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Mobile Social’

為什麼我支持 17,為什麼你也應該給他們一些鼓勵

October 2nd, 2015

17

今年初,因緣際會,我認識了在演藝圈綽號「Machi 大哥」的 Jeff 黃立成。

對我這一輩的台灣人來說,Jeff 是一個精神領袖級的人物。他與弟弟 Stanley 黃立行、表弟 Steven 林智文當年組成「LA Boyz」樂團,啟蒙了我們這一整個世代的年輕人,開始認識美國的黑人次文化,讓嘻哈 (Hip Hop) 最終成為了當時年輕人的主流音樂,也帶出了近 10 年嘻哈風格服飾的流行。

LA Boyz

昨天的 LA Boys,已經長大成今天的 LA Guys

Jeff 跟我說他身邊的藝人們,都有一個很大的困擾。由於台灣的影視、唱片行業越來越不景氣,如果不去對岸工作的話,多數藝人們的收入其實是持續減少的。與此同時,他們的工作壓力卻不斷增加,因為過去,他們只需要配合雜誌、報紙、電視曝光,但現在還要學會時時刻刻經營社群媒體。

他們每天辛苦分享自己的照片、故事、影音,把這些優質的內容免費貢獻給 Facebook,結果 FB 在內容周圍置放廣告,賺到的錢卻不會拆分給內容提供者。這也就算了,好不容易辛苦積累了一群粉絲,當藝人們想要透過這個管道來宣傳自己的電影、唱片,卻發現還要另外付錢買粉絲廣告,否則連一半的粉絲都觸及不到。

Jeff 覺得這樣一個平台獨大,遊戲規則實在難以公平。大家都稱他大哥,他覺得有這個義務,出來做些什麼改善當代藝人所處的劣勢。

決定開發 17

他研究了很多社群媒體之後,發現 YouTube 的模式他最欣賞。YouTube 賺到廣告錢後,會與優質的內容提供者拆分,收入最高的 YouTuber 甚至一年可以入帳 740 萬美金。Jeff 認為這是一個多贏的模式,內容提供者得到好的收入,更有動力製作精緻內容,用戶也因此有更多好看的節目可以觀賞,而平台則可以賺取應得的廣告拆成。

另一方面,4G 與智慧手機普及,他認為可以做一個直播 App,讓藝人、素人,大家都可以隨時隨地可以透過影音與粉絲互動。

他說這個 App 要叫 17,因為 17 跟「一起」諧音,表示可以跟粉絲一起玩,一起開心。

於是 Jeff 與他的 App 公司共同創辦人、台大電機畢業的神人 Popo 陳泰元等幾個夥伴,就開始著手打造這個 App。

幫助他們

由於網路視頻服務的頻寬成本相當高,而且在用戶數量還沒跨越關鍵門檻,恐怕也不會有廣告營收,Jeff 問我,有沒有機會幫助他們。

我想,他不但了解藝人、真心想幫藝人解決問題,又非常用功研究各種不同的社群媒體平台,應該有機會打造出一個藝人會愛用的 App。如果藝人喜歡用,那粉絲也會跟著上來。粉絲都上來,說不定就有機會成為一個廣受歡迎的平台,那之後他的理想中的廣告分拆商業模式,就有機會實現。

聊了兩、三個月,充分認識整個團隊後,了解他們的執行力後,我決定幫助他們。

大幸中的不幸

不久之後,17 App 上線了。初期的介面很粗糙,直播的效能也不太好,數百個人同時使用,整個服務就幾乎卡住了。

於是 Popo 與他的團隊開始快速改版,不斷找方法提昇效能。又過了一個月,當直播效能越來越順暢,市場的反應也漸漸開始增溫。

產品品質不斷提昇的結果,首先是在七月時,17 在台灣的 App Store 默默的衝上了第一名。這時的使用量開始增加,但還是緩慢的,而團隊也不斷隨著用戶的增加,持續改善伺服器效能、還有用戶行為的監督 ─ 9 個人的團隊中,2 個不是開發者的 Jeff 與助理,負責輪班監督用戶行為,如果有脫序的,馬上封鎖、刪除帳戶。

時序來到九月,幸運也不幸的,在底層默默積累的病毒效應突然一瞬間爆發,在短短幾個禮拜內,17 陸續在香港、馬來西亞、印尼,而後是美國、中國,通通暴衝到了免費總榜的第一名 ─ 幾乎是我從來沒有看過的現象。

受到市場這樣的歡迎,對於一個新創團隊而言,當然是非常興奮的。但接踵而來的,由於流量的暴衝是完全始料未及的,整個月,大家陷在救火模式。每一個國家暴衝,伺服器就被灌爆,短短一個月內,同時在線的用戶數,成長了近 100 倍。光光是維持服務的持續運行,就已經讓這只有 5 個工程師的團隊,每天晚上幾乎都沒辦法睡覺。

遭到下架

也就在這期間,日活躍用戶從數萬人,一口氣成長到了超過 300 萬,但團隊卻沒有及時增加用戶管理的人手,而後各種「自由派」的用戶大量進駐,也就種下日後因為內容管制沒有做好,最終遭到 Google Play 與 App Store 下架的後果。

但說實在,這其實是有點不公平的,即使你現在到 Instagram 搜尋,還是可以看到很多「露鳥俠」(證據一證據二證據三),甚至是大剌剌的性愛場面 (證據四)。有 Facebook 撐腰的 Instagram 並沒有因此而被 Google、Apple 下架,但來自臺灣、沒有富爸爸庇蔭的 17,卻要慘遭毒手。

本土媒體與網路圈的反對聲音

商場是現實的,這大家都知道。但我們的子弟兵出國打仗被不平等對待,國內卻沒有太多人替他們出聲。不僅如此,與此同時,台灣的媒體圈、網路圈還形成了一種聲浪,開始批評 17 靠「染黃」走紅,沒有道德。甚至有些同樣在社群、影音的網路同業,或許是為了明哲保身、或許是為了劃清界線,也發表相當負面,甚至有點越界的指控。[1]

鼓勵創新的社會?

在他們身邊陪著他們走過這段,我其實是非常不捨的。

Jeff 的出發點,是想提供給台灣,乃至於全世界的藝人、素人們,更公平、更能獎勵他們付出的一個表演舞台。而他真的在不到一年內,就做到了。你看這篇文章開頭的那位素人表演者,她可以透過手機,在網路上與一口氣與上千位粉絲互動,滿足自己的表演慾望、得到反饋,同時也讓觀賞者得到娛樂。這其實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Jeff 與 Popo 辛苦的開發這個產品,好不容易得到市場的喜歡,甚至成為七年來第一個台灣出發,能夠同時在美國、中國、印尼等大市場,取得總榜第一名佳績,並且在短短三個月內,突破 600 萬月活躍用戶,比當年的 Facebook、Instagram、Snapchat 成長都還要快速的 App,這樣的成績,居然沒幾乎沒辦法得到大家的鼓勵。

當然,一路上,他們犯了不少大大小小的錯誤 ─ 他們早就應該大量增加管理用戶的人手,他們早就應該更常透過社群媒體與大家溝通過程的難處、一步步的成績。

但說真的,他們只是一個一年的新創團隊,當然會犯錯,他們已經從中學到教訓,現在積極的改善當中 ─ 他們已經雇用了 10 個人全職輪班監督內容,並且預計要增加到 20 人。

唇亡齒寒

但回過頭來,我們這些旁觀者呢?我們一直說台灣要國際化、要支持年輕人走出舒適圈、要鼓勵他們犯錯,但當有個團隊真的這麼做了,並且真的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國際性成功,我們的反應呢?

我們居然沒有為他們鼓掌,我們居然只是幸災樂禍、我們居然只是挑剔他們的不足、只是批評他們沒辦法一次就成為完美。

這樣的一個社會,怎麼能夠讓更多優秀的年輕人願意出來創業。沒有優秀的年輕人願意創業,台灣怎麼會有未來。

當然,我是他們的投資人,所以我會有些偏心。如果真的很討厭色情,那麼你絕對有資格批評他們內容管理做得不夠好。但同時間,當一個台灣團隊,做到了一件從來沒有人做到的事情,我希望你們之中的很多人,可以站在更宏觀的角度,加入我,給他們鼓鼓掌。

看到台灣的希望

往前走,無論 17 這個產品的生死如何,最少最少,這個團隊證明給我們看了,台灣有能力做出世界級的社交 App,一點也不輸美國、中國、韓國的團隊。

當年 LA Boyz 的 Jeff,把嘻哈帶進台灣,徹底改變了當代年輕人的文化。現在 17 的 Jeff,又把台灣的 App 帶到全世界,示範給全台灣的年輕人看,我們有能力改變這個世界。

我們能夠擁有這樣一位影響兩代年輕人的創業家,這難道還不夠浪漫,還不值得我們欽佩嗎?

台灣要徹底改變,我們都有責任,而起點,恐怕得從每個人的眼界開始。

___

需要我與 AppWorks 幫助的創業者,AppWorks Accelerator Class #12 正在接受申請,歡迎加入

[1] 舉例來說,有些同業指控 17 靠「刷榜」衝上冠軍,但會這麼說的人其實恐怕沒有追到 Google Play 與 App Store 過去兩年的排行榜演算法變化。這些改變已經讓刷榜成本大幅提昇,不僅小團隊不可能負擔得起,甚至多數過去慣用刷榜的大型開發商,都已經改走正規廣告的路線。另一方面,還沒在美、中暴衝到冠軍前,光是馬來西亞、印尼的流量,就已經每天把 17 App 的伺服器打到快掛了,如果團隊處在這樣的窘境,就算再有錢,也不可能自己去刷榜找更多流量來灌爆自己。

PS. 有些朋友私訊問我,想體驗一下 17 App,還能下載嗎?你可以再等個一、兩週,他們正在積極跟 Google Play 與 App Store 兩個官方應用商城爭取恢復上架。這期間,如果你是 Android 手機用戶,也可以選擇透過這個第三方應用商城安裝。

Cubie Messenger 如何挑戰 WhatsApp 與 Line 的地位

October 31st, 2012

若要說到「傳統」手機裡面最受歡迎的功能,除了講電話之外,大概非「傳簡訊」莫屬了。還記得以前每到過年過節,不但電話永遠撥不出去,就連要發個簡訊也常常得被大塞車的基地台退件。

而在 2008 年之後,隨著 iPhone、Android、Mobile Apps 與行動上網的普及,讓最多 App 開發者前仆後繼嘗試的產品,理所當然就是取代「發簡訊」這個功能的軟體。其中最為國人所認識的,大概是來自美國的 WhatsApp 與來自韓國+日本的 Line。

WhatsApp 在 2009 成立,並在 2011 年成功從北美重量級創投 Sequioa 手中募得 800 萬美元的資金。發展短短三年內,WhatsApp 已經在全球累積了近 2 億的用戶,每天收發的簡訊數量高達 100 億則。

相對的,由韓國最大網路公司 NHN 的日本分公司 NHN Japan 所開發的 Line,雖然比起 WhatsApp 晚了兩年才出發,但相對於 WhatsApp 在 iOS 上採美金 0.99 元付費下載,Line 選擇的是免費下載模式,並提供非常可愛的心情圖案供消費者選用,貼近亞洲使用者的胃口,最後再佐以大手筆的宣傳花費,例如在台灣發表時重金請來桂綸鎂拍攝電視廣告大力放送,創下非遊戲類型 App 宣傳的先例。

在這些差異化與主動出擊之下,Line 在上市一年內便突飛猛進,頗有後發先至的趨勢。截至目前為止,在全球的下載已經累積到了 6,000 萬,來到 WhatsApp 的三分之一。在亞洲站穩腳步後,NHN Japan 已經準備反攻美洲,直搗 WhatsApp 的主市場,並且宣稱目標是在年底前突破 1 億使用者, 好威脅 WhatsApp 的霸主地位。

兩強競爭之間激烈,但「網路簡訊」可不只是這樣而已。事實上,這個領域的擁擠程度是超乎想像的。除了 WhatsApp 與 Line 之外,「億級」用戶的平台還有以語音短訊 (Push to Talk) 聞名的騰訊 WeChat (微信)、Viber 與剛被微軟收購的 Skype,「千萬級」用戶的平台則有 TextPlus、Tango 與 KakaoTalk,除此之外,Kik 也擁有高達 800 萬的使用者。接著別忘了 iPhone 內建的蘋果 iMessage,Facebook 也有推出自己的 Messenger 軟體,和 Google 的 Chat、Google+ Hangout 與 Voice 三種平台,都有內建簡訊傳輸的功能。

所以如果我跟你說我要在這個超級競爭,強敵環繞的市場裡,靠著很少的資源創業,想辦法殺出一條血路來,你大概會認為我瘋了。然而就在過去的半年之內,有一個來自台灣,不到十人的小團隊,他們居然做到了。沒錯,就是今天的主角 — Cubie Messenger

若要說到 Cubie 與上述所有「簡訊與社交」應用最大的不同,就是它著名的手繪功能。不,不是手寫然後幫你辨識成文字的功能,那個 iPhone 早就內建了。Cubie 的手繪功能,是你在螢幕上畫了什麼,Cubie 就幫你完完整整的傳給朋友,所以無論你是寫一段文字,還是畫一個笑臉,對方都可以清楚的看到。

如果那聽來很熟悉,沒錯,根據 Cubie 的兩位創辦人 Tempo 與 Cjin 的描述,靈感雖然是同事們在去年底時想出來的,但的確搭上了年初那個很受歡迎的「你畫我猜」遊戲 Draw Something 的順風車。而就靠著這樣更親密的訊息體驗,Cubie 在幾乎沒有任何推廣預算的前提下,在推出的短短半年內就全球突破了 350 萬用戶,更重要的是,在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十個國家,都衝上了 iPhone「不分類金榜」冠軍的頂尖成績。

當然或許你會說這裡面含有運氣的成份,但如果你仔細想想,智慧手機本來就都有內建手寫的功能,但全世界這麼多創業者,只有 Tempo 與 Cjin 想到要把手繪與他們要開發的訊息應用揉和在一起,光是這樣觸類旁通的能力,就顯示出了他們的創業底子。

事實上,Cubie 雖然才半歲,但這可不是 Tempo 與 Cjin 第一次出來創業。早在 2004 年,這對神鵰俠侶就已經創辦了專門開發 Java 遊戲給「傳統手機」使用的「隨想行動」。隨想的四年讓他們累積了不少 Java 開發的經驗,隨想最後也順利的賣給了國內的軟體公司,讓他們初嚐到了成功退場的滋味。

但 Tempo 與 Cjin 並沒有在那裡停下來,很快的,手癢的兩人又創辦了以開發網頁遊戲為主的 Gamelet 嘎姆擂台,並且製作出了頗受中小學生歡迎的「光暈戰記」等等遊戲。不過,雖然有幾款成績不錯的遊戲,但身為網頁遊戲入口,嘎姆擂台的表現卻沒有太亮眼。

直到 2011 年中,不斷思考如何突破困境的兩個人,終於決定再從網頁遊戲跳回手機領域,試著開發給手機用戶使用的好 App。他們看到 WhatsApp 很受消費者的喜愛,緊接著 Line 也成功的推出。分析之下,這些平台 (當時) 都只有一億以下的用戶,比起 MSN Messenger 全盛時期在全世界擁有的 10 億用戶,其實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所以他們決定也來挑戰這個市場,靈機一動,把手繪的元素加入要開發的簡訊社交軟體中,哇啦!Cubie Messenger 就這樣出現了。

當然平心而論,以目前的成績來看,Cubie 只能算是成功的踏出了第一步,距離真的要和國際列強平起平坐,他們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但創業其實就是這樣,WhatsApp 也是花了整整三年的時間,才累積到今日 2 億用戶的成績,所以如果 Cubie 花三年的時間能夠追上他們,那已經表示 Tempo 與 Cjin 的能力是對方的兩倍。

無論如何,很高興台灣在 Mobile Social 這個新興領域並沒有缺席,Cubie 團隊也已於日前進駐到矽谷的 500 Startups 開始接受育成,努力經營國際市場。就讓我們一起期待 Cubie 能夠蒸蒸日上,有一天為台灣在世界軟體產業的名人堂裡,留下一筆成果輝煌的紀錄。

加油了,Tempo 與 Cjin!

___

appWorks Demo Day #5」來了,11/7 (三) 1:00PM 所有參與第五屆 appWorks 育成計畫的團隊們,將會在那裡向全世界展示他們的產品、商業模式與創業成果,歡迎你一起來感受他們的熱情,欣賞他們的努力,或許得到一些啟發。

(本文編輯後,刊登在 2012 年 10 月的《管理》雜誌)

 

Facebook 的真正挑戰者,其實不是 Google+

July 4th, 2012

Facebook 的真正對手,其實是 WhatsApp、Viber 與 Line — 昨天 Line 在東京舉行的記者會,也證明了他們有這樣的野心。或許你會認為這有點扯,這些「傳訊息」用的 Apps 離要挑戰 Facebook,其實還很遠。但這也正是「破壞式創新」發生的最重要關鍵 — 一開始,這些競爭對手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對手。

這些「挑戰者」往往從非常拙劣、簡化的產品出發,一開始只是在解決一些早期採用者的小問題。然而漸漸的,隨著他們把產品越做越好,低階、中階、高階,甚至是超高階的市場,一個個的被他們打破、重新發明。Facebook 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一開始,他們只是一個非常簡化的大學生個人檔案頁面,解決的只是哈佛校園沒有製作學生名冊這個問題。

Facebook in 2004

但從那邊,他們漸漸的擴張到常春藤的 13 所學校,然後是全美大學校園。他們首先取代了「BBS」、「照片分享」、「傳訊息」等用途,接著做出了「News Feed」取代了「社交新聞」、「社交書籤」的需要,然後又添加了「即時聊天」而取代了「MSN Messenger」。接著他們開放給所有人加入,並且化身為平台讓 App 開發商進駐,這兩個躍進組合起來,創造了橫掃全球的「Social Gaming」運動,並且把紅極一時、產值數十億美金的「Online Game」產業打得落花流水。而現在,他們又開始主打「Promoted Stories」式廣告,準備要破壞全球的廣告市場。

這前後花了 Facebook 共 8 年的時間,所以大家有點忘了,當 Facebook 還是一個新進市場的挑戰者時,他們的產品看起來是如何的拙劣。但我相信 Facebook 自己不會忘記,他們這些年來是如何一步步破壞各個市場的,所以當 Mobile Social 興起,他們的第一步是先試著適應,一旦發現不行,接著便開始收購。幾個月前,他們剛花重金買下了 Instagram,但我相信 Facebook 在 Mobile Social 的布局,絕對不會只到這裡。畢竟 WhatsApp 的日訊息量,已經到達了 10 億則的天文數字,而 Viber 的 5,000 萬下載、Line 的 4,500 萬活躍用戶數量,也都跨過了關鍵的門檻。

最後打敗 Sony 隨身聽的不是 Panasonic 隨身聽,而是 Apple 的 iPod,結果打敗 PC 的也不是 Mac,而是 Apple 的 iPad,而現在看起來不可一世的 Facebook,打敗它的,很有可能就是 Mobile Social 上的破壞創新份子。

___

歡迎在 Facebook 收聽我的創業分享

(Images via Wikipedia, TheGeeksClub)

©2020 MR JAMIE.
網站由 Allen Hsu 設計 | Logo 動畫由 Wen Chen 完成