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Cubie Messenger’

品味:台灣出品的優質 Apps

January 18th, 2013

APP01 2012年度華人行動應用大賞評審與13支app得獎者合影

歡迎來到每週一次的「品味」專欄,在這裡,我分享我所看到的種種美好。

怎樣才是一個好 App?我想這個問題的答案見仁見智。

這次有幸參與了 App 01 主辦的「2012 華人行動應用大賞」幕後的評審工作,迫使我必須要去更深入的思考這件事情。我想這就是奧斯卡評審每年都會出現的掙扎,到底我們該表揚票房常勝軍,還是把獎項給那些有潛力但似乎被市場「誤會」的年輕新秀。

最終每個評審都得用他自己的角度去詮釋「怎樣才是一個好 App?」,而日前在頒獎典禮上,當金獎得主陸續公布,雖然難免仍有遺珠之憾,但我想沒有人會反對這 13 個團隊都很值得大家的關注與鼓勵。

從我自己的角度,有幾個 Made in Taiwan 的 Apps 我特別想在這裡點出來,跟大家分享他們為什麼得獎的原因。

年度遊戲金獎 Cytus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 Cytus 迷,志在把每一關都玩到 Master,而且很愛把破關畫面分享在 Facebook 上。所以這個遊戲獲得大獎,我也小小的與有榮焉。其實迷音樂節奏類遊戲從 DJ Mania、Dance Dance Revolution (跳舞機) 就開始了,所以 Cytus 的出現剛好幫我重溫了跟著超屌音樂挑戰自己節奏感的那種刺激感,還有當你好不容易完美破關的那種爽快感。Cytus 的音樂大有來頭,許多是 Rayark 團隊遠從日本找回來的旋律,讓人百聽不厭,當然也百玩不厭,我想這是這支 App 最最值得學習的地方。

最佳視覺美術 Cubie Messenger

之前也有寫文章跟大家介紹過 Cubie創業歷程。我想對我來說,Cubie 這次得獎的原因非常容易解釋,它的 App 視覺舒服,使用者體驗流暢,而且解決了一個非常真實的問題 — 我們常常看到人們在路邊忙碌的用「手寫輸入」打字傳送訊息,換上了 Cubie,你再也不需要選字,直接把手寫的訊息傳送給朋友即可。而且 Cubie 不只可以寫字,還可以畫圖,幫助你更清楚的傳達你的意念。手寫輸入是很「麻煩」的使用體驗,而用手寫畫卻是很「直覺」的使用體驗,Cubie 把麻煩變成了直覺,我認為是這支 App 對人類社會最棒的貢獻。

 最佳創意設計 — Slap That Zombie

內舉不避親,第三個要介紹的得獎者是參與第五屆 appWorks 育成計畫的 LND 團隊所製作的 Slap That Zombie 遊戲。這是一款在 iPad 上玩的遊戲,但它主要的玩法卻不是觸碰。LND 團隊成功的用 iPad 前攝影鏡頭開發出「體感」的功能,讓玩家可以真的在空中揮手,享受「殭屍巴下去」的快感。提這個遊戲的用意是在提醒大家,雖然這些 Smart Devices 是觸碰裝置,但它們同時也是攝影控、音控、重力控裝置,所以千萬不要被框框限制住了,要多想想這些控制方式能不能被拿來做出對使用者有意義的互動情境。

當然得獎雖然是肯定,但創業最終必須要在市場上贏得好成績,賺到足夠的利潤,才能夠給同仁們好的生活,也才能支持公司繼續往前推進。祝福這些團隊,也祝大家都能得到最終使用者與客戶的長期支持。

加油!

___

一天中的美好風景,我都分享在 Instagram 上,歡迎收看

Cubie Messenger 如何挑戰 WhatsApp 與 Line 的地位

October 31st, 2012

若要說到「傳統」手機裡面最受歡迎的功能,除了講電話之外,大概非「傳簡訊」莫屬了。還記得以前每到過年過節,不但電話永遠撥不出去,就連要發個簡訊也常常得被大塞車的基地台退件。

而在 2008 年之後,隨著 iPhone、Android、Mobile Apps 與行動上網的普及,讓最多 App 開發者前仆後繼嘗試的產品,理所當然就是取代「發簡訊」這個功能的軟體。其中最為國人所認識的,大概是來自美國的 WhatsApp 與來自韓國+日本的 Line。

WhatsApp 在 2009 成立,並在 2011 年成功從北美重量級創投 Sequioa 手中募得 800 萬美元的資金。發展短短三年內,WhatsApp 已經在全球累積了近 2 億的用戶,每天收發的簡訊數量高達 100 億則。

相對的,由韓國最大網路公司 NHN 的日本分公司 NHN Japan 所開發的 Line,雖然比起 WhatsApp 晚了兩年才出發,但相對於 WhatsApp 在 iOS 上採美金 0.99 元付費下載,Line 選擇的是免費下載模式,並提供非常可愛的心情圖案供消費者選用,貼近亞洲使用者的胃口,最後再佐以大手筆的宣傳花費,例如在台灣發表時重金請來桂綸鎂拍攝電視廣告大力放送,創下非遊戲類型 App 宣傳的先例。

在這些差異化與主動出擊之下,Line 在上市一年內便突飛猛進,頗有後發先至的趨勢。截至目前為止,在全球的下載已經累積到了 6,000 萬,來到 WhatsApp 的三分之一。在亞洲站穩腳步後,NHN Japan 已經準備反攻美洲,直搗 WhatsApp 的主市場,並且宣稱目標是在年底前突破 1 億使用者, 好威脅 WhatsApp 的霸主地位。

兩強競爭之間激烈,但「網路簡訊」可不只是這樣而已。事實上,這個領域的擁擠程度是超乎想像的。除了 WhatsApp 與 Line 之外,「億級」用戶的平台還有以語音短訊 (Push to Talk) 聞名的騰訊 WeChat (微信)、Viber 與剛被微軟收購的 Skype,「千萬級」用戶的平台則有 TextPlus、Tango 與 KakaoTalk,除此之外,Kik 也擁有高達 800 萬的使用者。接著別忘了 iPhone 內建的蘋果 iMessage,Facebook 也有推出自己的 Messenger 軟體,和 Google 的 Chat、Google+ Hangout 與 Voice 三種平台,都有內建簡訊傳輸的功能。

所以如果我跟你說我要在這個超級競爭,強敵環繞的市場裡,靠著很少的資源創業,想辦法殺出一條血路來,你大概會認為我瘋了。然而就在過去的半年之內,有一個來自台灣,不到十人的小團隊,他們居然做到了。沒錯,就是今天的主角 — Cubie Messenger

若要說到 Cubie 與上述所有「簡訊與社交」應用最大的不同,就是它著名的手繪功能。不,不是手寫然後幫你辨識成文字的功能,那個 iPhone 早就內建了。Cubie 的手繪功能,是你在螢幕上畫了什麼,Cubie 就幫你完完整整的傳給朋友,所以無論你是寫一段文字,還是畫一個笑臉,對方都可以清楚的看到。

如果那聽來很熟悉,沒錯,根據 Cubie 的兩位創辦人 Tempo 與 Cjin 的描述,靈感雖然是同事們在去年底時想出來的,但的確搭上了年初那個很受歡迎的「你畫我猜」遊戲 Draw Something 的順風車。而就靠著這樣更親密的訊息體驗,Cubie 在幾乎沒有任何推廣預算的前提下,在推出的短短半年內就全球突破了 350 萬用戶,更重要的是,在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十個國家,都衝上了 iPhone「不分類金榜」冠軍的頂尖成績。

當然或許你會說這裡面含有運氣的成份,但如果你仔細想想,智慧手機本來就都有內建手寫的功能,但全世界這麼多創業者,只有 Tempo 與 Cjin 想到要把手繪與他們要開發的訊息應用揉和在一起,光是這樣觸類旁通的能力,就顯示出了他們的創業底子。

事實上,Cubie 雖然才半歲,但這可不是 Tempo 與 Cjin 第一次出來創業。早在 2004 年,這對神鵰俠侶就已經創辦了專門開發 Java 遊戲給「傳統手機」使用的「隨想行動」。隨想的四年讓他們累積了不少 Java 開發的經驗,隨想最後也順利的賣給了國內的軟體公司,讓他們初嚐到了成功退場的滋味。

但 Tempo 與 Cjin 並沒有在那裡停下來,很快的,手癢的兩人又創辦了以開發網頁遊戲為主的 Gamelet 嘎姆擂台,並且製作出了頗受中小學生歡迎的「光暈戰記」等等遊戲。不過,雖然有幾款成績不錯的遊戲,但身為網頁遊戲入口,嘎姆擂台的表現卻沒有太亮眼。

直到 2011 年中,不斷思考如何突破困境的兩個人,終於決定再從網頁遊戲跳回手機領域,試著開發給手機用戶使用的好 App。他們看到 WhatsApp 很受消費者的喜愛,緊接著 Line 也成功的推出。分析之下,這些平台 (當時) 都只有一億以下的用戶,比起 MSN Messenger 全盛時期在全世界擁有的 10 億用戶,其實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所以他們決定也來挑戰這個市場,靈機一動,把手繪的元素加入要開發的簡訊社交軟體中,哇啦!Cubie Messenger 就這樣出現了。

當然平心而論,以目前的成績來看,Cubie 只能算是成功的踏出了第一步,距離真的要和國際列強平起平坐,他們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但創業其實就是這樣,WhatsApp 也是花了整整三年的時間,才累積到今日 2 億用戶的成績,所以如果 Cubie 花三年的時間能夠追上他們,那已經表示 Tempo 與 Cjin 的能力是對方的兩倍。

無論如何,很高興台灣在 Mobile Social 這個新興領域並沒有缺席,Cubie 團隊也已於日前進駐到矽谷的 500 Startups 開始接受育成,努力經營國際市場。就讓我們一起期待 Cubie 能夠蒸蒸日上,有一天為台灣在世界軟體產業的名人堂裡,留下一筆成果輝煌的紀錄。

加油了,Tempo 與 Cjin!

___

appWorks Demo Day #5」來了,11/7 (三) 1:00PM 所有參與第五屆 appWorks 育成計畫的團隊們,將會在那裡向全世界展示他們的產品、商業模式與創業成果,歡迎你一起來感受他們的熱情,欣賞他們的努力,或許得到一些啟發。

(本文編輯後,刊登在 2012 年 10 月的《管理》雜誌)

 

Instagram:Facebook 的 YouTube 時刻

April 10th, 2012

全美媒體昨天晚上完全陷入瘋狂,因為 Facebook 突然宣布以 10 億美金的天價買下了 Instagram,一個非常受歡迎的行動照片分享 App (中文參考 Inside)。這個消息令人震驚的有好多面相,首先,去年六月 Facebook 才被挖出正在做自己的 Photo App,而且所有的畫面都被貼了出來,但這個 App 後來並沒有正式出爐,現在看來也將永遠胎死腹中。

再來,Instagram 上周四才在 Sequoia 主投下,以美金 5 億的估值做了一輪 5,000 萬的增資 — 沒錯,這些幸運的傢伙在四天內就賺了 2 倍,而且換來的是一堆即將 IPO 的 Facebook 股票。這表示在增資前 Instagram 就正在跑「雙軌策略」(Dual Track),只是剛好兩條列車幾乎在同一個時間到達終點。

最後,Mark Zuckerberg 也親自在他的個人塗鴉牆宣布這個消息,並且強調未來他會讓 Instagram 獨立運行,同時灌注以 Facebook 的力量讓這個 App 更成功。聽起來很耳熟,沒錯,就像 Google 當初買了 YouTube 一樣。仔細想想,這兩個案件有非常多的共同點:

  • 都是第一次買 10 億美金以上的公司
  • 都是第一次還買已經有一堆使用者的服務 (Instagram 估計有超過 3 千萬)
  • 被買的都很燒錢,且短時間內不可能賺錢
  • Google Video 與 Facebook App 都 (還) 沒有輸很多
  • 都讓買的人可以在新領域成為穩固的領先者
  • 未來都將維持獨立運作
  • 買來的服務與母體有強大的加乘效應

以 Google 的紀錄來說,2006 年的 YouTube 的一役宣告了「Google 企業」的到來,那之後 Google 就很少靠自己的力量生出強大的產品,除了 Chrome 以外,近年來 Google 的「全壘打」多半是靠買來的:Android、DoubleClick、AdMob、Google Voice (Gizmo5)… etc.

雖然 Mark Zuckerberg 在他的宣言上說 Facebook 將來應該不太會做出類似的購買,甚至有可能完全不會,但我倒認為有些門檻跨過去了就回不來。當整個組織發現有些東西用買的比自己做快,而且外面較 Lean 的團隊創新能力也較強時,你只能把它買下來或等著被取代,這是一個沒辦法抗拒的驅動力。

接著你就想到在 Mobile Social 方面,據說用戶破億且不斷成長的 Whatsapp,又是另一個威脅著 Facebook 地位的創新者,或許他們就是下一個目標。當然,由 CjinTempo 出品的台灣之光,剛剛突破 20 萬下載Cubie Messenger,也在這場追逐當中。

第五屆 appWorks 育成計畫申請即將截止

©2020 MR JAMIE.
網站由 Allen Hsu 設計 | Logo 動畫由 Wen Chen 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