑,到底會不會下雨?感謝有台灣氣象 App,不管任立渝退休還是復出,我都可以精準預測每個小時的氣溫和下雨的時間。

出門去開會,約在一個從沒去過的地址,沒問題,我有 Google Maps,不需要找人問路,我就可以把自己帶到那個定點,況且它還會告訴我哪些路段會塞車,讓我有機會避開惱人路況,謝天謝地。糟糕,記性不好又有點忘記今天開會對象的背景,再次感謝有 Google 與 Facebook,讓我不需要秘書,只要花 10 分鐘就可以刷新我的記憶體。

開完會開始工作,感謝有 Chrome、Gmail、Dropbox、Google Docs,我不需要隨身帶著大大小小的文件,也不用抱著一顆硬碟,任何一台電腦打開,只要登入這些網路服務,我就可以開始工作。

中午、晚上要去聚餐,不知道要吃什麼,沒問題,我有 Google Maps 和愛評網,不需要去買美食雜誌,也有最豐富的餐廳知識。決定好了餐廳要訂位,當然要感謝有 EZTABLE,不需要等餐廳接電話,也不需要有美國運通訂餐秘書,24 小時我都可以立刻訂到位子。

週末要帶老婆去看電影,最怕踩到雷被老婆慘電,這時感謝有 Yahoo! 奇摩電影、電影櫃,讓我不需要到處問朋友,也可以選到打動人心的好片。家裡熱水器突然爆掉,感謝有 5945,讓我不需要到處找電話,也能在最短時間內有值得信任的師父來幫我把它修好。

晚上才想到明天突然要用到一些東西,感謝有 PCHome 24 小時購物,讓我不用出門,第二天早上連店鋪都還沒開張,我就已經拿到我需要的產品。

放假想出去玩,感謝有高鐵、長榮航空、各大旅行社網站、Kayak 搜尋引擎YelpOpenTable,讓我不需要旅行社,自己就可以輕鬆安排豐富的行程。

需要投資、理財、匯款,感謝有 Google Finance、Yahoo 奇摩股市、各大券商、銀行網站,我不需要聽投顧老師廢話,不需要打電話被營業員「魯洨」,不需要跑 3 點半,只要人在家中坐,就可以一手掌控我的金融迷你帝國。

晚上睡覺前要讀書,感謝有 Amazon Kindle,讓我不需要去誠品,不需要付昂貴的進口書標價,甚至比在美國買實體書還便宜的價錢,我就可以立刻買到所有最新、最棒的知識。

我不知道你覺得如何,但每天從起床到睡覺,我總好像被各種大大小小的網路服務「救」了無數次。而且絕大多數的時候,我連一毛錢都沒有付給這些公司。我很難想像我的生活沒有這些網路服務,也很難想像如果這些服務如果都不重視台灣市場,都不體貼台灣使用者的需求,那會是怎麼樣的狀況。

所以我們必須要努力給台灣的網路產業一個健全的成長環境,如果這些網路公司是人們的救星,那我們可以做的事情就是給他們富饒的土壤,去除妨礙他們生長的雜草與害蟲,不要過度噴灑農藥,不要揠苗助長,然後看著他們去拯救社會、帶動經濟、刺激就業。

這是我三年前決定從紐約搬回來台灣的原因,也是我下半輩子的志業,我邀請你們一起來感恩我們有「網路」這個全世界最棒的發明,一起來關心、推動這個「超級產業」的發展。

___

關注台灣未來與網路產業發展的朋友,歡迎加入 TIEA 粉絲團

(Photo via 1uplego, CC License)

網路正在「吃掉」所有產業

February 26th, 2013

iPad Puzzle

別人的網路產業在跑百米大賽,台灣的政府卻要求我們跑百米跨欄。–Jamie Lin

當然我們很難去定義到底什麼才算是一個「產業」,畢竟產業與產業之間本來就沒有明顯的分野 — 餐廳製造食物,卻也服務客人,是製造業也是服務業。超商賣罐裝飲料,也賣研磨咖啡、關東煮,所以是零售業也是餐飲業。

但有一點可以確認的是,所有產業存在,都在滿足人類「食衣住行育樂」等需求。而更重要的是,近年來,人們越來越依賴「網路」來協助他們來滿足這些需求。因此,

網路不是一個「產業」,而是一個「超級產業」

以「食」為例,為 500 家餐廳提供 24 小時網路訂位的 EZTABLE,每年要送 200 萬位消費者去餐廳用餐,產生上十億的年經濟產值。吃完飯後,很多消費者會到愛評網去評論他們的用餐經驗,這些評論每個月又影響上百萬消費者的用餐選擇。新開的餐廳要刺激銷售,會找 Gomaji 等「半價團購」服務來協助。而半價團購在台灣,已經是每年超過 50 億產值的行業。

就算是「在家吃飯」的消費者,也有越來越多依賴網路來豐富他們的晚餐。食材方面,PCHomeMomo 購物上 24 小時都可以下單購買生鮮蔬果,永豐餘集團的 Green & Safe 有機食材配送服務更是固定服務上萬消費者,創造數億年產值。買了食材不知道如何調理,每月有數十萬消費者依賴 iCook 上數千個食譜來煮出更好的料理。

「衣」的方面,網路的穿透力道最驚人。台灣線上服飾零售已經是個年產值超過 200 億的行業,佔整體服飾零售更早已跨越 10% 關鍵門檻。除了各大購物、拍賣平台都以女裝為重要主力外,也產生出了年銷近 1,000 萬件,營業額破 50 億台幣的 Lativ 以及年銷數百萬件,營業額 10 億台幣的東京著衣這兩個隱形冠軍。

而除了身上穿的,講到臉上著的美妝,每月也有上百萬消費者依賴最具公信力的 FashionGuide 美妝評鑑來協助他們選購化妝品。講到嬰幼兒用品,每年的數十萬新手爸媽幾乎都靠著 BabyHome 上的討論與 Mamibuy 上的評鑑來協助他們為寶寶選購最安全、最健康的產品。

講到「行」,高鐵超方便的 T-Express 手機訂票 App 才推出年餘,已經累計超過 66 萬人下載,每年有 150 萬人次通過該服務購買高鐵車票,更有超過 50 萬人次直接使用該 App 通關搭車,完全省去紙本票務的麻煩。此外,也有數百萬人依賴捷運地圖、公車動態、車隊叫車等相關 Apps,來計畫、加速、提昇他們從 A 點到 B 點的體驗。

講到「育」,每個月有千萬人靠 Yahoo、Google、UDN、蘋果、中時等線上頻道取得新聞知識,網路百科全書 Wikipedia 是台灣人最喜歡拜訪的前 15 大網站之一,我們熱愛 TED 程度更是高居全世界前 20 名。除此之外,在教育類 Apps 的世界,來自台灣的 QLL 更是在全世界突破 400 萬次的下載。

講到「樂」,台灣人依賴網路的程度也很驚人。我們的「線上遊戲」市場有數百萬玩家,每年產值高達 200 億台幣,每個月光是靠著巴哈姆特來選擇要玩什麼遊戲的,就有好幾百萬用戶。我們的「線上音樂」服務 KKBOX 也有百萬訂戶,更是外銷到日本與東南亞。講到看電影,每年有兩百萬消費者透過 EZ 訂購買電影票。講到看演唱會,每年也有數十萬消費者透過網路取得他們的門票 — 每次五月天、張惠妹和巧虎開賣,就是網路售票系統癱瘓的時候。

而上述這些例子,也只不過是「網路」在現代台灣人生活中所佔據的地位,一些快速的剪影。實際上網路對我們的消費決策、生活品質所擁有的影響,遠遠大過這些,也遠遠複雜過這些,並且這個影響力還在逐年的增加之中。

所以說,如果一切產業的根源來自於人們對食衣住行育樂的需求,當消費者越來越依賴網路來協助他們滿足這些需求,則網路對每個行業的影響力也就會越來越大,因此,網路正在一個個的「吃掉」這些行業。所以說網路不是一個行業,因為它不「只」是一個行業,網路根本就是一個行業之上的行業,一個「超級行業」。

三大問題

這樣一個「超級行業」的發展,當然非常重要,因為它的蓬勃,會帶動所有其他行業的蓬勃。但在台灣,網路產業的發展,事實上碰到了許多問題。

1. 資本市場的落後

當新典範降臨,我們總是對剛開始的兩年期望太高,失望後又對接下來的十年太過冷感。–Bill Gates

在 2000 年的第一次網路大航海時代,台灣的資本市場積極參與了網路公司的投資與發展,投入了上千億台幣的資金,但也隨著之後的網路泡沫化,慘賠了上千億台幣。從此之後,網路變成創投的票房毒藥。但曾幾何時,電子商務已經逐步成長為破 5,000 億年產值的產業,而線上遊戲與網路廣告也都是破百億產值的經濟活動,網路真的長大成了非常有投資價值的產業。

這本是台灣創投產業再次跨足網路的最好時機,但他們卻發現自己已經無法理解這個產業。過去這 20 年來,網路在快速發展下,累積了非常多獨特的產業邏輯,無論是產品面的連續開發、長期優化、雲端佈署、動態規模化,行銷面的社群、搜尋最佳化、付費率、轉換率、漏斗、使用者取得成本、終身價值,以至於管理面的人才至上、選擇權結構等等邏輯,都不是慣於投資製造業的本土創投所能輕易跨越的學習門檻。

因此我們看到不少超級成功的網路公司,像是神來也與 Lativ,從頭到尾沒有拿過創投的資金。而即使有拿創投資金的網路公司,從愛評、iCook、東京著衣到 FashionGuide 等近期成交的案件,多數的資金也都來自台灣以外的日本、新加坡等地創投。這代表了台灣創投在爭取這個「超級產業」上已經落後於全世界,也代表了未來我們將得面對這個落後所帶來的種種後果。

2. 基礎建設的落後

就像在過去的世界,「電力網路建設」開啟了家電行業,「公路建設」開啟了流通行業一樣,「頻寬建設」是網路這個「超級產業」發展最重要的命脈。在這點方面,台灣早期居於全球領先的地位,所以 2000 年代我們的網路公司得以快速發展。但到了 2000 年代末,我們不但在「有線頻寬」建設上開始逐漸被超越,到了 4G LTE 無線頻寬建設上,我們甚至成為了全球的落後國家。這個基礎建設升級速度的差距,在 5-10 年之後將會放大成台灣網路產業全球競爭力的落後,這也是我們將要面對的另一個痛苦。

3. 政策的綑綁

美國政府對於 Google 成功過程中最大的貢獻,就是他們什麼事情也沒做 –某 Google 主管

最後,台灣政府從來沒有正視過網路這個「超級產業」。不僅如此,還經常拿一些不符合網路產業邏輯的怪異政策來綑綁它。從 Android Market 鬧劇、七天鑑賞、第三方支付、履約保證、乃至超級難用的網路 ATM 服務、3D 刷卡認證等等邏輯,都不斷顯示了台灣政府各機關對於這個產業的理解薄弱,也對這個產業的重大策略價值認知薄弱,才會對它進行種種無理的要求。

事實上,在一個產業發展初期,政府應該採取寬鬆政策,來讓產業可以發展起來,站穩腳步。等到產業趨於成熟,此時才適合採取管制的策略。網路雖然在我們的生活中漸漸佔據重要地位,但台灣的網路產業,事實上從未真的發展起來。面對一個從未發展起來的產業,就採取種種的管制策略,只會讓這個產業胎死腹中。更重要的是,台灣政府無法管制國外的網路服務,所以當我們採取比國外還要嚴格的管制,這只會讓消費者趨向國外的網路服務,最後傷害了本國產業與經濟的命脈。

台灣的未來

十八世紀的第一次工業革命,中國沒跟上腳步,最後導致經濟大幅落後,成為八國聯軍蠶食鯨吞的對象。二十世紀中後期的第二次工業革命,台灣加入了代工的行列,雖然沒有因此晉升列強,但的確累積了不少經濟實力。如今,網路正在帶來第三次工業革命,美、德、日、韓的領先地位已經確立,中國則在急起直追。

台灣呢?

台灣正在面對來自全世界網路公司有史以來最激烈的入侵,Facebook 不花一兵一卒就在台灣攻克 1,100 萬用戶,淘寶、LINE、WeChat 乃至於各種 Web/App 遊戲都在積極搶攻台灣市場。我們想要積極抵抗,甚至反攻國外,但上述的資本、基礎建設、政策三大問題,正在成為我們反擊最嚴重的絆腳石。

因此,我在這裡謹代表所有台灣網路企業,以及所有的 TIEA 台灣網路暨電子商務產業發展協會的成員大聲疾呼,台灣必須要重點發展網路產業,必須要徹底解決網路發展的三大問題,其中

政府尤其必須要大力推動頻寬基礎建設,大幅開放政策環境

我們正處在台灣未來 20 年發展最關鍵的歷史時刻。當台灣人使用本土網站與 Apps 時間越來越少,當韓國已經透過 LINE 開始在全世界攻城掠地,當中國已透過十二五計畫把「互聯網」定位為關鍵產業的同時,我們不能再停滯下去。

___

關注台灣未來與網路產業發展的朋友,歡迎加入 TIEA 粉絲團

(Photo via boltron, CC License)

辦再多秀,台灣也不會有 Facebook

July 28th, 2011

 

昨天一整天去參加了 IDEAS Show,一個由經濟部商業司委託資策會辦的一年一度創業大拜拜。

活動的重頭戲是下午 18 個創業團隊的 Demo 時間,不過早上還是安排了一些演講和座談活動。其中一場名為「The Next Web 網路新趨勢」,請來當年蕃薯藤的創辦人、現任痞克邦執行董事的陳正然先生主持,與談者有 Cyber Agent Ventures 的 Seijun Cho、中華電信代表 (抱歉忘了名字)、北京創業邦的南立新和 funP/cacaFly 創辦人、現在代理台灣 Facebook 廣告的大河馬 (邱繼弘)。

主持人一開場就語帶輕蔑的問河馬:

為什麼你要去代理 Facebook?為什麼你不正面挑戰它?

這個問題說得豪氣,但事實上給了河馬一記悶棍。天知道河馬有沒有試著挑戰過 Facebook,有一陣子 funP 甚至還把整個 Facebook API 都拿來實作了。問題是在身在台灣這個先天不足、後天失調的創業環境,團隊們有什麼條件去挑戰 Facebook?

這個問題聽起來只是一個問句,但背後卻隱含著政府、相關單位對於「網路創業」所抱的態度,裡面巨大的問題。他們的邏輯是這樣的:全世界的網路是連結在一起的,所以網路創業,就是要做全世界人的生意。這句話說得好聽,但如果你認真一想,那就像是「全世界的水都是 H2O,所以要開礦泉水公司,就要賣到全世界」或是「全世界的電話線路都是連起來的,所以要開 1999 電話客服,就要做全世界的生意」一樣的有道理。

不,網路只是基礎建設,它跟水管、瓦斯管沒什麼兩樣,全世界的網路雖然是連起來的,但是全世界的網路相關行業市場,根本是分割的。因為大多的網路業是消費者市場,消費者市場自然就是分割的。美國人用的洗髮精、日本人用的洗髮精和台灣人用的洗髮精,本來就會有很大的差異。

更大的誤會是所謂「同文同種」的中國市場,這一點昨天的座談也有點出。這種說法就像是說「美國」和「澳洲」是「同文同種」的市場一樣。天知道除了同文同種,台灣跟大陸的市場有多大的差異。別的行業不說,光是網路業,我們在用 Google,他們在用 Baidu;我們在用 Yahoo,他們在用 Sina;我們在用 Facebook,他們在用 RenRen;我們在用 Twitter,他們在用 Weibo。同文同種,有什麼用?

話可以講得很漂亮,從 30,000 英呎的高空看,一切好像都很簡單。但親愛的政府官員,很可惜的,創業不是一場秀。你覺得四年一次的選舉大動員讓你工作壓力很大,讓我告訴你,當你面對市場隨時都在變化,公司卻有 20 個員工要養,每天都要想著如何生存下去時,那就像是每天都在選舉一樣。

所以,如果你們真的要幫助創業人,那就別再自以為是的想要「引導」創業,幫大家定義什麼「全球市場」、「大中華市場」的鬼方向,真的那麼簡單你自己出來做做看好了。真正的能夠幫助網路創業的,是如果你能把人才的市場健全化。你以為為什麼 Mark Zuckerberg 要把一年大的 Facebook 從 Boston 搬到矽谷?為的就是人才、人才、人才。

如何做?

1. 改善替代役制度,讓國家花了六年學費補助訓練出來的工程師,可以光榮的去參與創業,幫社會創造價值,而不是去當兵訓練如何變笨

2. 改善移民制度,讓全世界一流人才都可以把他們的技能,和對他們國家消費者文化的理解,帶來台灣

等你能做到了這兩件事,再來跟我們談創業要做大、要做全球市場。在那之前,我跟你保證,辦再多的秀,也沒辦法從台灣生出任何一個 Facebook

而如果你是認認真真的想要透過網路開創一翻事業的創業者,其實台灣市場還有非常多、非常大的機會,成功了之後還可以試著征服東南亞、東北亞,然後再朝著世界邁進。第四屆 appWorks 育成計畫即將在下周正式開始接受申請,我們期待你的加入。

歡迎在 Google+ 上加入我們的討論

©2020 MR JAMIE.
網站由 Allen Hsu 設計 | Logo 動畫由 Wen Chen 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